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別把蔣經國捧那麼高

 

曹長青

國民黨和共產黨真是孿生兄弟,在紀念蔣經國誕生百年上,也和對岸共產黨紀念毛澤東百年一樣,把一些「英明偉大」的桂冠,戴到獨裁者頭上。馬英九甚至附庸風雅地作革命詩,把蔣經國捧成「永恆的燈塔」,「照亮我們奮鬥的方向」。

蔣經國不僅不是「燈塔」,更沒照亮任何方向。他早年思想左傾,投奔蘇俄共產黨。後來回到老蔣身邊,主要致力建立蔣家王朝。到台灣後,領導特務機構,用暗殺、逮捕和綠島,維持國民黨專制統治。

蔣經國當總統之後,還發生台灣人教授陳文成回台被害,林義雄全家被殺,作家江南在美國被暗殺等事件。江南案被美方破獲,是蔣手下軍情局長找黑社會幹的。美國作家大衛凱普蘭曾就此調查並寫出專著《龍之火》,指出江南被殺很可能出自蔣經國的旨意。

蔣經國的殘忍,從他默許,甚至可能親自下令,把他所愛的女人、也是自己兩個兒子的母親章亞若殺害可看出。章孝嚴幾年前曾出書談這段歷史,說他「經過長期縝密查證」,他的母親「是被父親蔣經國的手下害死」。對於蔣事前是否知情,章孝嚴也只說,「應該不知道吧!」

根據國民黨人的說法,這個部屬是蔣在贛南時的秘書黃中美,他出於保護蔣聲望和前途,擅自殺了章;後來黃被第六戰區長官陳誠的參謀張振國槍決。但近年中國大陸的學者考證說,這種說法根本不能成立,如果是黃中美所為,蔣事先不知情,怎麼事後還會重用黃?據北京學者劉正山的考證,黃早年思想左傾,曾加入過共產黨,在莫斯科時和小蔣同班。章亞若死後第二年,黃還被蔣經國重用為「主任秘書」,後又做吉林省鹽務局長(蔣經國是東北特派員)。黃根本沒被處決,國民黨敗退台灣時,這個思想左傾者卻選擇留在大陸,「後擔任上海楊思中學的教師,八十年代初逝世時,有關方面還組織了隆重的追悼儀式。」

雖然天下的獨裁者都是殘忍的,但蔣經國畢竟還有三個亮點:擔任總統後堅定反共,一直跟共產黨「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晚年還提出「解除黨禁報禁」,為台灣民主提供了條件;他甚至說出,「我也是台灣人」,放棄大中國沙文主義,想融入台灣。

今天馬英九紀念蔣經國,恰恰不抓住這三點,就因為在這些方面,他都跟蔣經國背道而馳:蔣反共,馬向共產黨「明」送秋波,甚至不惜要跟北京簽CECA/ECFA等協議,要把台灣簽到共產黨的餐桌。蔣解除黨禁報禁,馬卻用司法做工具,清算民進黨精英,以期國民黨獨大,重構黨國;還縱容共產黨媒體入台,紅色商人買去台灣大報,以國共媒體聯手,窒息台灣新聞自由。蔣要做台灣人,馬卻認為,外省人當總統是台灣人的福氣,會把原住民當人看;以大中國沙文主義,遙拜黃帝陵,近叩陳雲林,國共聯手,扼殺台灣前途。

今天馬英九捧蔣經國,就像胡錦濤捧鄧小平一樣,都是古為今用,為鞏固自己的權力,同時也想把自己造神成蔣的傳人「馬英明」。兩岸比賽造神和推崇獨裁者,國民黨和共產黨,真是親兄弟。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4月13日《曹長青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