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選戰切割敗選的立論基礎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15)

7月20日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在出席由前旅菲台灣同鄉會會長謝世英舉辦的「亞洲台商小英座談會」,被媒體記者問到我說「選舉切割的結果就是落選」的看法時,主席表示她不知道我的立論在哪裡?也不覺得這件事在這個階段是需要考慮的事情。

記者的問題應該是針對阿扁札記前一篇《代兄出征的盈拉贏了》的內容而來。我的文章是這樣寫的:

「為泰黨的前身泰愛泰黨曾經執政過,但並沒有失去信心。從來沒有發生,『已經執政過的政黨』,對自己的政績缺乏信心,甚至隨著對手的刻意污衊、抹黑,而不敢為自己的執政表現背書辯護,還能重回執政的。民進黨的8年絕對不輸給馬英九的4年。記得陳菊市長第一次選舉時,剛開始不說謝市長的亮麗市政佳績,如何選?後來說了,陳菊就當選了。反觀台北市的幾次市長選舉,好像民進黨從來沒有執政過?切割的結果就只有落選。」

無庸置疑地,我在札記中強調的是,民進黨曾執政過8年,政績不惡,至少不亞於馬英九的4年執政。民進黨要對自己的8年執政有信心,應該像贏了的盈拉一樣,並沒有跟其兄塔克辛6年的執政切割。我注意到部分民進黨人上統媒政論性節目只是一味挨打,不知如何辯護,常說的一句話,「民進黨沒做好,所以下台了」。事實上民進黨未能繼續執政,原因很多,不是因為做不好,而是「633」騙很大。我舉2006年高雄市長選舉,陳菊曾試著要跟謝市長的團隊表現劃清界線,那是不智也是不利的。至於台北市,民進黨曾經執政過4年,市政滿意度最高時達89%,即使連任失利,施政滿意度仍然高達76%,都不是擔任8年市長的馬英九所能比得上。我不解的是為何忌諱談到「阿扁市政團隊」的那4年?難怪會輸,而且輸得不少。我的意思是說,蔡總統競選總部不要對民進黨過去8年執政表現失去信心,那8年也是游錫堃、謝長廷、蘇貞昌、蔡英文分別擔任行政院長或副院長共同帶領的8年,不是「失落」的8年,而是比馬政府4年更好的8年。如果對過去8年的共同執政都沒信心,而要切割,為何選民要讓你重回執政?

我談切割問題不是第一次,我早在2008年11月,距今2年9個月前就在第一本的獄中書《台灣的十字架》第155頁,針對2008年總統大選綠營的選戰策略認為有3點值得檢討,第一是「三大切割對不對?」當時我說:

「切割立委選舉,切割行政團隊,切割總統。這種切割策略,使得戰力變小,不會變大。總統做不好,要切割,如何訴求再給機會?立委選舉是總統大選的前哨戰,水幫魚,魚幫水,互利互惠。立委選贏的骨牌效應,遠比等待鐘擺效應更可靠。至於8年政績,大家都參考過,每一個人每一棒,大家都有貢獻。為何沒有信心,一定要切割?否定8年,等於否定自己,切割行政團隊,無異切割做過院長的自己。」

一個多月之後,2009年1月2日我在寫給蔡英文主席的信裡,是《關不住的聲音》的第6封,我更進一步談到:

「你對我有意見,要把我切割掉,問題是切得掉割得了嗎?所謂斷尾求生,但斷頭可以苟活嗎?連戰把李登輝趕出國民黨並取而代之出任主席,如願再戰2004年大選,縱使結合宋楚瑜,組成黃金拍檔,仍然鎩羽而歸。2000年高爾與柯林頓切割,2008年麥肯與(小)布希切割,照樣輸掉總統大選。2008年長廷只與我切割,也是同樣的下場。為什麼會採切割策略,其中一點是對自己沒有信心。我的案子,不論是特別費、選舉錢,都是歷史共業。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這麼容易就分化?被分化的結果,一定分裂,黨分裂了,力量鐵定分散,怎麼會贏?切割是最拙劣的守勢,守不住的。只有易守為攻,才是贏的最佳策略。」(《關不住的聲音》一書第33頁)。

總統的國務機要費是最早的特別費,也是最特別的特別費。特別費已在5月3日以「歷史共業」為由,將全國7500位公務員的特別費全部除罪化。馬英九市長的特別費在除罪化之前,以「金錢混同」及「大水庫理論」判決無罪。我的元首外交零用金也是總統特別費,也判決無罪確定。國安密帳更是總統的私房錢,也是總統特別費的一種。至於選舉錢如有結餘,依「興票案」的監察院調查報告,那是參選人的個人財產,並不成立犯罪。而為黨募款及挹注黨公職候選人選舉時的競選經費,向外募集政治獻金,何嘗不是歷史共業?事實真相愈辯愈明,亦證明「扁案」已經不再是民進黨在歷次選舉的負擔。

我不懂政治理論,但從經驗、教訓、觀察、心得,我願意就選戰切割敗選的立論基礎做以下幾點的補充:

1.中國國民黨在馬市長兼任黨主席之後,只要黨員被以貪污罪嫌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就喪失參選公職的資格,此即國民黨的「排黑金條款」。2007年年初在特偵組正式成立之前,高檢署查黑中心檢察官侯寬仁、陳瑞仁將馬英九的市長特別費案以貪污罪嫌起訴,馬英九立即辭去黨主席並宣布參選2008年總統,無視「排黑金條款」的存在。這個時候,國民黨上上下下更加團結,沒有人懷疑馬英九的操守,也沒有人和馬英九切割,「代理主席」吳伯雄並在當晚召開臨時中常會將「排黑金條款」取消,排除馬英九選總統的黨規障礙,也沒有黨員批評反彈,或者有黨籍立委要與「貪腐、黑金」切割而辭去立委職務。被起訴貪污的馬英九就在全體黨公職及黨員的力挺下,順利成為黨的總統候選人,並在大選中贏得壓倒性的勝利,讓下台8年的國民黨再度執政。如果在2007年2月馬英九被以貪污起訴時被黨徹底切割,馬英九被取消參選總統的資格,那來的2008年國民黨可以重回執政?

2.2000年總統大選只剩最後3個月,李登輝欽點的接班人連戰民調一直起不來,即使921大地震救災總指揮託付給他,宋楚瑜的民調仍然居高不下,最後祭出「興票案」意圖摧毀宋楚瑜的形象,打擊宋楚瑜的聲望。但宋楚瑜的幕僚、幹部、宋系的公職人員沒有一個人因為「興票案」的爆發,而選擇切割,也沒有一位宋系立委為了與「貪腐」劃清界線,憤而辭職。只見橘營人士更加團結在宋楚瑜的身邊,力挺宋楚瑜的清白,沒有人被罵「宋奴」。宋楚瑜終於穩住陣腳,沒有在大選中被擊倒,並逐漸恢復元氣。投票結果才能拿到35.8%的得票率,只小輸2.5%,31萬票,差點當上總統。總統大選後,宋楚瑜挾其高人氣,立即籌組親民黨,並在2001年立委選舉囊括46席,是國會的第3大黨。倘若「興票案」發生時,橘營也採切割策略,宋楚瑜也不必選了!

3.2009年日本最大反對黨民主黨在黨魁小澤一郎的領導下聲勢直逼執政的自民黨,該年5月小澤被揭發政治獻金案,不得不辭卸黨魁一職。但新任的黨魁鳩山由紀夫並沒有跟小澤切割,仍然與小澤密切合作,並由小澤操盤眾議院選舉事宜。8月31日國會大選投票結果,民主黨取得308席,自民黨剩下119席,民主黨拿到穩定的絕對多數席次,首度成為執政黨。團結的「小鳩」體制終於贏得大選,但現任首相菅直人採取切割策略,與小澤劃清界線,甚至排擠小澤人馬,民主黨形同分裂,加上福島核災應變無方,7月13日日本媒體民調菅內閣支持度再度破底。《朝日新聞》民調菅內閣的支持率只有15%,比鳩山首相下台時的17%還低。其他電子媒體的民調亦同樣在16%上下。如果現在舉行國會大選,民主黨只獲10%的支持,自民黨則有27.6%,執政黨必敗無疑。

4.高爾是兩任8年總統柯林頓的副總統,但2000年總統大選,他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卻選擇與現任總統柯林頓分割,最後敗給挑戰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小布希。2008年小布希兩任8年總統即將屆滿,共和黨提名麥肯,唯恐被小布希的施政拖累,麥肯和小布希總統切割,投票結果當然輸給民主黨的歐巴馬。儘管歐巴馬與希拉蕊有過激烈競爭,但當希拉蕊退出黨內初選,歐巴馬與柯林頓前總統夫婦合作無間,終於打敗與小布希總統切割的對手麥肯。

5.200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的連戰陣營為了拉抬選情,竟然想動李登輝的主席位子,如果李登輝在選前辭卸黨主席,將有助於連戰的勝選。類似的選戰策略在2008年也發生在民進黨謝總部,許信良獻策如果我在選前辭掉總統,將可讓謝長廷逆轉勝。這些切割策略都是不聰明的,十足的敗象之兆。2008年如果謝總部不採取與立委選舉、行政團隊及現任總統的三大切割策略,選舉結果應不致於輸到221萬票。連戰如果不在2000年把李登輝逐出國民黨,並在2004年與李登輝合作,2004年連宋配一定贏,2008年也會連任成功。2012年就是宋楚瑜選總統,馬英九在那裡還不知道呢!?

我看好蔡英文選總統,不是今年4月間蔡蘇之爭才寫《看好蔡英文選總統的十點理由》。早在去(2010)年9月19日,我在《蘇蔡都是透過五都選舉在爭2012的門票》乙文,就預判五都只贏南二都,惟不管選舉結果如何,蔡都比蘇有更好的機會選2012的總統。如果時間往前推,2010年7月2日《台灣時報》專訪我的時候,我已表達「我看好她(蔡英文)投入2012總統大選。因為民進黨要贏是大勢所趨。而且年輕化是潮流。」另對記者提問「倘若蘇貞昌在台北市長選舉落敗,他會依循您的模式與經驗參選2012年總統嗎?」我答說「不管蘇貞昌在台北市選舉結果如何,蘇貞昌要角逐2012總統寶座的機率都不如蔡英文。」一年來的發展大概不出我所料。我看好蔡英文會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基於愛深責切之情,不希望蔡總統競選總部有任何的犯錯或誤判。

蔡總統競選總部沒有再犯2008年三大切割的錯誤,這是好的開始。蔡英文要利用暑期3個月的時間全國73個立委選區走透透,並與立委候選人合辦國政說明會,同時深入民間基層,成立小英後援會,都是正確的安排。「選舉沒師傅、拼就有機會!」,小英對政治語言的使用已不輸給馬,自信的笑容、具親和力的肢體語言都出來了。台灣的選舉是很草根的,沒有秘訣,就是要讓所有的支持選民看到人,握到手,聽到一聲您需要他(她)支持的拜託聲。報紙不能沒有新聞,電視不能沒有畫面,電台不能沒有聲音,網路不能沒有信息,最重要的還是人跟人的直接接觸。選舉議題就是要不同,要區隔,要有爭議,否則選民不會有感覺,也不會有印象。要帶領國家,先帶領議題,主動出擊,才能引領風騷,鼓動風潮。對的事,大聲說出來,雖千萬人吾往矣!對的路,勇敢走下去,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

7月23日某統媒社論《蔡英文必須回答陳水扁》兩個問題,那不是我的問題,而是媒體瞎掰出來的假議題。我從未要求蔡英文當選後給我特赦;我更未說過蔡英文當選,北京會主動啟動ECFA終止條款。但如果特偵組檢察官真如辜仲諒的律師證稱有所謂教唆咬扁之事,相關案件是否要重查?這是嚴肅課題。ECFA未經立法院實質審議及人民公投同意,台、中兩國又是WTO的會員體,將ECFA在WTO架構下重啟協商,協商不成,才有終止問題。又有什麼不對?我倒是有兩個問題要請馬總統回答,一、美方告訴我,綠卡問題是法律問題,依美國法律綠卡不可能自動失效,除非填寫 I-407,並宣誓放棄才失效,馬總統可以拿出美國政府出具的綠卡已失效的証明?二、2008年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時,馬總統承諾「633」跳票將減薪一半,還算不算數?所謂的「6」,馬總統的承諾是經濟成長率「每年」都要達到6%,是不是這樣?

陳水扁 2011.7.2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