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拜登的敗筆

◎曹長青

美國副總統拜登已結束對中國的訪問,但對他的批評,卻沒有結束,因為他這次中國之行,創造了好幾項不光彩的記錄,被稱為「拜登的敗筆」:

第一個,他帶兒媳、孫女出訪,廣受批評。美國保守派媒體《檢驗者》(Examiner)的評論說,這是國事訪問,帶兒媳和孫女幹什麼?「拜登副總統去中國是談美國債務、世界經濟等國家大事,為什麼要帶上兒媳和孫女?」質疑拜登假公濟私、帶家人旅遊。當然,按外交慣例,拜登帶去的所有人,都是中國方面「買單」,負責費用。

國家領導人出訪常見的是帶夫人。但這次拜登卻只是帶了兒媳婦和孫女(沒帶夫人)。無論按中國人的倫理,還是美國人的習慣,這都有些令人不解。而且抵達北京時,他還手拉手地跟孫女走下飛機。按常理,即使帶了孫女等(國事訪問),也應該讓家人低調,比他遲一點走出機艙。但拜登的孫女卻高調,倆人手拉手走下飛機的場面,成為中國媒體的頭版新聞,以至還誤把這個孫女報導成拜登的女兒。當然這也可能跟拜登孫女的名字有關。39年前拜登的女兒車禍喪生,他們給這個孫女起了跟那個去世的女兒同樣的名字。

拜登這個18歲的孫女,看上去完全是個成熟女人。父親或祖父跟這麼大的女兒或孫女在一起,拍拍肩膀、擁抱一下,或挽著手臂等等,是自然的。但手拉手?別說在中國,即使在西方,也很少見到。這種不合常理做法,給人一種做誇張「秀」的感覺。不信你們今後注意一下,看拜登在美國會不會和他孫女手拉手到外面招搖?不被媒體罵死才怪。好在拜登還沒傻過頭,沒跟自己的兒媳婦手拉手,否則豈不更貽笑大方。

第二個,拜登孫女穿超短裙和拖鞋的「無禮」。拜登到重慶訪問時,又是跟這個孫女手拉手下飛機,當地的中國官員,不僅要拜見拜登,還得跟拜登身邊的這個孫女握手致意!更荒唐的是,拜登的這個孫女竟穿個超短裙、登一雙拖鞋,和恭迎的中國官員的西裝革履反差很大。如果是個七、八歲的孩子,也就算了,可這個美國女人已經18歲了!這簡直是羞辱東道主。中國官媒動不動批評美國,絕大多數都是從意識形態出發,毫無道理;但對這件完全應該批評的事,卻全都噤聲了,或者根本沒有意識到:這至少是一種無禮。

反而是中國的網民們一面倒地批評拜登的孫女。在美國這邊,網上也有痛斥。伊利諾州的中學教師保爾森(Scott Paulson)在《檢驗者》上發表題為「拜登孫女的超短裙引來批評」的文章指出,「穿個超短裙,既不適合政府間國際交流,更不適合代表美國。」「誰都知道,從機艙門一出來,一定會被媒體拍照。」

雖說這個美國女孩在美國這種自由的地方可能隨便慣了,但陪同祖父做國事訪問期間這麼隨便穿着,明顯給人一種到中國炫耀(得意)一下的感覺。但不管怎樣,畢竟她閱歷知識有限,所以保爾森的文章主要是批評拜登和他的跟隨,沒有給這位孫女必要的「指導」,才出了這樣的「洋」相。

第三個,拜登到小吃店的「作秀」。拜登跟他的兒媳、孫女等到北京一家炒肝店用餐,成為中國媒體的熱門新聞。更有中國異議人士歌頌美國副總統「平民化」。其實這完全是作秀!

小吃店的老闆事後對媒體說,拜登來之前,有二十多人到小店「檢查」,然後就不走了,說在店裡吃東西。這家小店本來就不大,只有七張桌子,從照片看,也就只能坐二十多人,等於全被中共便衣包了。小店還掛出「客滿」,外面整條街被警察封起來,五步一崗,戒備森嚴。拜登還「親」什麼民?他根本見不到「民」!

這家小店以「炒肝」出名。但美國人一般是不吃「內臟」的。所以拜登只點了炸醬麵、包子、涼拌土豆絲等,沒有點「炒肝」。所以,所謂品嘗「小吃」也是徒有其名。而且據報導這頓飯只吃了二十多分鐘,其時間之短,也說明是作秀;真是「淺」嘗輒止,秀個新聞而已。

中國人在專制中生活久了,見到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客做個「親民秀」也被感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於美國人來說,他們見慣了那種為了選票,習以為常做秀,見個嬰孩兒也要抱一下、拍個照片的政治人物,所以對這個拜登秀,不僅不感動,而是批評。

拜登作為美國副總統,這次訪問中國,理應關注那裡的人權,最起碼應該象徵性地關注中國的異議和維權人士,例如去看望一下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她自從丈夫獲諾獎後就音信全無,如同從人間蒸發。還有下落不明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等。德國總理梅克爾訪華時,曾特意約見中國民間維權人士,布什總統曾去北京教堂做禮拜,表示對中國宗教自由的關注。但拜登卻熱衷什麼品嘗小吃,跟兒媳孫女去看籃球賽,簡直就是吃喝玩樂。民主黨不是最關心人權嗎?

第四個,拜登竟還附和中共的宣傳。在美國政治人物中,拜登以說話好出錯著稱。不久前他訪問莫斯科演講,提到一個俄國知名的大亨,就卡在那裡,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就是說不出來其名字,引起哄堂大笑。拜登最後自嘲說,「你們今後可有笑料了」。

為了避免這次訪華出錯,拜登不接受任何採訪。但他唯一在四川大學的演講,又是出錯,被《華盛頓郵報》批評。一是他居然說,對「人權」中美雙方可各自理解。這不是共產黨的邏輯嗎?中共就一直強調,對人權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標準,由此否定人權的普世價值。如果拜登的邏輯可以成立,那民主、法治、自由等等,不都可以「各自理解」了嗎?而獨裁者「理解」的民主就是「你民我主」。

拜登演講中的另一個荒唐是,他竟說對中國的一胎化強制計劃生育政策很理解。他理解什麼?生兒育女的權利,古往今來,縱橫全球,這個人類最最基本的生育權,在哪裡都沒有像在中國這樣被共產黨剝奪。拜登自己有一大堆孩子,卻到中國去附和共產黨,說理解強制一胎化,這拜登是不是蠢到可恨的地步?

拜登的敗筆真是令人敗興。好在他的丟醜日子不會太長了。明年美國就總統大選,目前奧巴馬的支持率已降至38%,美國失業率則超過9%。在美國迄今235年的歷史上,從未有過在失業率超過8%的情況下,總統還能連任的。所以奧巴馬基本上可以確定是一屆總統,到時候美國人就會對拜登說「拜拜」了。

2011年9月1日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