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的國家認同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14)

最近正夯的流行就是「台灣人」。兩位總統候選人為了「誰是什麼人」,針鋒相對。先是蔡英文推出在歐洲拍攝的電視廣告說「我是台灣人」,被統媒及名嘴批評是在「操弄族群」。馬辦在接連幾天的質疑後,馬總統回應「所有在台灣付出的人都是台灣人,也都是中華民國國民,大家也會在國際上大聲說出我們是台灣人。」

沒多久,馬總統在《臉書》噗文進一步表示,「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熱愛中華文化;身分上,我認同台灣,為台灣打拼,我是台灣人;國籍上,我是中華民國國民,而我也是中華民國總統。」

故總統蔣經國說過,「我是中國人,我也是台灣人」。2008年2月,馬總統在大選前的辯論上公開說出他「燒成灰都是台灣人」。明年又要選舉了,馬英九再度重申,在國籍上,他是中華民國國民;在血統上,他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在身分上,「我是台灣人」。但還是有為數不少的人質疑馬總統,「你到底是哪裡人?」

畢竟馬總統就任後,他也說過「台灣與大陸都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地區」、「兩岸是『非』國與國的特殊關係」、「兩岸不是國籍的不同,而是戶籍的不同」。和郝柏村在《解讀蔣公日記》的新書發表會上強調,「兩岸關係是內政問題」,在本質上並沒有太大的歧異。

反觀蔡英文雖然提出「我是台灣人」的論調,但新黨主席郁慕明要求兩位總統候選人大聲說出是不是「中國人」時,民進黨發言人鄭文燦表示,依據1999年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民進黨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依照目前憲法,國號叫中華民國。惟查《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內容是說,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1999年初更制定《領海法》界定領土領海範圍,只限於台澎金馬及其附屬島嶼,並不包括中國大陸與外蒙古。《台灣前途決議文》的7大主張更明確的指出「一個中國原則」不適用於台灣,同時更要揚棄「一個中國」的主張。但蔡英文似也迴避掉是否是「中國人」的質疑。馬英九承認「一個中國原則」,接受「九二共識」,也只說出「我是中華民國國民」,刻意閃躲是否也是「中國人」的問題,究竟在顧忌什麼?

記得2000年我擔任台灣總統之初,自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例,不過3成多,但經過8年執政,在我卸任總統時,已增加到7成以上,足足成長了一倍之多。但我並沒有天天高喊「我是台灣人」,我喊「我是台灣人」,不會增加「台灣人」的認同,如同有人喊「我是中國人」,也不會增加「中國人」認同的比例。自認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例增加,完全是台灣的國家認同提高的結果,愈來愈多的人認同台灣是我們的國家,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也不是中國的地區,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各自獨立、互不隸屬的國家,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易言之,「台灣人」的增加是台灣國家認同提升的自然現象,和喊「我是台灣人」比較沒有關係。

蔡英文在首支電視廣告打出「我是台灣人」的強烈訴求,引發統媒及名嘴一片撻伐之聲,從選舉廣告的行銷來看,絕對是成功的。但有人把它導向族群的民粹操弄挑撥,又是省籍問題的矛盾對立,其實這是少數政客的心理投射,自己講「我是台灣人」,是族群的大融合、大團結,別人說「我是台灣人」,則是別有居心地操作族群、破壞團結,到頭來真正的「台灣人」,不能提「我是台灣人」,這才是另類的民粹、霸凌。我的認知,我的經驗告訴我,台灣社會不應有族群問題、更不該有省籍問題,但絕對有極為嚴重的國家認同問題。有人認同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有人則剛好相反,台灣非但不是國家,更是中國的一個地區,甚至是「中國台灣省」,這些人說「我是台灣人」,和講「我是香港人」、「我是上海人」、「我是湖南人」、「我是四川人」,都是相同的意涵,只是戶籍的不同,不是國籍的不同。

「中華民族」四個字,是中國文人梁啟超在1902年流亡日本時所創造。在全世界,自古以來也沒有「中華民族」這個民族。台灣原住民是最早的台灣人,居住在這塊島嶼至少6000年以上,比中國號稱5000年歷史還長。甚至有世界級的歷史學家、人類學家認為台灣原住民是「南島語族」的起源,但「南島語族」的台灣原住民,和「中華民族」一點關係都沒有,應可確定。至於「炎黃子孫」的老祖宗「炎黃」是何許人也?「炎帝」是誰?連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都不知道;而「黃帝」不是「一個人」,傳說是中國陝西地帶的一個氏族。所謂「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的古代神話及現代洗腦,對台灣國家意識的形成一點幫助也沒有。

過去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統治年代,倘不認同中國的大一統就是「數典忘祖」,民族大義、民族感情是兩岸共通的統治術。現代國家的建立,「民族」並非國家組成的要素。同一國家可以有好多個民族,同一民族也可以建立很多不同的國家。歐巴馬的父親來自非洲肯亞,歐巴馬不會說他是肯亞人;甘迺迪的祖先來自愛爾蘭,甘迺迪也不曾說他是愛爾蘭人。美國是民族大熔爐,來自歐洲、非洲、中南美洲、亞洲的後裔很多,但沒有人會說我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日耳曼民族、斯拉夫民族、拉丁民族或大和民族的子孫,不管你的祖先來自什麼民族,大家都是「美國人」。

前不久又有新政黨的誕生,由知名政治犯黃華和台獨行動理論大師劉重義等人籌組的《台灣民族黨》,顧名思義這是奉行「台灣民族主義」的台獨黨。台灣要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是很多人的夢想、願望與信仰,但如何邁向獨立建國之路,容或有不同的基本思維、主張及路徑圖。有人認為只有凝聚「台灣民族」,才能建立台灣新國家。民進黨的黨綱《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說明民進黨對台灣國民的組成完全是開放的、多元的。如果《台灣民族》是福佬人大沙文主義的延伸,「中華民族」則是漢人大沙文主義在作祟?

我的祖先也是來自中國福建詔安二都鄭日堡,是1700年左右那次移民潮,坐著單桅船,渡過黑水溝來到台灣新故鄉,並以台灣做為安身立命、萬代子孫要永遠住下去的家園。第一代的開基祖陳烏選擇落籍台南西庄部落後,歷代子孫就沒有再回到中國大陸過。西庄屬於麻豆堡的小村莊,麻豆堡之前是麻豆社,為平埔族西拉雅族四大社之一,西庄附近的葫蘆埤還保存一塊漢番界碑。我唸的小學隆田國小,以前就叫「番仔田」,北邊的村莊,我們小時候都叫「番仔婆庄」,就是拜「阿立祖」的西拉雅族後裔。日本統治台灣時的戶口普查,85%的住民都是平埔族。我確信我是唐山公+平埔媽所生的後代,是中國人眼中「次等非中國人」。我不是「龍的傳人」,也不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就是「台灣人」。英國清教徒搭乘「五月花號」,渡過大西洋,來到美洲新大陸,建立美國新國家,儘管在血統上同為盎格魯撒克遜民族,但在國家認同上,這些英裔子孫,他們絕不會說,「我是美國人,我也是英國人」。一樣地,「我是台灣人,但不是中國人」。

馬總統在《臉書》表達在國籍上,他是中華民國國民,也是中華民國總統。問題是「中華民國」是什麼東西?歷任「中華民國總統」當中,蔣介石總統在1950年3月13日於台北陽明山莊對中國國民黨幹部講話,「我們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已成了亡國之民。」李登輝總統在任時主張「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卸任後則提出「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我在總統任內提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卸任後,則力倡不只要揚棄「一個中國」的主張,更要揚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完成正名制憲。馬總統上任後,承認「一中原則」,接受「九二共識」,主張「一中各表」,然而中國既不承認「一中各表」,也否認「中華民國」的存在。

我認為蔡英文提出「我是台灣人」的議題,如果只是族群認同,馬英九在《臉書》說他認同台灣,為台灣打拼,他是台灣人,蔡英文並未佔到便宜。1998年馬英九說他是「新台灣人」,2008年他又說「燒成灰都是台灣人」,全都過關。但蔡英文假使再追問,她是台灣人,指的是「台灣是我們的國家,台灣不是中國的地區,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這點和馬英九有很大的不同。馬英九願意改變並修正他的基本立場嗎?

「我是台灣人」的議題不容易為蔡英文加分,不分區立委名單的爭議與內訌難免會影響對蔡英文的支持,即使馬吳對果賤傷農的頻頻失言,也無法拉抬蔡英文民調的支持度,這是蔡總統競選總部要特別小心的地方。7月7日T台最新民調顯示,從4月27日、5月19日、5月30日、6月20日到7月7日,馬英九的支持率幾乎沒有什麼變動,蔡英文則一路小幅下滑,從小輸1%、4%、6%到8%。聯合報從7月10日到13日有效樣本2000份民調結果,馬英九以43%對37%,領先蔡英文6%,都是值得留意的警訊,儘管民進黨內部民調還呈現五五波。T台及聯合報民調指出中台灣蔡英文從小贏到落後一截,高屏的領先幅度不大,無法跟領先至少15%的雲嘉南相比,都要找出原因。此外還有幾點觀察淺見如下:

1.聯合報民調不分區立委政黨票,國民黨37%,民進黨32%,其他政黨目前均未跨過5%得票門檻。因此國民黨將取得54%的席次,亦即18席,民進黨則可分配到46%的席次計16席。或許達到民進黨預估的安全名單16席,但政黨票46%相當於總統得票率46%,總統將不足以當選。我在《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出爐後》乙文,曾提到2008年總統大選的得票率,和不分區立委政黨得票率都是差不多的,馬英九得票率58%,國民黨政黨得票率也是58%~59%。這次聯合報總統候選人支持率,馬43%,蔡37%,換成100%的得票率,馬54%,蔡46%,和不分區政黨得票率國民黨54%,民進黨46%一致。民進黨要贏總統大選,不分區立委就是要拿到18席,不要再說16席是安全名單了。

2.聯合報在馬總統就職3週年前夕5月19日的民調,蔡英文大輸18%。這次蔡英文落後6%,在這兩個月馬英九滑落12%,或蔡英文上揚12%都是不可思議的事。只能解釋5月19日那一次民調結果,不是「造假亂作」,就為了馬總統就職3週年形塑慶祝行情。

3.T台7月7日民調顯示,總統獨立參選人黃越綏獲得2%的支持,比2000年許信良選總統得到0.6%還高,也比成立10年,李前總統為精神領袖的台聯政黨票1%還多。黃越綏尚未真正投入選戰,所提十大政見也沒有好好宣傳,有此佳績,難能可貴。對民進黨及蔡總部而言,黃越綏可以拿到2%,無疑地是分掉蔡英文的選票,意味著深綠選民仍有不滿聲浪,應予重視。

4.聯合報民調所指首投族,實為20歲至29歲年輕族群,52%挺馬,29%支持蔡。T台民調6月20日及7月7日,兩次也都顯示蔡英文大幅領先優勢不再,只小贏1%~2%。民進黨發言人鄭文燦表示,根據民進黨內部民調及對選情實際理解,蔡英文在20歲至29歲年輕族群,仍獲得至少6成以上的支持。何以有如此大的落差?值得進一步分析。我說過能得到年輕族群包括首投族最多支持的,一定是最後贏家。

5.根據民進黨最新民調及分析推估,由藍轉綠的轉投族約72萬1千餘人,由藍轉不投票的轉投族則約104萬5千多人,2008年投票支持馬英九的765萬選民中已有將近177萬人不再支持馬英九。但馬英九縱使流失177萬票,仍有588萬票。蔡英文即使增加72萬票,亦只617萬票,小勝馬英九29萬票。一旦不投族回流續投馬英九,還是很危險。2000年我的得票率39.3%,2004年要贏就是要平均成長11%,才能過半。而得票率超過60%的亦只有台南縣的65%、嘉義縣的62%、雲林縣的60%。我發現蔡英文到各地辦國政說明會提出得票率的預期目標數字,固然可以提振士氣,但如果過於浮誇,動輒65%「亂喊」,於事無補,也可能鬆懈意志。一個簡單的數字,2012年總統要贏,就是比2008年平均成長10%就對了。由於選舉種類及候選人不同,以五都及17個縣市首長得票率和總統大選比較,不會太準確,但可以參考趨勢圖。以相同的總統大選相互比較將會客觀一點!

陳水扁2011.7.1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