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制約中共的美國戰略

 

曹長青

在台灣內部為要不要跟對岸中國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而激烈爭論之際,美國學者卡普蘭(Robert Kaplan)在五月號《外交事務》上發表了長文「中共對外擴張的地緣因素」,指出,出於大國的地緣政治,以及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資源短缺等因素,崛起的紅色中國,正謀求對外擴張;其中兼併台灣,是中共擴張戰略的核心部分。目前中共正以軍事、經濟、文化等各種手段統戰台灣。解決台灣問題後,中共海軍就能進入西太平洋,直接挑戰美軍,並想最終趕走美國,在亞太區域建立紅色霸權。

卡普蘭是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資深研究員、《大西洋月刊》的撰稿作家,主要致力研究美國的宏觀戰略,他在《外交事務》上發表的上篇文章題目是「21世紀的中心舞台」,論述中國和印度的競爭對手關係。今秋他將出版《季風:印度洋和美國戰略前途》的專著。

卡普蘭分析中共戰略擴張文章的副題是:北京在陸地和海上能擴張多遠?他開篇引述二十世紀初一位英國地緣學者預測中國的文章,說中國的地域遼闊,人口眾多,前景有兩種:一是因資源短缺,而向外擴張,繼續威脅世界自由;二是「中國成為民主國家,跟美國、英國結盟,通過給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建立(既非全然西方、也不完全是東方)新的文明,而引導整個世界。」

中共擴張重點是台灣

但在21世紀的今天,中國仍是專制統治,顯然處於威脅「世界自由」階段。而且由於中國持續經濟發展,國力提升,對外擴張的企圖心更加強烈。主要標誌是中國近年大力發展海軍和攻擊性武器,試圖建立區域霸權。卡普蘭的文章披露說,中國正在海南島建造地下海軍基地,可停泊20艘核子和柴油電力潛艇。

中國用強化軍力,加大軍事大國的心理壓力,制約周邊小國;同時又用經濟手段拉攏這些國家。像中國西南的周邊國家越南、老撾、柬埔寨、泰國、緬甸等五國,都屬湄公河流域,這個亞洲最大跨國水系(全長4880公里)的上源,就在中國雲南境內(瀾滄江)。北京利用軍事和經濟手段,對這些國家雙管齊下。

卡普蘭認為,湄公河流域的五個國家,對中國的對外擴張都不構成什麼障礙;現在的關鍵是台灣的前途。中共「兼併了台灣,東亞就出現所謂『多極化』軍事秩序。」中國成為「一極」。

中共對付台灣,不僅軍事威脅,更通過經濟、社會、文化的統戰,溫水煮青蛙地「融化吞併」。卡普蘭舉例說,現在台灣整個出口的30%到中國,每週兩岸商務飛機有270架次。過去五年來,三分之二的台灣公司在中國有投資,75萬台灣人每年約半年在中國居住,到台灣的中國觀光客每年50萬。現在國民黨政府全力推動跟中國簽ECFA協議,結果將使兩岸「更加連結」,更有利北京的柔性統戰,以期不戰而勝,吞併台灣。

俄國、印度潛在制約中共

但中國的對外擴張並非一帆風順,並遭到美國的戰略防範。對印度洋宏觀戰略有相當研究的卡普蘭指出,首先,中國背後腹部的兩個大國俄國和印度,對北京的海域擴張,就有潛在的制約力。作為中國的鄰國,印度是「天然對手」:也是大國,人口已超過10億,經濟也在高速發展,過去十多年GDP的增長都在6%左右。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因素,也使印度無法跟中國成為盟友:一是中印有過邊境戰爭,現仍有邊界糾紛;二是被北京視為「分裂勢力」的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得到庇護。近年印度又大力發展海軍,其艦隊不僅要主導印度洋,並進入南中國海,對中共的海上擴張,明顯構成制約。

俄國結束共產專制之後,從民主政治層面,顯然無法跟共產中國成為真正盟友。而且從地緣角度,俄國也相當警惕人口眾多的中國的可能擴張。卡普蘭的文章說,俄國的遠東地區,人口才700萬,到2015年,可能降至450萬。而靠近俄國遠東地區的中國東三省,就有一億人口。兩國邊境地區的人口密度,中國是俄國的62倍!所以俄國非常警惕大量中國人進入遠東地區問題。不久前莫斯科公開收繳並燒毀十萬噸華商進口的劣質和偽造產品,就反映俄羅斯對北京的不滿和警惕心態。

「兩個島鏈」鎖住北京

對於中國向太平洋的擴張,美國有兩個「島鏈」(island chain)防範戰略。第一個島鏈,是以朝鮮半島的南韓,以及日本、台灣、菲律賓、印尼、澳大利亞等島國組成。美國和這些亞洲盟友聯手,在地理位置上,成為遏阻中國海上擴張的屏障,被稱為「西方的長城」。

卡普蘭認為,因南韓、日本、菲律賓等當地居民不喜歡外國軍隊駐紮,再加上中國經濟和軍事崛起,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力增高,美國和第一島鏈國的雙邊關係可能生變(例如最近日本左派政府就對美國基地有異議),所以「第一島鏈」遲早會鬆動。正因為看到這個前景,美國正強化「第二島鏈」,即美屬的關島。

美國正在實行海軍陸戰隊上校加勒特(Pat Garrett)設計的新戰略方案,擴大關島的安德遜空軍基地。該基地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中心,儲存十萬枚炸彈和導彈,六千六百萬加侖戰機汽油(全球存量最大),供大型運輸機C-17、F/A-18黃蜂轟炸機用的長跑道等。目前這個空軍基地正在擴建成也是海軍基地。

由於關島是美國自己的,不存在跟任何盟國關係生變而出現使用問題,而且關島地處太平洋中心,美國海軍和空軍可以對該區域的突發事件,進行快速反應。按照加勒特上校的新戰略方案,美國還將加強在印度洋的戰略力量,但重點不是在當地設軍事基地,而是跟當地盟國聯合軍事行動。

美國不會放棄台灣

卡普蘭認為,美國應跟台灣發展「不對稱戰略」(asymmetric way)來制約北京,重點不是放在擊敗「武力犯台」,而是使中共感到「不可承受之重」的代價。中國雖全力強化軍力,並很快將對台灣具空中優勢,但一旦北京對台動武,以美國的海軍力量,很容易封鎖麻六甲海峽,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等通道,使中國從中東進口運油和貨物的船隊無法成行。卡普蘭說,解放軍攻擊美國的航空母艦不能解決問題,而美國一旦封鎖海域,中國的經濟命脈就將被切斷。現代戰爭,不僅是打軍事,更是打經濟,打石油。美國軍事專家說,到時候南中國海將成為「第二個波斯灣」。

卡普蘭認為,美國不會放棄台灣,這是出於美國在亞太區域的戰略利益決定的。當年麥克亞瑟將軍說台灣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就是看到台灣具有重大戰略作用;失去台灣,就等於失去遏阻中共海軍進入西太平洋的天然屏障。所以美國最近賣給台灣64億美元的武器,提供愛國者防禦飛彈,以及幾十種高級軍事通訊系統。

出於美國的戰略利益,不管哪個黨執政,美國都不會放棄台灣。現在關鍵就看台灣自己,採取什麼樣的中國政策,是通過兩岸經濟和政治連結,接受北京的統戰,最後以一國兩制方式,變相投降,還是堅持跟美國等亞洲盟國一起,抵抗中共的戰略擴張,保住華人世界的第一塊民主地盤。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10年5月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