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札記》

民進黨要找回熱情與使命


 

◎ 蓬萊島雜誌.Net

我是在1987年2月28日加入民進黨,距離開台北看守所才18天。2008年8月15日我宣布退出民進黨,這是極為痛苦的決定,因為在這21年又6個月的時間,黨我栽培我、給我機會,我才能從立法委員、台北市長,一路做到台灣的總統。雖然廉政會決議一審判決,退黨將視同除名,五年內不得再入黨,但在我最摯愛的黨即將度過23歲黨慶生日的前夕,我仍願衷心的恭祝民進黨「生日快樂」並提出一些期許。

2005年8、9月,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推動「郵政改革」受到自民黨內部國會議員的杯葛,小泉毅然解散國會,訴求日本國民:「請不要阻止我改革」、「請你來裁判我們要不要改革」。這個動人的選舉口號,讓自民黨即使面臨黨內分裂,仍出人意表取得全面勝選。自民黨在國會激增84席,達到單獨過半的296席,加上執政聯盟公明黨的31席,共獲得了327席,超過眾議院480的三分之二強。最大的在野黨民主黨,本想靠這次改選取得政權,則以痛失64席慘敗收場。

四年後,幾乎同一時間,日本終於變天。2009年8月的眾議院大選,民主黨以308席取得絕對執政權,麻生首相領導的自民黨只取得119席。其實在得票率方面,民主黨對自民黨是八比七,但是席次比卻幾近三對一。如果不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使然,短短四年,只差一屆,不可能讓日本政壇豬羊變色。所謂「贏者全贏」,民主黨就是拜新選制之賜,一舉完成日本本世紀以來首次真正的政黨輪替。

2005年6月,透過修憲台灣也模仿日本引進「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新選制,當時就有有識之士憂心忡忡認為這樣的選制對民進黨不利。尤其2008年1月12日的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的得票率比2004年成長,但在當選席次從原先的百分之四十銳減到不到百分之二十五的27席,讓民進黨一些人對未來立委選戰抱持著不樂觀的失敗主義。

1997年12月,我以台北市長身分參加東京「台北電影節」活動,有幸與前幾天剛選出的鳩山首相在大倉飯店會晤。當時,他對民進黨可以在那一年的縣市長選舉,21個縣市拿到過半的縣市長,非常羨慕,也非常有興趣知道贏的策略在哪裡?

我們也不禁要問,同樣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日本民主黨能,台灣的民進黨有什麼理由不能?2000總統大選,我以百分之三十九的得票律勝選。但2004年在一對一對決下,依然以過半對的絕對多數連任成功。所以說,任何選舉,任何選制,民進黨都有贏的機會,一切事在人為。民進黨當下就應該要立訂2012年重回執政的三大目標:2009年拿下5個縣市長、2010年奪下3個院轄市長,2012年成為立法院最大黨,民進黨過去做得到、未來沒有理由和藉口做不到。

過去8年執政,我們強調本土、改革、進步。今天中國國民黨有哪一項不是跟著我們的腳步走。就算馬英九在怎麼「親中媚共」也不敢直接剝奪人民有公投的權利。勞退新制、國民年金,甚至金融機構整併,都是在過去的基礎上再做一些增減而已。年底選出的縣市長擬延任一年,與院轄市長同時改選,俾達到每兩年選舉一次的調整,正是過去「政府改造委員會」的共識結論。連救災也要回顧以前921是如何做好災後重建,而新流感防疫同樣要請陳建仁、蘇益仁「雙仁」來幫忙。

民進黨要對自己有信心,執政團隊不是我阿扁一個人的,我被污名化、被司法凌遲、被打趴在地上,但大家要對過去的執政有信心。對的事永遠是對的事,中國黨的抹黑、統派的扭曲,自己反而心虛,只想要逃避、切割。熱情的民眾不可能跟隨沒有熱情、沒有信心的黨。民進黨一定要找回過去熱情與使命,那就是台灣要出頭天,台灣人要有自己的國家。我們要做台灣自己的主人,而不是中國的奴才和奴隸。

阿扁札記(3)2009.09.23

陳水扁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