回首頁
回首頁
 

期望和祝福「陳師孟監委」把台灣司法由臭腐化為神奇

◎ 李丁園

蔣介石在1949帶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來台,也帶來成立於1931年2月的監察院,那時還沒有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1947年1月1日公布、12月25日施行,其條文中的領土不包括台灣)。監察院由委員29人組織而成,任期6年。監委職權中,彈劾失職公務員與糾正行政機關是兩大功能,讓監院發揮正面功效。

蔣介石父子黨國獨裁時期,監察院是其御用機關,將監察院作為國會一部分,為維持「法統」地位,與國民大會和立法院一樣並無進行改選(只有省市議會間接選出少數增額監委)。直到1992年5月,李登輝時代,監察院院長、副院長、監察委員改由總統提名,同意權交由國民大會行使。台灣民主化後,2000年4月,同意權改交由立法院行使。在6年保障任期內幾乎無人可管。由於不符合現代民主三權分立制度運作,民進黨一向主張廢除監察院,90年代,葉菊蘭當立委時,就曾譏諷監院是「蒼蠅院」、「盲腸院」。2000-2008年阿扁總統執政,朝小野大,中國黨控制立法院。2004年底,阿扁提名之監察院正副院長人選與監察委員,遭到中國黨為主的泛藍杯葛,在立院出擱置,導致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察委員一直懸空,長達三年半。

2008年5月20日,中國黨馬桶馬英九奪回全面執政權後,重新提名第四屆監察委員,由其控制的立法院表決通過;新監察委員於8月1日上任,監察院打不死、廢不掉,最後又死灰復燃,全面恢復運作。監委6年任期結束,馬桶馬英九再提名新一批人馬,即使馬桶的民意支持度當時已經非常低,但是萬想不到在2014年7月,仍然是其中國黨控制的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時,會刷下馬桶提名的11位監委,使蔡英文政府才有機會補提監委,可做到至剩下任期的2020年7月。

陳師孟是監委中最受側目的焦點

蔡英文總統去年2月補提名的11名監委候選人,延宕將近一年後,民進黨控制的立法院在今年2018年1月16日全數過關。新監委中,最受側目的焦點是阿扁總統府前秘書長陳師孟,也因為他,一向冷門的監察院變成媒體焦住的熱門新聞。陳在去年2月被蔡英文提名時就把監察院定位為「廢物利用」。

陳師孟於1970 台大經濟系畢業,留學美國,1978年在俄亥俄(OHIO)州立大學得到經濟博士學位。他是蔣介石文膽陳布雷之孫,是前中國(國民)黨員(1966-1991),但在1991年退黨加入民進黨。在學經界,他當過台大經濟系教授,中央銀行副總裁。在政界,不僅擔任過民進黨的秘書長、加入「外省人台獨促進會」,也在90年代阿扁台北市長任內擔任副市長,一路跟隨阿扁前進總統府,擔任府的秘書長。以他顯赫的經歷,退休多年後,在70歲高齡他為何還要接受提名監委候選人和當冷門的監委?去年被提名後不久,於3月6日陳師孟出席綠色逗陣座談會中說出原因。他說,監察院、考試院都應該廢掉,但監察院廢除前,可以廢物利用,當司法體制失控時,監察權還能亡羊補牢。他說,現實狀況下,法官、檢察官沒有任何退場機制,唯一的退場機制是彈劾。

一般而言,為了爭取立委的支持,在立法院同意的人事提名案審查時,被提名人(如:監委、試委、大法官等),就算立場有多麼鮮明,在審查過程中,還是會對立委客氣、裝中立。但陳師孟才不媚俗,不改率直本色,他在立法院被中國黨立委質詢時,也義正辭嚴,毫不退縮。不只對法官開炮,在立院審查會答詢時也斬釘截鐵地說:「依正常程序,用正常法律見解來看,陳水扁應該是沒有貪汙」。他稱黨國餘毒仍肆虐司法體系,經過中國黨長久洗腦教育,獨立辦案反而變成意識型態的包裝紙,明明有意識型態、黨國想法,卻說是自由心證,還大聲地說是根據自由心證,陳水扁就是要關、就是貪汙。過去台灣司法都是殘害本土派陣營的人,他要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而所謂的「司法敗類」,就是受了黨國餘緒毒化的不肖司法官員、迫害陳水扁、郭瑤琪等綠營政務官的恐龍法官與檢察官,護航中國黨黨產的法官。

中國黨,同路人和傾中媒體歇斯底里的反對態度

由於陳師孟率直的言論,所以從被提名到被立法院同意成為監委的今天,中國黨高層權貴,傾中媒體,和中國黨黨國餘緒毒化的不肖司法官員個個跳出來,發表憤怒和指責。例如:

*聯合/從陶百川到陳師孟一文中說: 除反映監察權之衰頹,也看到台灣民主的變調。
*中時新聞透視報導說:11監委全過關,綠色霸凌 監院最黑暗的一天。
*法官協會 、檢察官協會、律師公會都發表聲明強烈抗議. 他們對陳師孟指稱司法「對綠追殺、對藍縱容」,深感痛心,抗議對司法權施加恫嚇。還說賦予陳監察權,必將是我國災難。
*馬桶馬英九痛批陳師孟:輕蔑與侮辱認同司法獨立公正的人民……許多法官感到失望、憂傷、人人自危,法務部與立法院應儘快提出《刑法》修正案,加入妨害司法公正罪,以防未來情況發展。
*吳敦義:陳師孟的亂象,凸顯民進黨在掌握立院大多數後就簡直亂到不行,像陳這種人也可當監委,他算什麼,……他如果有良心,應該沒有臉繼續當監察委員。
*洪秀柱:陳師孟可以說要廢監察院,……但我們絕不允許他用抹黑司法官……,濫用監察權作為鬥爭工具,將骯髒的手伸進司法體系!玷汙司法、侮辱監察,……我們絕不容忍!
*立委蔣萬安:陳師孟任監委 民進黨證成免死金牌
*立委張麗善痛批:「還沒有行使同意權之前,他就如此狂妄囂張,而且大言不慚地,有意識形態的主張,其實他才真正是黨國遺毒。」
*前馬桶副秘書長羅智強:陳師孟上任日 司法暗夜降臨時
*前立委孫大千:陳師孟嗆查馬案法官,這不算恐嚇法官什麼才算,……陳師孟的發言,已經動搖了民眾對於司法制度的信任。……吳敦義主席,亦不應坐視不顧,……請……不惜發起群眾運動,即日起包圍監察院,至陳師孟辭職為止。
*媒體名嘴黃智賢:台灣司法獨立已成笑話。

擇善固執不改大砲本色

從媒體看到上述馬桶、吳敦義及過去一直甘為獨裁貪腐中國黨效忠者發表那些無恥,顛倒是非和心虛的言論,我們不禁想起中國黨國獨裁年代。在那個年代,看中國黨的《中央日報》是要倒過來解讀的。所以,一幅所示一個人坐在公園椅子上,拿著一份《中央日報》上下倒反著閱讀的漫畫是當時最傳神的創作。獨裁強人時間已經過了二、三十年,雖然中國黨在兩年前更被台灣選民捶打棄之,趴在地上。然而,這批中國黨權貴恬不知恥,仍然生活在當年黨國獨裁夢境,儘量維護他們黨國的司法店。他們刻意忘記他們黨國在2016年垮下來的原因,人民要轉型正義和司法改革。

他們知道,馬桶上台,馬上運用其司法店的御用檢查官和法院的恐龍法官進行對阿扁總統及郭瑤琪等人打入黑牢的政治迫害,而對他們黨國的官員例如:林益世真貪污案數年後仍然逍遙在外。他們認為馬桶本人的台北市特別費案和黃世銘洩密案等等上百案不是無罪就是不起訴偵結了事的司法,是正當正常。台灣的司法到今天仍然暗夜,但是他們認為是公正光明;他們不以為或故意忘記民眾對於司法制度一向都不信任的程度,是蔡英文當選的一個重要原因。

今天,他們喪失政權,司法變成為他們這批保守反動勢力的最後防線。大家看到在馬桶卸職前夕,北檢唐突簽結馬英九140多案,並且目前依然「逢馬必轉彎」; 以及法院一直在維護中國黨黨産,阻擋黨産處委會去處理。大家明白目前仍是中國黨控制下的台灣司法本身就是犯罪集團一部分,法官協會 、檢察官協會、律師公會的大部分成員是作惡多端的司法犯罪共犯。所以他們都不約而同在第一時間跳出來抗議對陳師孟的「辦藍不辦綠」的言論。這些事實明白示出轉型正義的最大障礙就是司法。正是如此,本已退休的陳師孟在使命感下,接受提名當監委,要廢物利用,以清除司法敗類。

針對上述中國黨,同路人和傾中媒體個個內心驚惶失措的批判言論,陳師孟的回答明快有力。他不改大砲本色,否認所謂「辦藍不辦綠」的說法是失言;強力反批那些怕造成寒蟬效應的法官們,陳認為他們遇到惡的不敢講話,遇到好的也不敢支持,自己變成一隻寒蟬。所以,他直言:「對這些檢察官與法官,只能說不學無術」。陳師孟對揚言要包圍監院,逼迫他下台的人也直言回應說:「我勸他們不要,因為我從來不會在這種力量之下屈服,(會屈服)這就不是陳師孟了。」陳堅持有意識形態沒錯,他聲明將來不會像過去監委只打蒼蠅,而是「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也就是打恐龍法官。他一再強調他當監委是針對中國黨藍營而來,不怕被解讀。因為過去作惡、為非作歹的都是藍的,現在不辦藍,要辦綠嗎?「舉出綠的法官,去不當追殺藍營的例子來,那我就認輸。」

王定宇與民進黨當時台北市議員簡余晏聯合主持的《快樂三口組》最後一集節目中,他向蔡英文建言:「溫和如果沒有是非,就是鄉愿;理性如果不帶感情,就是冷酷。」2011年7月,更因為蔡英文處理台南縣改制前後縣長和立法委員初選提名不公,尤其逼迫初選勝出的王定宇退出立委提名,不公不義。陳師孟惱了,退出民進黨。2012年2月6日,陳師孟接受《自由時報》訪問時說,「民進黨在退步中」,民主進步黨決議以徵召方式避開黨內初選,沒有落實黨內民主,也完全沒改進黨的機制,所以在2012年總統大選落敗並不意外。他最近出書《老綠男有意見》中,他批判蔡英文維持現狀及國家認同的主張,聽得很「切心(台語,心寒、絕望之意)」。他又說,如果沒有「爭主權、除國賊」的目標,2016年的勝選,只是「空洞的勝利」。

化臭腐為神奇

陳師孟將在本月29日報到就任監委職務,依《監察院組織法》規定,每位監察委員可以在7個常務委員會中擇3參加。陳師孟説,他會,也只會參加司法委員會。我們期望他很快熟悉監院業務程序後,趕緊用監委的調查權,調查有關扁案,馬桶馬英九案的檢調和法院系統,讓扁案中前特偵組的臭腐檢查官如何枉法,逼人取證或做偽證等,以及法院那些恐龍法官如何變成生成,揪出司法檢調系統和法院高層,加上馬統本人如何介入干涉司法的醜陋事證,讓司法體系見不得光的齷齪、骯髒等事實,一一攤在陽光下。

另外,阿扁雖然目前是保外就醫,但是卻如同被蔡英文政府軟禁,其法務部所轄下層級排尾的中監竟然敢一再對阿扁下令遠比馬桶英九政府時更多的禁令限制,連數天前拜訪李登輝祝李96大壽也不行,發函警告:「切勿一再自誤」。嚴重妨礙阿扁的醫療效果。所以,也請陳師孟調查司法部高層甚至蔡英文總統府高層「蔡德三」是否有介入干涉,命令中監違法加強軟禁阿扁。這也許是所謂「辦綠」的案件。

調查後,接著提出糾正、彈劾案。這兩項工程有很高的困難度,因為蔡英文補提名的新監委中屬於陳師孟們少,蔡英文也不見得喜歡,在合議制的監察院裡,需要糾正或彈劾案委員會的多數才能通過。所以,屆時糾正或彈劾案要成立的話,需要社會動力尤其本土台派民眾的加持,逼蔡英文的監委轉化,使糾正或彈劾案委員會的陳師孟監委們人數增為多數。讓司法人員的部分臭腐敗類先除,產生寒蟬效應,導致司法自清,使台灣司法浴火重生,早日變成神奇乾淨,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我們在此期望也祝福陳師孟監委將台灣司法由臭腐化為神奇。

2018-01-21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