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塞西高票當選埃及總統說明什麼

曹長青

據最新報導,埃及已統計完50%選票,前國防部長、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塞西贏得了91.8%的選票!其對手薩巴希只獲3.4%,另有4.8%無效票。

在西方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候選人能拿到60%選票,都是大贏,且是罕見的。埃及這場選舉,有西方觀察員,普遍認為進行平和,無選舉糾紛,是相當真實的選舉。在這種情況下塞西能贏過90%選票,說明埃及人民的強烈支持!

在此前的海外投票中,塞西獲得94.5%的選票。我在“埃及大選扇西方左派嘴巴”中評論過,埃及的海外僑民多在英美等西方國家,他們得到的信息更多,整體知識水平也高於埃及國內人民的平均值,他們的高投票支持,更展示埃及人民對塞西的信任——他能促成國家穩定,並重挫極端伊斯蘭勢力,保持埃及的世俗化並走向民主。

從最新結果來看,這次埃及選舉的投票率是44.4%,低於上次總統選舉(穆爾西當選)的52%。這被一些穆斯林兄弟會以及敵視塞西的西方左派媒體視為塞西的失敗。

當然,投票率低於50%,即使你贏得百分之百選票,也會被認為沒有得到多數人民支持。但埃及的情況不同,很多評論家指出,這次投票率偏低,主要由於不少埃及人認為,塞西一定當選(對手如同陪襯),而沒有踴躍出來投票。在五月中公布的民調中,塞西的支持率為76%,其對手薩巴希只有2%。而且投票前公布的海外投票,塞西拿到九成五。這都使更多人確信,塞西一定大贏,所以有“反正也不缺我這一票”心理,就不去投了。

另外按埃及的選舉法,選民必須在戶籍地投票,很多在外地的,在這種情況下,就更可能不會費時費力(還費錢買車票)回住地投票,即使他支持塞西。而且開羅等地正處於高溫,超過攝氏41度,那些怕熱的,更不想去排隊投票了。

所以這個44%投票率,絕不像一些左派媒體解讀的,是埃及人民冷淡塞西;更不是多數埃及人支持穆爾西。例如在2012年的總統選舉中,投票率雖過五成,穆爾西的支持率是51.7%(對手獲48.3%),拿到1320萬選票,但其中很多是因為反對穆巴拉克而投給了穆爾西,因其競選對手沙菲克是穆巴拉克時的總理和空軍司令。穆爾西被推翻後,2013年初舉行的埃及新憲法(世俗化)公投,也被視為對塞西將軍的支持度公投,盡管遭到穆兄會的抵制,該憲法仍獲得2000萬支持票(高出穆爾西2012年底推出憲法草案時近一倍),這個數字遠超過穆爾西當選總統的得票數。

這次埃及大選的合格選民是5300多萬,按44.4%投票率,有2353萬人投票。塞西贏得91.8%,就是2160萬張票。這不僅超過當年穆爾西拿到的1320萬票,也超過上次新憲法公投的2000萬票。

對埃及大選,西方左派媒體冷嘲熱諷,《紐約時報》曾刊文說這是一場鬧劇(farce)。左翼網絡《赫芬頓郵報》則刊文說,這場埃及選舉“只是包了一層自由和公正的外殼,埃及人並不享有自由公正的選舉。”這些喜歡玩“政治正確”的左派們,對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當選,可是全力叫好的,因為這可以顯摆他們是多麼支持“弱勢群體”,多麼敢跟美國的基督教們唱反調,而支持“伊斯蘭們”。

塞西在總統大選中,沒有參加造勢大會,只是接受媒體采訪。跟不久前結束的印度大選時那種嘉年華會般的人山人海的大型造勢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埃及媒體報道說,塞西無法在造勢活動中現身,更不要說與民眾親密互動了。因為已發生兩起針對塞西的暗殺陰謀(被粉碎)。在選前一周的塞西競選集會上,還發生了自制炸彈爆炸事件,造成四人死亡(其中兩名是警察。塞西沒在現場)。

內有伊斯蘭分子的暗殺陰謀,外有西方左媒的人格謀殺;但這些都無法阻擋埃及人民的強烈意願,他們說,我們不管奧巴馬支持誰,我們選擇塞西!

路透社最新報導說,剛公布部分計票結果,埃及選民就知道塞西大贏了,很多地方都有人載歌載舞,放鞭炮,慶賀塞西高票當選。在當年推翻穆巴拉克和穆爾西的開羅解放廣場,那裡聚集了幾千人,這些行使了投票權的“國家主人”,在歡慶民主在埃及的勝利!

2014年5月28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