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從陳水扁二審判決看「綠罪」

 

曹長青

對前總統陳水扁的二審判決出爐,雖從原來的「無期」減至二十年,但實質大同小異,仍是重判。陳水扁之子陳致中說,這場審判是「沒有人權、沒有人道,沒有任何證據。」其實應是「四無」,更「沒有司法標準」。

沒有人權,已是任何人都可看到的事實。陳水扁已被關押了五百多天,完全違背民主國家普用的「無罪推定」原則,在他還沒被最後定罪(還沒終審判決)的時候,就被完全剝奪自由,連取保候審都不可以。簡直把前總統視為連環殺人犯了。再加上押人取供、臨時換法官等一系列違反司法程序的做法等等,都早已清楚地說明,這個案子,首先是個政治案。

沒有人道,也是有目共睹。媒體報導說,在關押中,陳水扁拒絕頭髮被剃光,結果頭髮長到披肩,只是為了這次出庭才給他理短。這種「修理」還不夠,獄方居然以他曾絕食違規,拒絕他跟母親通個電話的要求。絕食,是失去自由者用損害自己身體和健康的方式做最後的抗爭,連這也要受到懲罰,甚至連帶懲罰他的母親。這簡直可跟共產黨的監獄比惡了。

陳致中說「沒有證據」也是事實。馬政府的司法機構把陳水扁接受政治獻金指控為「受賄」,但給錢者卻不是「行賄」,這哪裡有「對等關係」?馬政府之所以不敢給那些出錢者定罪,就是因為他們自己更拿過這種政治獻金,一旦追究這些人,他們就會說出,國民黨人拿的更多!

沒有司法標準,更是一目了然。同樣是特別費,同一個法官,居然一個無罪,一個重判。蔡守訓對馬英九和陳水扁兩個案子的審判,豈止是沒有司法標準,簡直是昂首挺胸地蔑視司法公正、踐踏司法原則。如此判案,台灣司法界居然可以容忍,這已經超過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而是太可怕了。

馬政府的司法辦綠不辦藍,已是人人皆知的事實。僅「特別費案」,國民黨高層的連戰、蕭萬長、吳伯雄等有一百九十多件,但至今一個都沒有偵結!而綠營的前官員,呂秀蓮(副總統)、游錫堃(行政院長)、陳唐山(外交部長)、李逸洋(內政部長)、施茂林(法務部長)、杜正勝(教育部長)、林嘉誠(考選部長)、朱武獻(銓敘部長)等,全都被起訴。借司法之刀,屠宰政敵,最後屠宰的一定是憲政民主制度。

不僅是對前綠營的官員,即使綠營的評論家等,也被馬英九「政治清算」。金恒煒被馬英九夫人周美青控告誹謗罪,至今都沒有撤案,要他賠償六十萬台幣。在今天出版上市的《當代》雜誌復刊號上,主編金恒煒發表了長文「真實的故事:周美青偷書事件——我的正義法庭」,詳述周美青「偷報紙」事件始末,指出馬夫婦政治報復的真相。前新聞局長、民視「頭家來開講」主持人謝志偉,曾因指出馬英九在哈佛時是「職業學生」,也被馬英九控告,他也在這期《當代》上撰文「職業學生:馬英九的不可『告人』之密」,詳述了跟馬英九們在法庭上對辯的經歷。

按照國民黨「高級外省人」的分法,金恒煒、謝志偉屬於「外省人」。但因為他們挺綠,捍衛在這塊土地上人民的最基本的自由選擇權利,就也成了被打擊、清算的對象。「綠」,要做自己土地的主人,就是馬英九們不可容忍的「罪」。所以台灣問題的根本,不是族裔問題,仍是民主和專制的問題。雖然在形式上,台灣已經邁進民主國家的行列,但離進入真正的民主軌道,實在還有非常艱難的路要走。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 2010-06-1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