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王丹聯名信,作秀造「諾獎」

王丹因「疑患腦瘤」事件引發爭議,民運圈內人士也對他多項賬目不清、涉嫌貪污民運捐款等問題提出質疑和批評。但作為一個政治公眾人物,王丹不僅不做任何謙虛認真的回應,反而在自己的「臉書」上(那是臉呵!)貼什麼「屎」呵「痰」的髒字罵人,指所有批評都是國共兩黨的五毛,還指別人都嫉妒他,甚至說自己是天使,別人是惡魔。他現在還沒有真正的權力就如此囂張。那口氣,一副自己是有多少軍隊的小獨裁者的樣子。王丹做了四分之一世紀的「名人」了,而且自己聲稱是「六四偶像」,但這些低劣的表現,哪像個公眾人物?簡直是個小痞子,遠不如美國娛樂界一個普通的歌星球星。

王丹在不敢公開、正面回答問題的同時,卻一點兒沒閑著,而是在「背後」做小動作,聯絡團伙,甚至要做海外民運發言人。明擺著,是要以此抗衡對他的批評。這種舉動,不僅惹怒了知情的民運圈朋友,也讓我感到,在王丹軟軟的腔調、貌似謙恭的姿態、小姑娘般羞澀的包裹裡面,有一個不知錯、不知恥、更不陽光的小野心家。

最近(8月22日)王丹給民運圈內二十幾個人發了一封「僅限內部」的信,說海外民運近年沒什麼動靜,以後應該就「突發性的重大事件做出反應」,由這個王丹稱之「六四群組」的人聯名表態。由一個發言人草擬聲明發給這些人,「如果大家在12個小時內(甚至酌情更短的時間)沒有回復或者修改意見,就授權此人代表大家簽名發表。」 而王丹則要求做這個發言人。有人提出應該大家「輪流做發言人」。但王丹不同意,就是要堅持由他來做發言人。

有人提出,不吭聲不表態的,就應視為「不同意」。王丹如此回答:「如果不表態,就視為不同意,我擔心就沒有人同意了,因為你也知道,大家都很懶得很。所以我還是不能同意你的道理,還是認為不表態就代表同意」。

「不表態就代表同意」!王丹哪裡學來的邏輯?這不是強姦民意嗎?他明說,就是因為擔心「沒人同意」,所以要用這種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讓你被動同意的缺德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簡直就像兜售東西,多少天內你不吱聲,他就自動從你的信用卡裡扣錢了,但那種扣錢起碼有你最初的認可。而在王丹這裡,你們都不回音的話,他的海外民運「發言人」地位就算確定了,他就可以用這些人的信譽,代表海外民運發表聲明了。

這就是王丹的民主!要內部運作、強加民意的民主!下一步他要學鄧小平,在民運大佬家開「八老會議」了嗎?

這不,以王丹為首的第一波聲明已經出來了麼(所謂「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王丹的名字不僅排第一,而且上了各種新聞的標題。為什麼王丹的名字第一?因為聲明稿是王丹起草的,由王丹把自己名字排第一,由王丹作為群體的「發言人」自己把新聞稿發給媒體。

王丹終於達到目的了。他真要給香港人爭取什麼獎嗎? 根本不是!他是拉這些人給自己背書,為了發聲明而找個「事件」。因為是王丹要發聲明在先,香港人民抗議中共撕毀普選承諾在後。如果沒有這件事,王丹也會找到別的事。要作秀發聲明的話,每天,每個小時都可以找到事件。

那麼這些人要不要負一點責任?要不要首先追究一下王丹把那些民運捐款都弄到哪裡去了?下列這些跟王丹聯名的人是不是屬於被王丹稱為「懶得很」的人?自己不必做事、不必寫文章,能夠名字上一次媒體就不惜給王丹這種以作秀、風頭為「第一目的」的人背書? 下面就是這些人的名單:

王丹、王天成、王軍濤、王超華、王進忠、吾爾開希、呂京花、李進進、余杰、胡平、項小吉、康正果、盛雪、潘永忠、蘇曉康。

王丹原來的名單上是28人,用cc發出去。由於有一半人(14)人退出,現名單上只剩15人(加王丹本人)。即使這15人裡面,還是有人不熟悉狀況,我只核實了兩個,一個事先不知道,一個是被朋友拉進簽名的。王丹為了不讓其他人了解情況,後來就用bcc把名單藏起來聯絡。如果光明正大地聯名,為什麼要隱藏?為什麼發表之前要內部?

王丹明確指出:「大家都懶的很」,連簽個名回執都懶得做。但在他的所謂「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獎」的聲明裡面卻煞有介事地羅列了他們要進行的「偉大行動」:「將聯合海外華人,尤其是居住海外的香港人,以及台灣的公民社會力量,動員各國議員,大學教授,人權組織和原諾貝爾獎獲得者,共組『全球推動佔中港人獲諾貝爾獎聯機』,全面開花。」

在過去二十幾年來,常有這種除了聯名發聲明,什麼具體事也不做的情形!這次聯名,如果不是同樣性質,就請王丹拿出具體分工計劃——

誰做哪一項,尤其是發起者、發言人王丹具體做什麼?
聯合哪些海外華人?哪些香港人?哪些「台灣的公民社會力量」?
準備怎麼個「全面開花」法?
誰去動員各國議員?哪國議員?誰負責收集名單地址?
誰去找大學教授?哪些教授?名單在哪裡?
誰和人權組織聯係?哪些組織?
誰和原諾貝爾獲獎者聯絡?哪些獲獎者?
誰寫聯絡信?英文信?中文信?

請王丹定期給大家公布,他們都做了聲明上面宣稱的哪些內容?如果不公布、不拿出做的成績,就是欺世盜名又一樁!

事實上,「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獎」本身就是個騙人的說法。諾貝爾和平獎從來都是發給長期從事某種活動的個人或組織,從未發給過街頭運動。街頭運動把獎發給誰呢?王丹想過嗎,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他純屬是找個「由頭」聯名,把他自己的名字放「頂頭」、要靠出「風頭」抗衡對他的批評。

一個如此出籠過程的、欺騙世人的「爭取諾貝爾獎」豈止是不想做任何實事的作秀,根本就是造假!

一位朋友給我寫道:「王丹這(簽名舉動)是拉人墊背。他現在受到昔日戰友有理有據的揭露,想要以創造民運新氣像的名義,拉一幫子人發聲明,還一再自薦做發言人,明明是要佔據道德高地以糊弄過去。這樣做,一方面轉移視線,制造輿論說王丹在反共做大事,而那些揭露他的人是不做正事,只會搞內鬥。另一方面顯示,有這麼多民運大佬都是支持他的,可見他沒有問題。」

王丹此舉促我不得不回顧一下王丹的品行、王丹的水平,看他有沒有資格做海外民運發言人?請看我稍後發表的《「五錯俱全」的王丹》。

2014年9月2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