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從扁案看馬政府的不可一世

 

曹長青

在民進黨高層終於有所行動,用連署書方式聲援陳水扁司法人權之際,在美國東西兩大城市的紐約和洛杉磯,幾十個台灣人社團同步舉行了記者會,發起佩帶黃絲帶、營救陳水扁運動。繫黃絲帶,是美國人思念和營救戰俘的慣例,台美人繫起黃絲帶,標誌他們對這位台灣人總統的司法人權的強烈關注。

在扁案剛爆發時,還有相當一部分海外台灣人,對如何判斷該案模糊不清,現在則是一面倒支持陳水扁司法人權。最近我在美國幾個城市的台灣人社區演講,從聽眾的反應來看,幾乎都對馬政府長期羈押陳水扁表示憤怒。

今天人們所以這樣強烈反應,至少是因為他們認知到這三層道理:

第一,有公平的司法環境,才有公正審理。但扁案從一開始,就是媒體爆料,輿論定罪,後來還臨時換法官、押人取供,甚至竄改審訊紀錄。在這種司法嚴重不公的環境下,扁案根本沒有得到公正審理的可能。雖然檢方指控的理由一大堆,但不管扁案涉及多大的問題,其前提都必須是有一個公正的司法環境,然後才談得上審理。

現在馬政府不僅是嚴重司法不公,甚至是違法羈押、違法換法官、違法竄改審訊紀錄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無法真正追究扁案是否涉貪腐的問題。順序應該是,首先力爭陳水扁的司法人權,在有了公平的司法環境和制度保障的前提下,再來審扁案。

第二,政府濫權的惡果遠大於個人貪腐。我在多篇專欄中反覆強調這個觀點,因為在所有被獨裁政權統治過多年的社會中,人們的個人權利意識都非常淡漠,往往對政府濫權習以為常,忍耐能力極強。現在馬政府的司法濫權既明顯,又囂張,連藍營的《中國時報》都就此發社論,指出長期羈押陳水扁損害民主法治。今天馬政府可以踐踏前總統的司法人權,明天就可以這樣對待任何一個人。

有人說司法不公也不是對扁一個人,應該一起呼籲才對。當然每一個人的人權都要捍衛,但扁案毫無疑問比任何其他人的案件都更典型。另外名人案例更多人關注、何去何從影響更大,這是不言而喻的。這就是為什麼歌星麥可傑克森剛死,媒體就請專家出來指點關於心臟病的事。不是每天都有無數人死於心臟病嗎?

第三,馬政府越來越不可一世,如此下去前景可怕。多數綠營民眾已經看出,長期押扁是國共兩黨政治報復、渙散綠營民心、打擊台獨的籌碼。不僅如此,馬英九最近甚至起訴了當年辦他的案子的檢察官,而且馬英九夫人告金恒煒等人誹謗的案子還在繼續打。

現任總統和妻子都在起訴平民,如此罕見的囂張,令越來越多的台灣人不安。尤其是,在二十多名西方台海問題專家幾次連署公開信,為陳水扁的司法人權呼籲後,在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幾次三番地寫文章批評馬政府的司法不公的情況下,馬政府完全置若罔聞。這樣的政府如今完全主宰了台灣,其後果怎能不令人心悸。

在馬政府把扁案當作政治案在打時,綠營有人卻把它當作司法案來看待。有些人是政治上的糊塗,常識上的盲點,也難說是否也有人別有用心。今天對綠營來說,對共產黨的認知、對國民黨的認知,以及對陳水扁案的認知,全都直接關係到台灣前途的何去何從,誤判之後果實在難以設想。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 《自由時報》2009年6月29日《曹長青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