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誰害了波蘭總統?

 

曹長青

波蘭總統等近百名政要及社會精英,因飛機失事而遇難,震驚了世界。社會精英同時大規模遇難,在人類歷史上是罕見的。過去一百年,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 「鐵達尼號」巨輪沉海事件。

1912年,人類首次造出排水量六萬六千噸的巨輪,船長270米,光船上煙囪,就有兩個天安門城樓那麼高。由於是首航,人們先 「乘」為快,巨輪上集中了大富豪和各界名流,有知名的戲劇製作家、傳記作家、神學家、畫家、雕塑家、電影明星、服裝設計師,鋼鐵大王、船王、鐵路大亨、石油巨頭,以及美國億萬富翁阿斯德,全球最大的梅西百貨公司創辦人施特勞斯等。一等艙的337名乘客中,六分之一是當年的百萬富翁(有57個)。

當時《紐約時報》曾刊出一等艙乘客的名單,可見世人的關注。船上富豪們的總資產高達5億美元,折成今天的價值等於130億美元;巨輪首航,當時世界媒體報導,全球矚目。但航行四天後,在大西洋上撞了冰山而沉沒海底,1503人遇難,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海難!

「鐵達尼號」沉沒後,人類再沒發生這樣悲劇;不是沒再有事故,而是今天任何一架飛機、一輛火車、一艘輪船,都不可能再有這種機會能把世界巨賈名人集中到一起,因為沒有任何人類製造的裝置能把人吸引到那種程度。

第二次是1985年的日航波音747飛機空難事件。

該機在東京羽田機場起飛(往大阪)後不久,發生嚴重事故,在折回羽田機場途中撞山墜落,52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喪生(只有兩名女性和兩個孩子倖存),成為人類有史以來,單機最多乘客死亡的空難!

這次空難尤其震驚企業界,因全球知名的日本松下電器公司的主要高層幹部都在這架飛機上,他們前往大阪參加會議。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一個世界級大企,領導層在一次空難中重損。從此之後,再沒有大企業的領導層,敢同時乘一架飛機;所以也沒再有類似企業悲劇發生。

第三次就是波蘭總統等國家政要的遇難事件。

他們是前往俄國參加 「紀念卡廷遇難七十周年」活動。二次大戰時,蘇聯殺害了兩萬多名被俘波蘭軍官和知識份子,屍體被埋在卡廷森林,因而被稱 「卡廷事件」。提起 「卡廷」,波蘭人不僅痛恨蘇聯的暴行,甚至 「恨屋及烏」,討厭俄國人。九十年代我去波蘭採訪時,當地一位能講流利俄語的波蘭女記者說,她永遠不會再說俄語;以表達對俄國的厭惡。

俄國民主轉型後,莫斯科力圖修補俄波關係,這次在卡廷舉辦悼念當年遇難者活動,就是努力之一。而波蘭總統等國家政要集體去參加,也是因為非常重視這個活動,因為這是波蘭國家的歷史傷口。總統專機上,不僅有總統,還有陸軍司令、海軍司令、空軍司令、參謀總長、中央銀行行長,以及牧師等各界名流,結果全部遇難。

是什麼原因造成了波蘭總統遇難?從 「鐵達尼號」和 「日航波音747空難」來看,很可能還是跟人為因素有關。

在鐵達尼號事件中,船上雖有當時最先進的設備(電梯等),但兩個最基本的設備卻沒有:一是沒帶望遠鏡,結果觀察員只能用肉眼瞭望冰山,等發現時,巨輪雖想繞開,但船身還是被冰山劃破,進水而導致沉船。二是沒帶足夠的救生設備,只有705人(不到全船人員的三分之一)因上了救生艇而獲救。巨輪撞冰山之後,2小時40分鐘才沉沒。如有足夠的救生艇,全船人員都能獲救。另外的人為錯誤是,附近有一艘輪船,雖然鐵達尼號發出呼呼信號,但那艘船的船長不認為有船難,仍去睡大覺,沒去救援。一連串的 「人為錯誤」,導致人類的最大海難。

在日航的747空難中,也至少有三個 「人為」錯誤:一是該機尾部曾受損,但在修補時,應補兩排鉚釘的地方,只釘了一排;結果補修處的機尾散掉,液壓油外泄,導致飛機失控。二是從事故發生到飛機墜落,中間有30分鐘,但機長堅持返回羽田機場,而沒在附近機場迫降。三是日本救援隊17小時後才到空難現場,他們認為不會有人生還所以沒急迫趕到。結果最後四人活著,如及時趕到,很可能會救起更多人。而當地駐軍的美軍直升機有夜視鏡(空難發生時是晚上),空難20分鐘後就起飛去現場,但還沒飛到,就被日方拒絕,說他們自己有能力,不讓外人插手。

這次波蘭總統專機空難,也有 「人為」錯誤:

一是國家政要同時乘一架飛機,本身就是常識錯誤。像現在美國總統歐巴瑪正召開全球核安全高峰會,47國領袖雲集美國。但不管哪國元首來,都不可能是內閣成員和三軍司令都來,更不要說同時乘一架飛機。

二是這架蘇聯產的老舊飛機,幾月前還大修過,波蘭政要同時乘這樣破舊的飛機出國,也是常識性不足。

三是要降落的俄國斯摩棱斯克機場,已是多年都沒怎麼用的軍用機場,其導航、通訊等設備都比較落後。當時又有大霧,氣候惡劣,但機長卻沒有當機立斷,改飛其他機場。

四是由於卡廷事件等,現任波蘭總統只去過一次俄國(2007年前往祭奠卡廷墓地),總統專機的機長的俄文程度,是不是好到能在緊急情況下,跟俄國機場航導中心熟練、快速地溝通,也令人質疑。俄國方面說,導航中心多次指示,都未獲波蘭專機長的回應,俄方認為,這可能跟機長的俄語水準有關。

遇難的波蘭總統卡臣斯基,廣為民眾愛戴。他原是法學教授,但作為知識份子,卻願給工人出身的華勒沙做副手,擔任團結工會的副主席,並肩反抗共產主義。卡臣斯基是雙胞胎,兄弟倆作為電影童星而出名;波蘭民主後,哥倆曾合組政黨,強調自由經濟、反共、道德的力量,而贏得全國大選,從而出現雙胞胎出任國家總統和總理的政治奇跡。

面對這次波蘭總統前往俄國出席紀念卡廷遇難者時遇難,在95%信奉天主教的波蘭,很多人悲憤地問,上帝到底要做什麼,讓波蘭人再次 「卡廷」?但從上述鐵達尼號、日航747失事,以及這次空難的原因來看,可能還得問人類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2010年4月13日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轉自 「自由亞洲電台」(RFA)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