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共產黨、國民黨 越來越像

 

曹長青

毛時代,中國全面專制,誰敢說個不字,就被抓被殺。僅一場文革,當時中國八億人,就有一億被株連、九百萬死傷。鄧時代,則有六四屠殺,迄今為止二十週年,死傷數字仍不公布,殺人凶手更逍遙法外。現在進入胡錦濤時代,被稱為「胡溫新政」。它新在哪裡?新在更加流氓化,新在越來越像當年那個和黑道聯手的國民黨。
我們只舉幾個眼前的例子。北京異議作家劉曉波,因簽署了呼籲政治改革的零八憲章,就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情況下被從家裡抓走,至今一百多天,仍下落不明。劉的律師向公安機構遞函,要求和當事人見面,可當局竟說,抓人的警察沒有簽字紀錄,他們不知道誰抓的,拒絕接受狀子。

如果真的不知道是誰抓的,不等於劉曉波被綁架了嗎?公安部門應該去抓綁匪啊!可這就是中國的法制,他們明明知道是自己抓的,竟耍流氓不承認。不承認是他們抓的,卻能兩次安排劉曉波和其妻子見面;實在荒謬到無賴的地步。他們對劉的妻子說,這不是關押,只是「監視居住」。但即使按共產黨自己的法律,監視居住也是指當事人在自己家裡被監視,而不是被抓關到另外一個地方。劉的妻子說,劉曉波被關在一個只有十平米、沒有窗戶的囚室。可當局把這說成是「監視居住」,胡溫政府的耍流氓,真是到了地痞黑幫的地步。

 

動用地痞 手段卑鄙

另一位曾被評為中國十大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只因在辦案中看到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上書高層喊冤,就被警察抓走。在關押時,他被綁在特製鐵椅上五百多小時,遭左右強光照射折磨近六百小時。後被判刑,緩期執行。有次他終於擺脫跟蹤,打電話給友人訴說了這段經歷,過後不久,他就在街頭被綁架,被套上黑頭套,塞進一個房間。那些黑幫,把他剝光衣服扔在水泥地上用電棍擊打,疼得他滿地打滾。這些流氓用各種下流語言侮辱他,還用專門對付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他。用香菸熏他眼睛,用牙籤扎他的生殖器,甚至往他身上撒尿等等。最後中共一個官員見到他時,看他身上都是烏黑色,沒有一塊正常皮膚。

毛、鄧時代,直接用軍隊監獄鎮壓;現在的胡溫政府,卻動用地痞流氓,手段更下三濫,更卑鄙殘忍。因為那些黑社會流氓,什麼底線也沒有,肆無忌憚地摧殘人的肉體和精神。高智晟在後來寫的文章中說,他當時慘不欲生,用腦袋撞桌角,想自殺了斷,實在無法忍受那種對個人尊嚴的踐踏。

很多人讀高智晟這篇文章時,頭皮發麻,感到毛骨悚然,因為這樣的酷刑,連二戰時納粹都沒有用過;以致有人懷疑這篇網上流傳的文章是不是編造的。而高智晟因再次被警方抓走,難以核實。後來高的妻子逃到美國後證實,那篇稿子是她丈夫手寫,由她打字輸入電腦的,完全真實。

黑衣黑帽 兩岸比「黑」

最近的例子則是清明節時,七十五歲的異議人士、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不顧警方阻止,堅持到山上給趙紫陽獻花祭奠,結果被一幫「暴徒」毆打後扔下山崖,多根肋骨摔斷,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孫的家人報案後,警方也不積極處理,因為他們心知肚明,是誰指使幹的。共產黨的這種流氓行徑,和當年國民黨指使黑道,在美國暗殺台灣作家江南、以及不久前那個「高級外省人」回台,黑衣黑帽人員到機場保駕,炫耀黑社會威風,恐嚇大眾,馬政府不聞不問,一模一樣。

除了聯合黑道剷除異己,國共兩兄弟越來越像之外,在意識形態上兩黨也越走越近乎。共產黨今天要抓經濟,不「共產」了;國民黨今天要認祖歸宗,不「反共」了。國民黨無論是當年在中國,還是這半個多世紀在台灣,由於實行私有經濟,同時國家又壟斷許多企業,給官商勾結設立了最佳平台。國民黨把這套機制玩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把國營事業弄成黨營事業,養出了一個全世界最富有的黨。這樣一個黨不反共了,一心一意只反台獨,於是更成為對岸共產黨的絕佳樣板。

 

官商勾結 流氓治國

共產黨現在也放棄集體赤貧,搞私有經濟了。於是更大規模地開始了國民黨模式的官商勾結、金錢交易。當然,共產黨今天不需要黨產,因為整個國家的資產仍歸它隨意掌控。當年共產黨赤貧的時候,最善於做的就是統戰,而且不惜代價;現在比國民黨更財大氣粗了,也不需要深入敵後打進國民黨了,因為國民黨的高官們已經爭先恐後去諂媚北京,寧肯低三下四,也要爭當中南海的座上賓,更迫不及待地要做共產黨在台灣的代理人。

國共這兩兄弟,今天統一在「大中國」、「中華民族」的意識形態下,無論在官商勾結體制上,還是流氓治國手段上,都越走越近。面對這樣一對「孿生兄弟」,或許此刻孫文的「知難行易」大概值得台灣人深思:只有認清國共兩黨的這種本性,有效的抗衡才可能開始。(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4月26日曹長青 《星期專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