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 柴契爾的帥哥繼承人

 

曹長青

上周英國大選揭曉,右翼保守黨終結了左派工黨在國會十三年的多數地位,四十三歲、形象瀟灑的保守黨領袖卡麥隆將可能進入唐寧街十號,成為英國近二百年歷史以來最年輕的首相。

英國出現保守派政府之後,將使歐洲四個大國(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全部都是右翼執政。這不僅對歐洲政治,對大西洋兩岸(英美)關係都將產生重大影響。

在美國,左傾的歐巴瑪上台,擴大政府開支和對經濟的控制,大步邁向社會主義。而英國,包括法國、德國、義大利,以及最近匈牙利的選舉,卻都是右派大勝,傳遞出歐洲正在向右轉,走向柴契爾主義。

柴契爾夫人是二戰後英國執政最長的首相(十一年),八十年代她跟美國總統雷根聯手,在大西洋兩岸進行了一場影響深遠的經濟革命:大幅減稅,減少限制企業的規章,實行小政府,充分市場經濟,建構原本資本主義。由此使美國出現長達一百多個月的經濟擴張期,英國則成為歐洲經濟最繁榮的國家之一。

英國學者、赫爾大學政研中心主任曼特·比奇(Matt Beech)在《卡麥隆與保守黨的意識形態》一文中說,「我們可以把卡麥隆看作是一個柴契爾主義者,因為他是一個自由市場論者,希望國家更少地干預經濟和公民的生活。他的政治經濟學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柴契爾主義。」

二戰後的英國保守黨領袖,從邱吉爾、柴契爾,到今天的卡麥隆,都堅持這樣一種理念,按比奇的說法,「就是把英國人民從工黨的大政府統治下解放出來,把權力與選擇歸還給個人和家庭。」今天,不論是英國,還是法國、德國、義大利,還是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國等西方國家,左派、右派的主要分歧和爭鬥,都在這一點上:是由政府(以善、人民、公共利益等各種名義,通過高稅收,財產再分配的方式)左右人民的生活,還是由個人決定自己的命運。對左派的大政府之路,比奇指出,是「操縱著一個保姆式的國家,對稅收如饑似渴,而且是一種專制主義。」而卡麥隆追求的右派之路,是「重視個人主義,追求更小的政府、更少的稅收和個人自由,用市場來提供公共服務。」

但卡麥隆跟柴契爾還有些不同,如果說當年的雷根、柴契爾是一脈相承,今天的卡麥隆則跟上任美國總統布希是「理念兄弟」。布希主張「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卡麥隆則自稱是「自由主義的保守主義者」。他曾解釋說:「之所以是自由主義的,是因為我相信個人追求自己幸福的自由,政府只應進行最低限度的干預。人們應對國家持懷疑態度,相信個人能夠決定自己的生活。」「之所以是保守主義者,是因為相信我們民族的歷史連續性和歸屬性,相信我們祖國的傳統,這些傳統植根於我們的建制當中。自由主義強調個人自由,保守主義強調社會責任。」

卡麥隆像柴契爾一樣,也是「歐洲懷疑主義者」。所以英國的保守派政府,也會拒絕加入歐盟,而傾向跟美國保持緊密關係。

英國的這場選舉結果,很可能會影響美國年底的國會改選,潛在地鼓舞美國的保守派,更堅定市場經濟的理念,像英國那樣,終結左翼主導國會,改變朝向社會主義的錯誤方向。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5月1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