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吳配讓蔡英文更有贏的機會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八)

記得2004年總統大選前,有一次我在台北賓館宴請AIT台北辦事處的主管,包道格處長問我如何看待總統的選情,我不假思索,鐵口直斷地跟他分析。有人說我2000年之所以贏是因為「連宋分」,但2004年我還是會贏,則是「連宋合」。2012年我仍然看好民進黨將重回執政,蔡英文將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無疑地是因為「馬吳配」。

T台日前公布有關可能副手的最新民調,馬英九的最佳副手人選,王金平31%高居第一,吳敦義26%次之;蔡英文的最佳拍檔,第一名是蘇貞昌37%,其次是蘇嘉全22%。T台民調指出馬王配是最強的組合,蔡英文陣營則以文昌配最被看好。馬吳配的民調不但輸給文昌配6個百分點,也小輸文嘉配1個百分點,顯然無法為馬英九加分,甚至扣分。媒體的標題說馬吳配「輸大贏小」,馬王配「贏大輸小」,但馬英九選擇的是「馬吳配」,蔡英文也不可能找蘇貞昌搭檔競選。政論性節目看到T台的民調結果,無不為蔡英文與蘇貞昌的文昌配敲邊鼓,在國民黨方面不免期待馬英九在最後關頭有改變的可能。我們都不是蔡英文、馬英九本人,沒辦法確知總統候選人的真正想法,但我是選過兩任總統而且都是當選的人,我最能體會也能想像為何「文昌不配」、「馬王免配」的根本原因。因為民調不會是總統候選人選擇副手最重要的依據,民調只是參政指標之一,但絕非唯一。沒有一個總統候選人會想去靠副手來加分,未來4年的共事相處、分勞解憂的考慮甚至比勝選還來得重要。何況一時的民調不是絕對,政治有其變與不變,選擇的多變,更是「化學」而非「數學」。選舉政治學的1+1常不等於2,民調初期顯示那一個副手可以幫忙加分,但經過選舉洗禮,最後証明不是那麼一回事,也屢屢可見。

現任總統尋求連任的副手搭檔,為了証明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一般都是再找原來的副手繼續蟬聯,除非有什麼特別考量,很少中途換將。以民主先進的美國為例,20年來的美國總統選舉,不管是共和黨或民主黨的總統,無不再度提名原有副手繼續連任。如雷根總統再找老布希副總統、老布希總統再找奎爾副總統、柯林頓再找高爾副總統、小布希總統再找錢尼副總統,相信歐巴馬總統2012年要競選連任也一定再找拜登副總統。

但在中國國民黨的官場文化,國民黨籍總統要連任不再找原來的副總統,而是「另請高明」,馬英九不是第一人。「萬年總統」蔣介石的第一任副手是李宗仁,李宗仁逼迫蔣介石下野,然後雙雙流亡海外;第二位副手陳誠則死在任上;第三位副手嚴家淦在蔣介石過世後繼任為總統。接下來蔣經國總統的第一任副手為謝東閔、第二任副手為李登輝。李登輝總統的第一任副手是李元簇、第二任副手是連戰。馬英九總統不再提名他的副手蕭萬長競選連任,是否為了維持蔣經國以來的國民黨傳統,沒有人知道,但絕不是蕭萬長副總統5月31日召開記者會的對外說詞,他將依「只輔選一任」的君子協議,不再與馬英九總統搭配參與2012年連任,等明年5月任滿,即「解甲歸隱林泉」;而是蕭萬長在4月25日與馬英九會面時,馬英九已經明確地告訴他,2012不能再搭檔競選的決定。蕭萬長在記者會表示馬英九最初確實表達要與他搭檔競選連任,是他自己堅持不要的說法,恐非實在。

蕭萬長是一位個性溫和、行止謙抑的技術官僚。2000年我就任總統後,和他也有很好的互動,包括支持他擔任中技社顧問、中經院董事長、總統經濟顧問小組召集人、國安會對日小組的召集人。2000年在汶萊舉行的APEC會議,我也指定他做為總統特使、領袖代表,嗣因連戰反對才依照他的建議改派央行彭淮南總裁代表參加。2008年大選,馬英九相中擇定他為副手搭檔,我也為他感到高興。三年來蕭萬長被委以「經濟總規劃師」的重責大任,雖受尊重,但影響力有限。外界認為蕭萬長不再與馬英九搭檔,是因為3月底爆發所謂恐龍大法官提名事宜,身為審薦小組召集人必須為此負責。不只蕭萬長矢口否認,蕭萬長與法界並無淵源,邵燕玲法官又是司法院長賴浩敏所做的推薦,也認為一件性侵女童的個案判決不應影響提名。邵燕玲被題名為大法官後當面向馬總統坦承她的合議庭判過女童被性侵案引發「白玫瑰運動」,馬總統仍執意提名她,要蕭萬長單獨負起審薦小組提名不當的責任,諒非公允。

蕭萬長是政經老兵,除諳官場倫理以及副總統在憲法上備位之首的角色分際,還有副總統人選的提名是總統候選人的專屬權力。蕭萬長在4月28日馬總統確定不再提名他搭檔競選時,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對外披露,而是事隔一個月才召開記者會對外公開。在蕭萬長發表聲明宣布不再與馬英九搭檔後,馬英九也立即發表聲明稿,雖萬般不捨,仍尊重蕭萬長的意願,未來仍將借重他,並視他為最重要最專業的民間人士。距離明年520卸任還有一年時間,馬英九已經提前將蕭副總統視為「民間人士」,「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難免令人心寒!如果馬英九真心看重他的副手,就不應讓他單獨召開記者會,而應安排正副總統一起出現在媒體的面前,雙簧劇本,怎麼一人在唱獨角戲?難道「微笑老蕭生氣了」?事後,還要強顏歡笑大玩十指緊扣的政治戲碼,也太為難老蕭了!

2000年3月18日連蕭配敗選,馬英九是台北市長兼連蕭競選總部的輔選幹部,自己不必負責,卻去呼應包圍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的深藍民眾,夜奔大安官邸轉達逼李登輝下台的聲浪。2005年為了爭取中國國民黨主席以利2008總統大選的提名,居然對外宣稱連戰要連任主席,他也要選到底,將連戰逼退。2007年馬英九特別費案被起訴,隨即宣布辭去黨主席職務,逕行宣布參選2008總統,由吳伯雄代打出任黨主席。2008年馬英九高票當選總統,2009年馬英九想回任主席,逼退吳伯雄主席那一幕「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戲碼,又教伯公情何以堪!這次馬蕭配改成馬吳配,不過是馬逼李、逼連、逼吳的翻版而已。2008年蕭萬長能成為馬英九的搭檔,並讓馬英九說出「先生不出,奈蒼生何?」據稱劉兆玄及詹啟賢兩位是主要的推手。後來劉兆玄的閣揆寶座不保,詹啟賢做不了行政院長,據透露都跟當時擔任黨秘書長的吳敦義有關。吳揆是大內高手,搞權鬥一點也不輸給宋楚瑜,如要拉下劉兆玄,再擋住蕭萬長,劉蕭絕非對手。馬金體制為了2012大選,不惜養虎為患,捨蕭就吳,找一個最不適合擔任副手的人來搭檔,是福是禍,很快就見真章。

歷任總統選擇副手的考量因素都不盡相同。1996年李連配,李登輝是為了讓連戰在2000年接班,後來的凍省及祭出興票案都在掃除連戰的接班障礙。如果李登輝沒有私心,在2000年直接提名情同父子的宋楚瑜,或者全力促成連宋配,整部歷史都要改寫。李登輝一味挺連的用心良苦,換來的是李登輝提前交出主席職位,由敗選的連戰取李而代之,並把李登輝趕出中國國民黨。

2000年我之所以找當時的桃園縣長呂秀蓮擔任副手,並不是日前教授名嘴在政論性節目所說,是因為民調顯示呂秀蓮可以為我加分3個百分點。早在1999年3月,呂秀蓮即將訪問美國華府前,我就跟呂縣長在遠企的商務中心見了面,並當面邀請她,如果我有機會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我想請她做為副手搭檔,並一起打贏2000年的總統大選。當時還有許信良前主席的競爭,我是1999年7月10日才被正式提名為總統候選人,1999年3月並沒有做什麼民調,也沒有人知道我的副手人選那麼早就決定。我的想法很簡單,我是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美麗島事件的幾位前輩想選總統未能如願,就直接跳到新世代,我必須從美麗島事件的當事人來物色副手的搭檔,才想到台灣第一才女呂秀蓮,又兼顧性別平衡、地域平衡、世代平衡、專業平衡,我太太第一個贊成。等到正式成為黨的總統候選人後,林義雄主席基於勝選考量,建議我尋求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搭檔的可能性,以我的輩份及條件,我自忖如要跟李院長合作,不是扁李配,而是李正扁副。我親自跑了一趟中研院表達敦請他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如蒙不棄,我願做副手。李院長告訴我連宋都找過他,想請他擔任副手搭檔,但都予以婉拒,我的敦請,李院長也沒答應,只同意大選會幫我的忙。副手人選我原本在1999年928黨慶時要對外公布,由於921大地震的發生,選舉活動停止,延到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才在凱悅大飯店正式宣布,距投票日只剩3個月又8天。

2004年我要連競選連任,但不急著做身分的轉換,我是現任總統,為何要矮化成下任的總統候選人,是在野的挑戰者才需要那麼早成立競選辦公室。我把成為總統候選人及成立競選辦公室的時間表全部壓縮到2003年的年底,也因此關心副手人選的同志大家心急如焚。我告訴呂副我一定會找她繼續搭檔,但我還不是候選人不能對外宣布。我告訴游院長,2004年也是對內閣的信任投票,我連任,你過關,院長繼續做。蘇縣長很積極安排了我到台北縣的競選行程,餐會的最後,主辦單位或司儀都會喊出「扁蘇配」,我只能笑而不答。有一次到高雄,謝市長問我副手人選決定了沒?他說只要不是蘇他都可以接受,維持現狀也很好。事後証明我選擇黨的平衡是團結勝選的最大利益,繼續和呂副搭檔競選絕對是正確的。我更做了兩次內部參考的民調,呂副不是第一,卻是最有利。當我要對外公布副手人選之前,各種壓力紛至沓來,幾乎鬧「家庭革命」,有人因為我沒有聽她的話,到目前還懷恨在心,我也無可奈何!2008年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順應基層民意的期待,並參考民調顯示誰最能加分的結果,謝蘇配應該是最佳組合,但「同台異夢」並未發揮最大戰力,不僅謝長廷多次表示後悔,蔡英文主席也不諱言2008的搭檔模式並不是成功的經驗。

2004年「國親合、連宋配」應該是勝利在望的最佳組合,2000年連宋合共拿下60%的得票率、2004年沒有1+1>2,也會1+1=2,豈知投票結果是1+1<2,連宋配得票率49.8%。2000年連蕭配選擇從台南出發,連戰的參選演說選在「成功」大學舉辦,演說結束再一起走過「勝利」路也沒有用。宋楚瑜2000年聲勢如日中天,副手張昭雄又是台塑集團長庚醫院院長,宣布時間刻意選在11月11日上午11時11分又如何?一個月後「興票案」爆發,選情「豬羊變色」。

執政有資源也有包袱。行政資源的使用會帶來利多,但過度濫用則會流失選票。2000年連蕭配,蕭萬長是帶職參選的閣揆又如何?連蕭配只得到23.1%的得票率,証明行政資源絕對不是萬能。馬英九是現任總統,要動用到行政資源比閣揆更有本事,總統都沒有辭職參選的問題,要求吳揆一定要辭職才能擔任副手亦大可不必。我的經驗是當選情的「勢」不在時,即使「每日一利多」也枉然。總統大選是不可能靠「金錢買票」當選的,「政策買票」也有其限制,不必過度憂心。吳敦義要副手兼砲手,這是不可能得兼的,好的砲手一定是不好的副手。

救盟發起人辜寬敏資政在5月30日的記者會點出,「全國人民熱情若捲不起來,再溫和理性也不會贏,要激發人民的熱情,不是只有溫和理性而已,要在基層捲起熱情,總統大選才會勝選。」信哉斯言!而人民的熱情來自感動、激動,才會付諸行動。如何做到2000年最後一個禮拜台中、高雄,台北三場造勢晚會「百萬人民站起來」的盛況,以及2004年228牽手護台灣,有將近200萬人民從台灣頭牽到台灣尾,牽成500公里長的「民主長城」,這是蔡英文總統競選總部要去好好規劃的地方。

看到媒體報導《決戰2012國會,綠拼50席,藍守60席》,我有點擔心。民進黨不是跟這屆27席比較,上看50席,叫「大幅成長」,民進黨是要重回執政,贏得總統大選就是要得票率得票數都過半。2012年1月14日又是總統立委合併選舉,國會席次沒過半,總統選舉如何過半?民進黨內部評估73席區域立委可拿下29席,加上不分區安全名單16席,國會總席次可破45席,上看50席。問題是區域及不分區都未過半,如何總統立委雙贏?2004年是一對一的總統大選,要贏就是要衝過半,要從2000年得票率39.3%成長到50.1%,全國各縣市平均都要成長11%的得票率,否則就是落選。當年我訂下這個目標時,很多人面有難色,覺得是不可能的任務,最後達成目標就贏了。2012年也是一樣,區域立委要拿下39席,不分區分配18席,綠拼過半的57席才算贏,總統才會贏!

陳水扁 2011.6.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