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民調的逆轉勝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17)

8月5日《中時》最新民調顯示,宋楚瑜表態選總統後吸走馬英九9%、蔡英文12%的選票,整體表態率多一成,雙英差距4%,馬33%、蔡29%、宋10%。馬上就有民進黨立委召開記者會呼籲宋楚瑜不要出來參選,以免影響蔡英文的選情,而同一位綠委不久前才在政論性節目疾呼宋楚瑜應該出馬,好讓蔡英文坐收漁利。有人一看到民調結果立即有了直接反應,太容易受民調的影響,難怪有些特定政團喜歡操作民調,甚至做假民調來欺騙選票。事實上民調僅供參考,千萬不要受制於民調,反而要去設法改變民調。即使民調落後,也不要放棄,只要有信心,有熱情、肯打拼,民調也可以逆轉勝的。

同樣的8月5日,《頭家來開講》談到《中時》的最新民調,以及前一天媒體報導民進黨的內部民調顯示,蔡英文的支持度50.1%,馬英九為49.9%,馬只微幅落後蔡0.2%。這一份民調應該是預測選舉開票結果,否則一般民調的表態率不可能100%。游盈隆教授是民調專家,根據他的解讀,2012總統大選,如果蔡英文當選,領先馬英九將不超過5萬票,但如果馬英九連任,則領先幅度可達50萬票。游盈隆的擔心和提醒,不是沒有原因。這個月以來,各家媒體及機構的民調,除民進黨險勝外,其他包括T台、聯合、蘋果、遠見、自由、中時,均顯示蔡輸馬8%、6%、2%、0.1%、2%、4%不等。只能說小英有贏的機會,但不是穩贏的。

依據民進黨在7月14日至27日所做的大型民調,樣本數高達5千5百份,蔡英文小幅領先馬英九0.2%,巧合的是2004年總統大選投票結果就是這個數字,水蓮配以50.1%的得票率勝過連宋配的49.9%,差距只有0.228%。記得4月27日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出爐,樣本數更大,合計1萬5千份,蔡英文贏過馬英九7.5%,不到3個月,只剩微幅領先0.2%,毋寧是嚴重警訊!不是蔡英文不努力,而是選戰的操盤與策略出了一點問題,如不有所調整修正,恐怕「好好的贏局會賭到輸輸去」,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不過民進黨的民調也有可喜之處,例如在北二都只小輸3.2%,桃竹苗地區亦只落後9%,北二都是藍營基本盤佔多數,桃竹苗則是民進黨傳統上居劣勢,只要小輸就是贏。中台灣蔡小輸不到3%,仍有進步空間,如果北二都只輸3.2%,中台灣該贏未贏就要注意了。至於南部縣市穩定領先15%~20%,雖無變化,但還要贏得更多。基本上2012總統大選的勝負關鍵和2004年一樣,都是「北台灣小輸,南台灣大贏,決戰中台灣」。不要忘記,2004年我在中台灣是贏2萬9千票的,這次在原台中縣及現在彰化縣都要多跑幾趟,就是要「贏」。

《中時》民調如果和5月16日馬英九執政3週年作比較,2個半月前,馬英九原以34.9%領先蔡英文的26.9%,如今差距已從8%縮小為4%。在年齡分布上,《中時》民調說,20至29歲的受訪者29%挺馬,52%擁蔡;30至39歲的受訪者,24%支持馬,30%欣賞蔡。我的經驗是,能夠得到年輕族群最大支持的候選人,一定是最後的贏家,民進黨在30至49歲這區塊一向比較吃虧,民調顯示蔡在30至39歲的受訪者獲得較多的支持,這是好的現象。

有關宋楚瑜因素,《中時》民調結果顯示「宋參選影響少」,因為馬蔡支持率都差不多,不受宋楚瑜有無參選的影響。但宋選不選總統,差在表態率,只有馬蔡二人競爭,未表態者高達37%,宋加入戰局後,未表態的比例降至28%,相差9%,和宋的支持率10%很接近。經過交叉分析,一旦宋參選,86%以上仍舊支持藍綠各自陣營,但馬的支持者有9%改投宋、蔡的支持者則有12%要倒戈支持宋。因此有人解讀宋參選影響小,但影響蔡仍大於影響馬,苟如是,馬陣營應勸進宋不是勸退宋才對?!

在我看來,宋目前10%的支持率只是一時現象,除非宋的支持率能「超馬趕蔡」,否則10%已經到頂,到選戰末期一定被「棄保操作」給「邊緣化」。記得1998年王建煊選台北市長,以及2006年宋楚瑜選台北市長,選戰初期兩人也都有10%支持率的實力,但都不足以跟馬英九及郝龍斌抗衡,最後都被選民唾棄,投票結果都只獲得3%、5萬票左右的支持。2002年高雄市長選舉,謝長廷尋求連任,在國民黨的市長候選人黃俊英尚未被提名之前,無黨籍的前內政部長張博雅宣布參選,剛開始的民調支持度也有15%,政黨對決後,張博雅只得到1萬3千票的支持,比選市議員的票數還少。2000年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退黨參選總統,他自詡可以拿到10%、100萬票,結果只獲得0.6%、7萬票。

有人以1996年林洋港、郝柏村組合以及陳履安、王清峰搭檔在總統大選都可以拿到10%的支持選票,宋楚瑜如果執意參選2012總統,應該也可以獲得10%以上的支持,但兩者情況不同,不能相提並論。郝柏村、陳履安相較於李登輝,不只有主流、非主流的流派問題,更有省籍的族群問題,在台灣的重大選舉、這種特殊的人口結構讓郝柏村、陳履安仍有10%的選票,但力不足以和李登輝抗衡,只能徒呼負負。但藍營如果提名本土省籍的候選人,又有實力不弱的中國省籍、親中國的候選人挑戰,本土省籍的國民黨提名候選人常落居第3,如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趙少康贏過黃大洲;2000年總統大選宋楚瑜領先連戰都是。反之藍營如果提名中國省籍、親中國候選人,縱使還有藍營內中國省籍且夠份量人士出馬角逐,都被打入「攪局的叛黨」,在「棄保操作」下,沒有一個好下場,1998年選台北市長的王建煊、2006年選台北市長的宋楚瑜都是。假如2012藍營已正式提名中國省籍、急速傾中的候選人馬英九,相同背景的宋楚瑜倘若也選總統,其結局不會比2006年選台北市長好太多。

「馬宋會無好會」,我在2個月前就說了,直到最近才由國民黨主動宣布「馬宋會」破局,只不過是「歹戲拖棚」。沒人有資格叫宋楚瑜不選總統,但宋楚瑜2012三選一,最不可能選的也是總統。宋楚瑜很清楚「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第一次選總統雖敗猶榮,後來成立親民黨並取得46席立委,好不風光;第二次搭配連戰屈居副手輸了,懷疑作票,推給那兩顆子彈,但失去主體性的親民黨只剩下空殼子,可說賠了夫人又折兵;第三次如再選總統,一定更慘,而且是損人不利己。親民黨如果提名10席以上的區域立委候選人,或許有助於不分區立委政黨票跨過5%的門檻,而取得不分區立委兩席是有可能。但在區域立委想要攻城掠地,仍有嚴峻挑戰。去年五都選舉,議員部分是複選,超過300席的五都議員,親民黨在宋楚瑜大力輔選下,亦只當選3席,區域立委想爭取5席,談何容易?!我看不出宋楚瑜當立委的意義在哪裡?或許因為有宋,2000年才有國民黨的下台;2012年民進黨立委要拼過半,也要靠宋楚瑜的親民黨在區域立委能夠多提幾個。

不過話又說回來,民進黨2012總統過關,立委過半,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心存僥倖,等待競爭對手的犯錯或敵對陣營的分裂。民進黨要重回執政必須靠著自己的好,不是因為對手的壞。民進黨願為台灣打拼的熱情、理念及意志是否足以感動台灣人民?綠營基本盤極大化,民進黨又做了多少的耕耘與奉獻?蔡英文訴求《現在決定未來》(TAIWAN NEXT),台灣是一個年輕國家,民進黨是一個年輕政黨,蔡英文是一位年輕的國家領導人,請台灣人民給台灣一個機會,一個改變的機會,一個變得更好,更青春洋溢的機會!

說到「青春」,讓我想起麥克阿瑟將軍生前最愛的一首詩歌,就叫做《青春》(YOUTH),是美國詩人Samuel Ullman (1840-1924)所寫的。我寄語蔡英文總統競選總部的新世代選戰,應可從《青春》的詩作悟出小英贏的關鍵以及民調逆轉勝的訣竅,正是「鮮明的情感、豐富的想像,向上的願望,像泉水般的清冽激揚」;正是「戰勝怯懦的勇敢,代替苟安的冒險」;正是「不能捨棄的理想與信念」;正是「不使靈魂頹唐的熱情」。只有自信以及對未來想像,不再疑惑,不再恐懼,不再絕望,才不會老邁死亡。信仰象徵年輕,疑慮表現齒增,希冀描繪茁壯。心中的電台收聽到的都是大地上幽美的、有力的、勇敢的聲音、青春即和我們同在。

2011年7月3日盈拉帶領為泰黨贏得泰國的國會大選,並在8月5日被選為泰國首任女總理。可望在2012年1月14日帶領民進黨重回執政的準女總統蔡英文,8月3日則在士氣高昂的擴大輔選會議上發表鏗鏘有力的演說。蔡英文表示,她相信民進黨會贏,更有自信將帶領台灣邁向一個新的階段,開創一個新的未來。她說只要虛心傾聽人民的心聲,用心貼近社會的脈動,人民就會把國家的未來再一次託付給民進黨。3年多過去了,台灣看不見未來,面對這樣的考驗與挑戰,我們必須重返執政,徹底扭轉國家發展的頹勢,讓台灣重新走回正確的方向。蔡英文期勉,讓我們發揮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當大家覺得工作已經完成的時候,請不要就此打住,請再拼出比過去更多的百分之二十,這額外的百分之二十,就是最後改變台灣,改變下一代子孫的未來最重要的力量。蔡英文期許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激發一切爭取勝選的意志,只要團結一致,勝利就屬於我們。明年1月14日一定會成功,這是我們對台灣社會最莊嚴的宣示,更是對下一代子孫最具體的承諾。

民進黨的民調中心是我所知道最準確的民調單位。2000年、2004年、2008年三次大選都預測得非常精準。2000年3月17日說我會贏宋楚瑜2.5%,開票出來真的贏2.5%、31萬票。2004年3月10日仍可公布民調的最後一天,民調顯示我只領先對手1%結果與確實票數極為接近。2008年3月22日投票前5天民調預測,馬將以58%大贏謝的41%,領先200萬票,投票結果完全吻合。8月3日民進黨民調中心公布5,500份樣本數的民調結果,蔡英文只贏0.2%,和2004年一樣只贏2萬9千票,勢必還會發生選舉紛爭,馬英九政府就有藉口拒不交出政權。因此明年1月14日總統大選至少要和2000年一樣贏2.5%,31萬票以上,最好是贏3.5%,3、50萬票,選後政局才會穩定。

蔡英文在總統初選時提出《2025非核家園》後,德國、日本也都走向廢核國家。8月1日又提出民進黨執政後將與原住民重建新的伙伴關係,並抨擊馬政府的《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架空原住民人權。馬英九則暗諷我在總統任內所提「國中之國」構想不可行。8月4日菲國總統艾奎諾三世赴日密晤菲國叛軍組織「莫洛伊斯蘭解放組織」的領袖穆拉時,亦提到菲律賓政府將回應叛軍「同意放棄獨立,在南方建立一個自治的『國中之國』的主張」。8月3日蔡英文也在《自由時報》專訪時,主張分階段建立非自宅交易實價課稅制度,增加資本利得稅負,以合理稅制遏止炒房,進而縮短貧富差距。這樣做就對了,做為國家領導人應該帶領議題,不怕爭議,區隔不同,選戰就是要這樣打。如果政見一樣,為何要改變,原來的人繼續做就好了。

陷入膠著的民調如何逆轉勝?很簡單也很重要,同時具體可行,就是要策劃舉辦大型造勢活動來凝聚團結、感動支持。2000年最後一個禮拜,成功舉辦台中、高雄、台北三場超大型《百萬人民站出來》晚會,絕對是勝選的關鍵,記得3月11日晚上在高雄,40萬人擠爆農十六現場,陳唐山縣長看到人潮,跟我講的第一句話是「阿扁仔,當選了!」2004年228《族群大團結,牽手護台灣》,全國百萬人牽起500公里長的民主長城,突破低迷不前的選情,民調馬上從落後拉到領先。「228牽手」的成功,也是從2003年9月在台北15萬人的遊行、2003年10月25日在高雄由民進黨舉辦30萬人的公投制憲大遊行,一次比一次成功而來。2006年陳菊選高雄市長,在選前民調落後的情況下,最後的禮拜天舉辦「愛河牽手」活動,炒熱選情,終於逆轉勝。2008年雖然敗選,但2007年9月16日,選前6個月在高雄舉辦一場《台灣入聯 UN for TAIWAN》大遊行,場面盛大、捲起風潮,總統候選人謝長廷也覺得辦得非常成功,希望在台中再辦一場。當天的晚會,我宣示台灣入聯公投提案連署人數從100萬加碼到200萬,結果達成272萬6499人的連署。9月17日的民調顯示,謝長廷的支持率拉近到只輸7%,是2008年大選歷次民調中唯一一次差距在10%以內的。可惜選戰最後70天,台灣入聯公投議題被淡化甚至放棄了。

據悉《台灣之友會》有意在12月於北二都舉辦10萬人的牽手活動,用以拉抬蔡英文的選情。這是不夠的,真的要辦就要由蔡英文總統競選總部來接辦,並納為選戰最後的超大型造勢活動,主題、型態、時地都要重新規劃、設計,並結合立委候選人,一兼兩顧。這種兼具選舉文宣及組織動員的催票,固票勝選活動,其必要開銷是無法「勤儉持家」的。

陳水扁 2011.08.0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