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香港人佔中成功還是失敗

對於香港人民爭普選(民主)的佔中事件,有人擔心中共可能像「六四」那樣動用軍隊坦克鎮壓。這確實也造成部分港人和海外支持者的恐懼和擔憂。但實際上今天香港的情況跟八九民運時的北京有很大不同,從下面這幾個常理判斷,中共不敢採取軍事鎮壓。但如果北京一意孤行,也根本無法達到屠殺後那種效果,反而適得其反,刺激人民揭竿而起,從香港到內地,民主風暴卷起,摧垮中共統治。

第一,新聞環境不同。

八九民運的高潮,是當時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發出「新聞可以適當放開一些」的指示,導致「新聞鬆動100小時」(從5月16日到20日李鵬宣布戒嚴)。趙紫陽的「指示」等於綠燈,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官方媒體(從中央到地方)都公開報導天安門學運等,前所未有地讓整個中國正面地知道了天安門事件,導致更多人參與。

而六四鎮壓後,中國所以沒有爆發全國性抗議(抗暴),很大原因在於媒體被封鎖,人們不知道屠殺真相。無法產生全國性的情感和政治共鳴(力量)。

而今天香港的情況不同,有民營媒體和相當的新聞自由,北京無法完全封口(中共軍隊難以直接佔領香港報社電視台等)。這等於香港一直有比北京當時的「新聞鬆動100小時」更為廣泛持久的「新聞鬆動」(鬆動到自由程度)。在這種新聞環境中,中共的任何軍事鎮壓,都沒法像北京時那樣掩蓋住。而只要有新聞公開,就會刺激人民強烈反彈,造成更大的抗議浪潮。這也就是北京遲遲不敢公開動武的重要原因。所以傳說中共有六字方針:不妥協,不流血,就是不敢讓港人大規模流血,因這個後果是北京的不可承受之重。

第二,網絡科技不同。

與25年前的天安門事件相比,更大的不同,是今天有了電腦網絡。手機/臉書/推特等現代通信,涵蓋世界,前所未有地限制了政府控制新聞的企圖與能力。每個拿手機的人都可是記者,現場拍照,立即上傳(網絡)。這更導致統治者投鼠忌器,不敢為所欲為。例如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學生佔領立法院後,立即架起電腦現場直播,導致當局不敢調軍隊鎮壓,因為那個被直播的血腥畫面,將是國民黨的不可承受之重。

也許有人會問,六四屠殺不是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了嗎?為什麼中共不敢在香港復制?關鍵就在於,當時對六四屠殺雖有國際報導,但中國民眾無法看到,再加上官方媒體一面倒對八九民運的歪曲報導和洗腦宣傳,以及隨後的逮捕造成的恐怖氣氛等,都使當時的中國無法形成(激發出)大規模的民眾反抗。

而今天香港的情況不同,內有自由媒體,外有國際報導(尤其畫面)通過網絡等可進入,所以港人不會像當年北京那樣被信息鎖住,如中共派兵,港人看到屠殺場面,情緒會被強烈刺激,整個香港都可能暴動。如果當時中國內地有香港這種程度的新聞自由,對六四屠殺公開報導,那整個局面會完全不同,解放軍用坦克殺孩子的場面,會刺痛無數人的良知神經,中國人也可能大規模反彈(抗議)。

第三,軍隊反應不同。

在當年六四那樣的沒有網絡和新聞自由的情況下,還有中共38軍軍長等將領抗命,拒絕殺害學生。今天在信息如此發達的環境下,中共將領們還敢入港殺孩子?他們的子女親屬等都可能不答應。因為這有個血債(被報導和公佈)要被追究的問題。

第四,領導人不同。

當年下令屠殺的鄧小平是中共第一代領導人,具有毛那樣的絕對權力和狠毒。今天的習近平們(包括胡錦濤等)權力沒有那麼穩固,更缺乏第一代掌權者的權威。他們敢像鄧小平那樣蠻幹,也是不可想像的。而且今天中國與西方的經濟連結也比當年密切很多,如中共開槍,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就會跌得稀裡嘩啦,中國經濟會被重創,股市可能崩盤,中國的老百姓就憑這點也可能造反。所以從政治到經濟,更有中南海掌權者的權力位置,都有不可承受之重的壓力制約。

第五,屠殺後局面不同。

六四後,中國人紛紛寫檢查,台灣作家柏楊曾諷刺說「中國人都是好演員」。因為幾天前還慷慨激昂支持學運,面對鎮壓(高壓)則馬上改口。這中間當然有生存問題,因中國當時幾乎沒有民營,八九民運參加者都是學生或國營(政府)人員,出於保住飯碗的考慮等,也被迫寫檢查,而無法形成大規模的反抗。

而香港的員工多是民營機構的,北京當局沒法逼迫他們寫檢查(反省告饒)。解放軍全面接管香港的局面是難以想像的,十步一哨地軍事管制?而且港人跟中國內地人還不同,他們沒經過反右、文革和六四等政治運動和迫害,沒有那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恐懼心理,或者說有初生之犢不怕虎的銳氣和膽量。所以才會不懼北京的可能鎮壓(他們還沒嚐過什麼叫直接迫害)。這跟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很相像,台灣的老一代,因經歷林義雄被滅門、陳文成教授從美國返台後被殺害,更不要說綠島政治監獄的恐怖,總是心有余悸。而年輕世代,沒有經歷這些,他們就沒有那種歷史積澱的恐懼與老成,而朝氣蓬勃,勇往直前。香港青年的背景則是比台灣更加寬鬆自由的,所以他們的反抗,將會一直有勇敢的特質。

有人說,即使中共不調軍隊鎮壓,港人佔中環的目標(直選)也沒實現,連特首梁振英下台也沒達到,等於運動失敗了。其實這是對香港局勢的誤讀。

港人爭民主(直選)是長期的,不是一次運動就可解決的。中共提出六字方針(不妥協,不流血),前三字就是擔心一旦允許香港直選,他們就難以控制局面,還可能民主之風吹到內地,這是中南海更恐懼的。但中共又不能直接派兵鎮壓,所以港人的佔中行動,不管進展如何,都是取得勝利。因為經過國際媒體的廣泛報導,讓世界聽到了香港的聲音——人民不滿中共統治,不滿被剝奪選舉權,起來抗爭了!而且通過廣泛報導,等於讓中共丟醜(一國兩制的面具被摘下),讓港人要自由尊嚴的聲音傳遍全球!

在這場抗爭中,人民沒失去什麼,主要領導人沒被逮捕關押,廣大學生市民仍在,經過這場民主洗禮,他們將更加成熟。以後任何契機,仍可揭竿而起,再次雲集。這個火種還在,人心還在,經過大規模(最多時15萬人)民主力量集結,等於一次大練兵,使那種對民主的渴望,對自由的熱情,對香港的責任與信心,達到空前的高度。這不僅從心理上促進香港走向民主,並連帶促發中國的變化(港人的勇氣鼓舞更多人)。所以,這次港人的佔中環行動,其實是佔領中國人的人心的活動,它的意義和成果,是潛在而不可估量的!

2014年10月8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