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怎樣看待軍事政變

土耳其最近發生的軍事政變以失敗告終。土耳其是民選國家,又是北約成員,在民主國家發生軍事政變,一般都會遭到譴責。但土耳其的這場政變,卻在美國等西方輿論上得到相當的同情,甚至支持。美國福克斯電視網就有評論認為,這場政變的失敗,代表著「土耳其最後希望的破滅」,調子明顯是肯定政變、惋惜失敗的結局。

那麼應該怎樣看待軍事政變?從最近土耳其的政變,還有2013年的埃及軍事政變,更早的1973年智利皮諾切特(Pinochet)將軍的政變等,以「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量,在三組軍事政變模式中,有兩組是應該支持的,一組是應該譴責的:

第一組模式是:在政教合一的政權和軍政府之間,寧可選擇軍政府;

第二組模式是:在共產政權和軍人執政之間,寧可選擇軍人掌權。

第三組模式是:在世俗民主選舉和軍政府之間,當然選擇世俗憲政民主。

目前在土耳其發生的軍事政變,之前埃及的軍事政變,都屬於第一組模式中的選擇,在政教合一和軍人政變之間,寧可選擇後者。

現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是個伊斯蘭主義者,在當選總統之前,他做過兩屆總理,掌權十多年來,明顯要把土耳其帶向伊斯蘭主義。以往土耳其出現這種情況時,都是軍隊出面干預,甚至推翻伊斯蘭化的政府,使國家重回世俗化軌道。這是土耳其的建國原則。1923年凱末爾將軍創建土耳其共和國時,確立了三原則:西方化,世俗化,現代化;同時全面杜絕和防止伊斯蘭化。

在六十年代,土耳其青年女性的著裝等,已世俗化(現代化)到跟英美法德的女性差不多程度。但現在,不少土耳其女性,甚至國會女議員,開始倒退到戴黑頭巾,穿黑色長衣,甚至有的戴面罩的程度。埃爾多安總統明顯熱衷這種伊斯蘭化的倒退。

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土耳其軍方曾成功發動過三次軍事政變,推翻了伊斯蘭化的民選政府,支持世俗化領袖,舉行全國大選(軍隊並沒有自己掌權),第四次只是施壓,迫使伊斯蘭傾向的總理辭職下台。

但這次軍人的努力卻失敗了。從埃爾多安的秋後算帳、全面清洗鎮壓(世俗派和其它宗教勢力)來看,這場軍事政變也是必要的,只可惜沒有成功,令人對土國的前途甚為擔憂。

2013年埃及的軍事政變更是這種性質和背景,當時穆巴拉克政府被推翻後,埃及首次民選,伊斯蘭的「穆斯林兄弟會」首領穆爾西以微弱多數當選總統。結果穆爾西要把埃及帶向伊斯蘭主義,引起民眾大規模示威抗議,最後軍方出面,推翻了穆爾西政府。隨後全國大選,世俗派贏得總統府和國會多數。

上述土耳其和埃及的軍事政變,都是推翻民選政府,為什麼被國際社會允許甚至贊美?就是因為,軍人的目的不是要掌權,而是阻止國家走向政教合一。在穆斯林世界的毛拉統治和軍人執政之間,人們寧可選擇軍政府,也不要政教合一。因為政教合一遠比世俗軍人政府更可怕,後果更嚴重,更糟糕。

所以對土耳其結束伊斯蘭政府的軍事政變,以及埃及軍人推翻穆爾西總統,西方有識之士基本都是默許,甚至暗中叫好。

在第二組模式中,即使民選政府,如果要走向共產主義,那麼發生軍事政變,也有應該支持的理由。例如1973年智利皮諾切特將軍發動的軍事政變,就是這種性質和背景。

當時智利總統阿連德雖是通過選票上台的,但因當時有三人競爭,阿連德只獲得三分之一強的選票(36.3%)。但這位公開的馬克思主義者,雖然事先簽署了一定按憲法行事的保證書,承諾不違反憲法,但他上台後就要把國家帶向共產主義,公開跟紅色蘇聯結盟,推行社會主義和國有化,像當年中共「土改」和「工商改造」那樣,強行沒收私人土地,把企業全面國有化。

蘇聯見獵心喜,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全面支持阿連德。後來解密的蘇聯檔案顯示,早在競選總統期間,阿連德就得到克格勃40萬美金的競選經費和5萬美元的個人補貼。阿連德當選後去莫斯科訪問,獲得蘇聯「列寧和平獎」(之前叫「斯大林和平獎」,中共文人郭沫若曾得過)。古巴的共黨領袖卡斯特羅訪問智利後得出結論,「智利的社會主義之路最終會把智利引向古巴式的社會主義!」

阿連德要把智利變成「第二個古巴」,而且強力推行國有化和社會主義政策,導致經濟陷入災難,民怨沸騰,當時智利國會通過一項決議,譴責阿連德總統違憲濫權,呼吁智利軍隊介入,解決憲政危機。智利最高法院也通過決議,譴責阿連德政府拒絕執行司法裁決(當法院的判決與政府的政策相抵觸時,阿連德政府拒絕讓警察執行法院的判決)。所以,在國家處於危難、國會呼吁之下,智利陸軍司令皮諾切特將軍挺身而出,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阿連德政府。

皮諾切特將軍領導的政變,廣受西方左派的痛恨和譴責,因為他結束了左派們心儀向往的社會主義。但這位勇敢的將軍挽救了智利。在軍政府下,智利被阻止了走向社會主義,更拒絕了古巴化和蘇聯化。

皮諾切特執政後,在鎮壓共產分子的同時,大力推行市場經濟,邀請美國自由經濟學派領袖弗裡德曼和他的弟子們(智利到芝加哥留學的青年經濟學者)指導經濟。當時哈耶克也撰文支持皮諾切特所走自由經濟之路。結果智利經濟不僅擺脫了阿連德時代的困境,而且出現騰飛——從80年代中期開始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智利經濟年增長率高達7.2%,成為拉美國家中的一枝獨秀!今天,智利經濟仍是拉美國家中最有活力的,主要就是靠皮諾切特奠定的自由經濟基礎。

後來皮諾切特還政於民,制定憲法,全國大選,實行憲政民主。所以即使晚年西方左派要起訴皮諾切特,英國前首相,被英國人民票選為二十世紀英國偉大領袖第一名的撒切爾夫人(第二名是丘吉爾)在倫敦拜會晚年的皮諾切特時說,「我知道我們欠你的有多少」,「我也很清楚是你給智利帶來民主,你確立了適合民主的憲法,你使之生效,進而組織了大選,根據選舉結果,你離開了權力。」

從土耳其、埃及到智利,都可看出,軍政府比「政教合一」以及「共產專制」更容易放棄權力,或者說更可能走向民主。在埃及,推翻伊斯蘭政府的塞西將軍,在全國大選中,以96.9的高票當選總統!目前還有緬甸的軍政府,最後也接受了民選制度和選舉結果,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季實際上已掌權。

再看以往的軍事強人政權,即使相當獨裁和腐敗的,像南韓的李承晚政權、菲律賓的馬科斯政權,以及台灣的兩蔣政權,都已經轉型成為民主國家。

所以當今世界,最反動、最頑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產國家。其實兩者的本質都是政教合一。共產主義雖不信天上的神,卻把人間的暴君當神來拜,其宣傳洗腦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在這兩種國家,軍事政變是能促進、推動世俗的憲政民主制度的。

在目前的軍政府中,最壞的是泰國軍人,這就是第三組軍政府模式。他們推翻民選政府之後,實行集權統治。當然泰國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軍政府的背後是泰國國王,其實是泰王為了保持皇權而支持軍方肆虐。可惜很多信奉王室的泰國民眾沒有看清這一點。但泰國軍政府也不會長久,畢竟那個國家有過民選,人民嘗過投票的滋味。

所以對軍事政變,不能一概而論,而應具體分析。

2016年7月25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RFA)

更多文章請見《長青論壇》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