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對《維基解密》的解密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22)

近來《維基解密》披露了AIT的電文,引發各界廣泛的討論。《維基解密》不會造假,AIT報回華府的電文應該也是真的。但無可否認的,AIT的電文難免有斷章取義或錯誤解讀的地方。相關當事人所述,如有不實,或出於主觀臆測、膨風自吹,或將自己的主張誣陷成別人的看法,或為了討好美方賣友求榮,或基於報復、亂爆胡說,當然也有少許我不知道的政壇秘辛。茲舉幾則跟我有關的《維基解密》,逐一解密如下:

(一) 關於2005年宋楚瑜登陸會胡錦濤是受扁所託?

1.「宋胡會」於2005年5月12日舉行,5天後,宋楚瑜和AIT處長包道格見面。宋楚瑜告訴包道格,他認為我已經接受「九二共識」的想法,因為我曾以「令人振奮且成果豐碩」措詞來形容1992的香港會談,完全不是事實。2005年2月25日在台北賓館的「扁宋會」,不管是事先的「會前會」,事後的記者會,或者對外發表的共同聲明,都沒有提到有所謂「九二共識」。我承認有九二香港會談,但絕對沒有「九二共識」。九二香港會談就「一個中國」既未達成共識,何來「令人振奮且成果豐碩」?

2.所謂「兩岸一中」是宋楚瑜個人及親民黨的片面主張,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既不是我可以承認的主張,更不是民進黨政府所能接受的政策目標。馬英九提出「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民進黨及其政府都無法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拿掉「各表」,只剩「一中」的「兩岸一中」,尤其不可能被民進黨及其政府接受。宋楚瑜在2005年5月12日向胡錦濤提出「兩岸一中」,不是為了化解對岸和我在「九二共識」的歧見,那是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政治主張。宋楚瑜不會笨到「一中各表」的歧見是用捨棄「各表」保留「一中」來化解的?!

3.我在宋楚瑜登陸會胡之前,有兩次利用夜間在游錫堃秘書長官邸與宋會面,他問我有何口信要傳達給胡錦濤的,我只要宋楚瑜轉述8個字就可以,那就是「主權、民主、和平、對等」,其中主權是指中國應接受或尊重台灣或者中華民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事實。此外除非2月25日扁宋共同聲明已有的文字,逾此我一概不承認。結果我要宋楚瑜轉達的那8個字,宋楚瑜寫在筆記本,在胡錦濤面前卻不敢拿出來,只提他自己的東西「兩岸一中」4個字。我知道之後,特別責令政府必須嚴正反駁,以正視聽。我對宋楚瑜未能忠實地轉達我的口信,很不高興。但基於「扁宋會」的情誼,我請游秘書長跟親民黨秦金生秘書長照會一下,政府的嚴正立場和我的基本態度顯然和宋楚瑜的說法有重大出入,一定要講清楚。宋楚瑜有辱「使命」,是他要跟我道歉才是,怎麼變成我樂見宋楚瑜所提出的新名詞,實在「拗很大」!所幸宋楚瑜到中國不是我派他去的,也不是我的「總統特使」,只不過順便帶話去而已。我不敢說「請鬼拿藥單」,但「貍貓換太子」,把「主權、民主、和平、對等」換成「兩岸一中」,未免太離譜了吧!?

(二) 關於2006年紅衫軍期間,扁想除掉蘇,急詢王金平接閣揆?

1.2006年10月19日王金平向AIT處長楊甦棣驚爆,我為了除掉蘇貞昌,9月間曾透過中間人傳話,有意讓王金平擔任閣揆,並非事實。是與王金平關係密切的中間人傳話,沒有直接跟我講,透過我的幕僚傳達王金平有意接行政院長。不是我想除掉蘇貞昌,急詢王金平接閣揆,誤會可大了!

2.同一則新聞報導又提到2006年9月,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對楊甦棣透露,當紅衫軍上街頭,我內心其實非常平靜,因為我有信心做完任期。既然我有堅定的信心做完任期,自不可能為了紅衫軍之亂,來進行內閣改組。何況當年的9月上旬我還安心出訪,參加在帛琉舉行的第一屆台灣與太平洋友邦元首高峰會,根本沒有計畫在立法院9月開議後要改組內閣,遑論邀請王金平組閣的打算!

3.我曾經有過一次要請王金平組閣,但不是紅衫軍之時,是更早的時候,在謝長廷院長之後。我還特別在玉山官邸約見王金平院長並誠邀,王金平回去之後,報告馬英九主席,消息立即被曝光,由於馬主席反對也就不了了之。那是我曾邀王金平組閣的唯一一次。如果有意邀請王金平來組閣,我一定會親自約見邀請,不可能透過中間人傳話。

4.2000年520新政府成立的首度組閣,唐飛院長是國民黨人,並未經由政黨對政黨來協商,如果王金平組閣改由政黨協商,民進黨方面一定不能接受。因此當中間人傳話說王金平有意願時,我並沒有當真,可能是中間人的一廂情願,當然也不能排除是紅衫軍之亂的幕後奪權劇本之一。我壓根兒沒有要換掉蘇真昌院長的意思,是中間人在急,不是我在急。

5.吳淑珍等人於2006年11月3日因國務機要費案被起訴,蘇貞昌並未向我請辭院長。我在總統官邸約見蘇院長,院長只說,如果他離開有助政局的穩定,他可以配合。我說為了政局穩定,院長反而不能離開。蘇貞昌未提出辭呈,哪來打消辭意?沒多久,蘇院長在行政院會聽取主計處、法務部就有關國務機要費沿革及首長特別費的報告,並裁示國務機要費及特別費都是「歷史共業」。

(三) 關於2006年紅衫軍期間,是誰擔心呂秀蓮接任總統?

1.呂秀蓮前副總統創辦的《玉山周報》2009年9月30日專訪我,問到「面對外界要求您下台,您曾向獨派團體及獨派大老說:『呂秀蓮繼任也不會比我對你們好』,您以此理由,摒退獨派要您下台壓力,是否真有此事?」我答說,我從未向獨派團體及獨派大老說過這樣的話,但有大老及天王在我面前反對我辭職後,由副總統繼任總統。

2.蘇貞昌2006年11月在院長官邸宴請楊甦棣時,形容呂秀蓮無論思想或行為都令人「難以預測」,一旦我因紅衫軍抗議下台,呂秀蓮接任總統,可能對兩岸關係造成「重大傷害」。又說「呂當總統,是許多黨員最害怕的事」,她短暫代理黨主席一個月,就曾把黨內搞得「一團混亂」。楊甦棣問蘇,若呂真的當總統,你該怎麼辦?蘇貞昌當場大笑,「我會趁她有機會撤換我之前辭職。」

3.從蘇貞昌等對楊甦棣的談話,呂秀蓮應該知道是誰擔心呂秀蓮在紅衫軍期間繼任總統。在紅衫軍之亂時,蘇院長並未向我請辭,我也沒有要撤換他的想法。我還批示請蘇院長擔任特使,代表我出訪非洲,參加友邦甘比亞的國家慶典。甚至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我還請蘇院長帶職參選,不必辭職,益見我對蘇院長的信任與支持。

(四) 關於1997年、2005年新潮流瞞扁與國台辦搭線?

1.2005.4.1的AIT電文說洪奇昌向AIT副處長葛天豪透露,新潮流早在1997年開始就與國台辦建立秘密對話管道,但我一直被矇在鼓裡。

2.2005.4.29的AIT電文也提到洪奇昌代表新潮流領導人,時任台灣証交所董事長吳乃仁,於4月16日、17日秘密飛往香港中聯辦,與台灣事務部長邢魁山會面,研商建立共同打擊金融犯罪的合作機制。但該次香港密會,洪奇昌決定隱瞞另一位新系大老邱義仁,因邱義仁是國安會秘書長,擔心他基於職責必須向我報告,我向來不信任新系,若我獲悉此事,肯定會全力阻擾。

3.雖然洪奇昌對以上相關內容矢口否認,但AIT電文都是洪其昌向葛天豪所做的報告內容,AIT不會無中生有。

4.洪奇昌坦承從1997年起新潮流與國台辦即建立秘密對話管道,我並不知情。8年總統任內,沒人告訴過我新系有這樣的秘密對話管道。邱義仁即使知悉新系與國台辦的秘密對話管道,也從來未告訴過我。

5.洪奇昌密訪中國研商兩岸共同打擊金融犯罪合作機制是基於誰的授權?是代表政府,還是代表新潮流?政府相關部會很多,如陸委會、財政部、金管會、法務部等,輪不到台灣証交所董事長來發號施令。

6.我聽過新潮流的大老洪奇昌常跑中國,從電文得知洪奇昌在4月16日、17日飛香港,之前又有一次在3月14日《反分裂法》通過之後,他飛北京報告《反分裂法》通過後,台灣的反應。不到一個月去兩次,特別是2005年326「反反分裂國家法」百萬台灣人民站出來的大遊行後,洪奇昌卻跑到北京中南海去報告,不是很奇怪嗎?嚴重的是邱義仁跟我,及黨中央全被矇在鼓裡。

(五) 關於2007年胡志強批蘇起說扁下令軍方發展可攜帶核武的巡戈飛彈是「荒謬」(ridiculous)?

1.2007年10月26日胡志強向楊甦棣說馬英九及其幕僚剛開始是抗拒long stay的。同時也批評蘇起說我已下令軍方發展可攜帶核武的巡戈飛彈的指控「荒謬」。

2.我國的國防戰略是「有效嚇阻,防衛固守」,但要「有效嚇阻」,必先做到「有效反制」。因此研發「反制武器」是國軍建軍備戰的任務目標。美方不說「反制武器」,而說是「戰術性岸置火力制壓飛彈」(TSMFS),絕非所謂可攜「核武」的巡戈飛彈。自蔣經國時代爆發「張憲義事件」以後,台灣即不再發展「核武」,難怪胡志強會罵蘇起「荒謬」!

3.蘇起的「荒謬」行徑何止一端,2000年4月28日杜撰根本不存在的「九二共識」,不啻史上最大騙局。蘇起為了杯葛反對我所提三大軍購的預算案,提出「紅綠黃燈理論」,柴電潛艦是「攻擊性武器」,已經牴觸他的「紅燈」,所以一路封殺到底。馬英九上台二年後,為了催生對美軍購,改稱柴電潛艦是「防衛性武器」,不再闖紅燈,前後矛盾,既有今日,何必當初?台灣有錢也買不到了。

4.《維基解密》電文提到2006年底,時任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曾向楊甦棣要求出售「長距離導彈」。我身為三軍統帥則從未與聞,大小軍談軍方亦未提過。游主席要買「長程飛彈」應該只是他個人的想法,不是政府的政策。

5.2008年總統大選前,國民黨陣營及名嘴頻頻放話,誣指我會軍事挑釁中國,然後宣布戒嚴,藉以讓我續任或在大選勝出;或者宣布台灣獨立,引發共軍攻台,再來戒嚴停止選舉或拒交政權。這些都是選舉抹黑伎倆,我不只一次向美方保証「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也多次向全體國人宣示,謠言將不攻自破,台灣不會有戰爭,政權一定和平轉移。馬英九向AIT理事主席薄瑞光指控「扁什麼都做得出來」,結果「什麼都沒發生」!

(六) 關於2008年入返聯公投都是選舉操作?

1.蘇貞昌是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2007年10月3日他告訴楊甦棣,入聯公投即使通過,對政府也幾乎沒有任何拘束力。又說民間有強大支持入聯的力量,所以選擇入聯公投作為「選舉動員工具」,這與2004年釋出「防禦性公投」一樣。

2.國民黨主席吳伯雄2008年1月28日對楊甦棣表示,推動「返聯」是為了對抗「入聯」,國民黨不提「返聯」主張,馬英九選舉一定會輸,國民黨也在劫難逃。

3.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2008年1月23日也告訴楊甦棣,入聯公投不能突然喊停或改弦易轍,否則不利選情。謝長廷拜託美方,國務卿萊絲訪中時不要公開反對,否則將不利民進黨選情,但若中國公開反對公投,對民進黨反而有利。

4.公民投票是普世價值,基本人權,絕對不是洪水猛獸,災難戰爭、票房毒藥。公投護台灣才是台灣人民自保自救最有力的武器。民進黨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七大主張,一、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來決定;三、台灣應廣泛參與國際社會尋求國際承認,加入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五、應儘速完成公民投票的法制化工程,落實直接民權。民進黨政府在2003年11月下旬完成公投立法,宥於時間壓力,先由總統依公投法第17條啟動由上而下的「防禦性公投」。2007年再由下而上,由272萬6499位台灣人民連署提案推動「台灣入聯公投」。都是公投理念的民主實踐,也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具體落實。利用總統大選一併舉行全國性的公民投票,是為了突破公投法高門檻的不合理限制,不是操弄選舉,公投更不是選舉操作的工具。

5.從謝長廷、蘇貞昌、吳伯雄的談話,可以感受不分藍綠都有來自美方的壓力。2004年的「防禦性公投」,小布希、溫家寶在白宮聯手打壓,我矢志「寧可落選,也要公投」。2008年入聯公投,美方先施壓我停止推動,我則不為所動。連許信良都跑來勸阻,恫嚇我如不取消公投,卸任後會很慘。我回以「公投是我的理念、我的信仰」,不可能讓步。我確信在選戰最後的70天,謝蘇陣營不再鼓吹入聯公投,一定是楊甦棣施壓的結果。我除了遺憾,還是遺憾!

(七) 最後附帶一提的是,我向來不在AIT的處長面前對李前總統說三道四。李前總統怎麼說我,都是2011年6月30日國安密帳鞏案被特偵組起訴之前的事,相信此時此刻,他老人家就不會再那樣說我了吧!?

陳水扁 2011.09.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