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要把民進黨帶到哪裡?

 

曹長青

自去年總統大選慘敗之後,綠營就一直處於群龍無首、士氣低落、軟弱無力的狀態。造成這種狀況的因素很多,但其中一個明顯原因,是現任黨主席蔡英文沒有領導能力。這雖然和蔡本人缺乏領袖魅力的個人氣質有關,但更由於她對民進黨的前途、綠營的方向不清楚。最近蔡英文發表在《中國時報》上的「以新本土觀捍衛台灣 」一文中的表現,則是雪上加霜,無法不令人對民進黨的前景更加擔憂。

首先,該文說「民進黨跟國民黨的區隔就在理想性」。如此不靠譜(離譜、不沾邊、極端外行)的話,出自民進黨主席,實令人震驚。首先,蔡主席居然不知道(或者故意迴避)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根本區隔在國家認同上,這是不可原諒的。其次,哪個政黨沒有理想性?共產黨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有「美好理想」的政黨,一個高舉共產主義天堂的偉大理想,把人們推進地獄的政黨。理想性是一個空洞到天邊的、毫無意義的詞。

民進黨找不到北了?

在台灣,國民黨的理想是中國,民進黨的理想是台灣,這難道還有爭議嗎?馬政府上台後,毫不掩飾地快速邁向「統一」大業的目標。反觀民進黨,不僅連「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都不敢再提,現在連黨主席都不知道和對手黨的區別在哪裡了。這到底是說明國民黨的理想性遠超過民進黨,還是說明民進黨已經找不到北了?

其次,蔡英文反省民進黨的八年執政,認為主要錯誤是「我們用政治對抗的方式來凝聚支持的力量」。這恰恰與事實相反。在綠營首次執政後,不僅沒有跟國民黨政治對抗,反而對藍營做出太多的讓步和妥協,理念上讓步到「四不一沒有」,行政上妥協到國防、外交、司法等許多重要官位仍留給了國民黨人。更嚴重的是,陳水扁政府對國民黨的獨裁體制沒有進行理直氣壯、大刀闊斧的政治改革和民主轉型。沒有立法院多數固然艱難,但行政可發揮的餘地並沒有被充分利用。其結果不僅使千瘡百孔的舊體制繼續存活,陳總統本人也成為該體制的犧牲品。

之所以發生這種情形,其根本原因是在新潮流派系主導下的民進黨高層,對國民黨的本性認識不清:這個黨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民主政黨,而是一個曾長期獨裁統治、患有嚴重專制後遺症、時刻準備復辟,並要聯共制台,剝奪台灣人民選擇權的舊勢力。其次是陳水扁先生本人,曾對國民黨抱有太多幻想。正如達賴喇嘛對中共曾有過多善良的願望,其結果是,西藏遭到更殘酷的鎮壓,達賴喇嘛被更惡毒地痛斥和醜化;陳水扁則被他曾真誠地稱為「英九兄」的國民黨玩於股掌的「私刑」進行政治凌遲。

民進黨要「包容」統一嗎?

今天,在國民黨明火執仗地要國共合作,完成「高級外省人」統一大業、台灣處於風雨飄搖的危機之際,蔡英文似乎對國民黨的本質仍毫無概念。這就是為什麼她在上述文章中提出一個更荒唐的觀點:「民進黨最核心的本土價值,也必須重新詮釋」。詮釋成什麼呢? 「詮釋為一個包容性的觀念」。包容什麼呢?「要統要獨,必須是我們自己的選擇。重點不在選什麼,重點在,選擇權是我們自己的。」

在這段文字中,蔡英文的三點荒唐必須指出:其一,把包容作為一個政黨的核心價值,簡直是政壇奇觀。在全世界誰能找到第二個政黨,把「包容」作為黨的理念和目標?尊重民主選舉結果,絕不等於包容政敵理念。正如美國共和黨接受民主選舉的歐巴瑪政府執政,但絕不接受民主黨的理念,更反對其滑向社會主義的大政府政策,明確地要和歐巴瑪政府對抗。

其二,台灣人民接受民選的馬英九政府執政,但對其邁向統一的政策不可接受、不可包容。因為今天的中國是獨裁中國,接受和中國統一,不是尊重民主價值,而是和獨裁統一,接受專制統治。如果民進黨連「統一」也可以包容、接受(蔡英文明說,要統要獨,重點不在選什麼),那民進黨和國民黨還有什麼本質區別?

其三,在中國人自己都沒有選擇權的情況下,今天「統」過去,明天選擇權就不在你手中了!

今天的台灣和西方正常民主國家的選擇是有根本性不同的。它不是正常民主體制下的左和右的選擇,而是民主和獨裁的選擇,是走向文明和墮落到野蠻的選擇!

綠營需要「改變」的呼聲

蔡文另一個既本末倒置、更與事實不符的觀點是:「選票來自政黨的包容性」。這等於說,選票來自降低自己的理念、來自寬容並接受對方的理念;也就是說,蔡英文不是為實現理念而爭選票,卻是為贏選票而彈性操作理念。且不說這是錯誤的,在操作上也是行不通的:民進黨中那些妥協理念、熱中走中間路線的,統統都在選舉中慘敗。例子數不勝數,從段宜康選立委,到羅文嘉選台北縣長,到謝長廷選總統。蔡英文還需要民進黨再輸多少次才汲取教訓?

在台灣局勢如此嚴重的情況下,綠營的一號領導人居然沒有最基本的政治常識。自蔡英文上台之後,民進黨簡直沒有理念可循了。綠營的五百萬基本盤,尤其民進黨的幾十萬黨員,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局面,而不發出「改變」的呼聲嗎?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4月5日「星期專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