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馬英九和南韓憤青

 

曹長青

南韓天安艦被炸、沉海事件,多國專家組成的調查團報告指出,是北韓魚雷炸沉。面對北韓獨裁政權如此膽大妄為,國際社會一片憤怒譴責(只有中國偏袒北韓,台灣馬政府被美國專家指為跟北京一個腔調),但在南韓內部,那些動不動就示威遊行,反美反日的憤青們,這次卻不見蹤影,沒有任何抗議活動。有些南韓憤青卻去圍攻天安艦長,指責他為什麼沒死,逼得這位艦長一再說,很抱歉我活著回來。

南韓被國際社會稱為「示威共和國」,據韓國警察廳統計,從二○○四到○七年,平均每年有一萬多次示威,參加人數年均二百三十萬。二○○八年南韓爆發抗議美國牛肉(是南韓政府決定進口,根本不是美國強加)示威時,高潮時的五、六月份,每月示威達一千五百次!

但這次面對北韓悍然擊沉天安艦,導致四十六名韓國官兵葬身大海,南韓的示威者們卻都不見了!而在二○○二年,駐韓美軍演習發生意外,導致兩名韓國女生喪生事件時,韓國爆發大規模反美示威。情緒激昂的連天示威和民族主義狂熱,使原來民調落後的左翼律師盧武鉉在選戰中翻盤,當上了總統。

兩名韓國女生遇難,當然是悲劇;但那不是美軍有意的行為,是意外事故。而就在同一個月,北韓的海軍在黃海槍殺了六名韓國船員。但對北韓的有意屠殺,韓國憤青們卻不吱聲了。那些憤怒的韓國青年,大概完全忘記了,當年如果不是美國在韓戰中犧牲了五萬官兵,今天所有韓國人都會跟北韓人一樣,在共產統治下過非人的生活。而今天,如果沒有美軍保衛南韓,金正日就可能像他父親一樣,揮軍攻打南韓。

這些都是簡單的常識和事實。但為什麼韓國人「雙重標準」?最根本的原因,是韓國人被左翼宣傳鼓惑,民族主義情緒狂熱,只認血緣,不認是非。在一些韓國人眼裡,不管北韓怎麼做,都是「同胞」,而美國不管怎麼保護南韓,都是「外人」。這種血緣高於是非,民族大於對錯的荒謬,毒化了無數的韓國人。

面對北韓擊沉南韓軍艦,為什麼馬政府跟北京一個口徑?也是因為這種民族主義心態,毒化了國民黨人。他們就像奧威爾《動物農場》的豬司令一樣,以「四條腿(豬)是好的,兩條腿(人)是壞的」的血緣、族群來劃線,而不是用是非、對錯來分野。今天馬政府動不動就反日,把民主日本當「外人」;還高喊台灣不要美國出兵。他們疏遠自由世界的旗手,卻把專制中國視為「同胞」;用中國人和台灣人,統一跟獨立之爭,模糊兩岸的根本分歧:民主和專制的對立,自由和奴役的分野。這才是台灣的真正危機所在!

針對北韓的軍事攻擊,《南韓日報》發表社論說,天安艦事件給那些錯誤認為「經濟會自動增長起來、安全會免費獲取」的韓國人敲響了警鐘。「如果韓國政治和國民不能發生改變,那麼韓國人的後代會付出更加昂貴的代價。」這個警告也同樣適用於台灣政治和國民。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 2010-05-3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