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郭倍宏會把民視帶向何方?

全世界既相容又衝突的眾多種族中,猶太人跟華人大概有最多的相似之處(也可能是最少衝突的)。比如說,兩者都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兩者都勤勞創業,兩者都很會做生意,尤其是,兩者都非常重視子女教育,所以,兩者在物質世界的發展都很成功,可以主導世界的經濟貿易。在電腦科技迅猛發展的今天,像谷歌、雅虎、臉書等大紅大紫的網絡巨星,都是猶太裔和華裔的年輕人創辦的。

但猶太人和華人有一個巨大的不同,可以說是根本的不同,那就是:猶太人極為重視「上層建築」,也就是說,絕不僅僅是在商業上成功,更要在思想領域主導世界。一個猶太人耶穌,把整個西方基督化了兩千年;一個成功的猶太資本家恩格斯,資助了一個猶太文人馬克思,把半個世界共產了一百年。無論是福、是禍,他們的確引導了世界的大腦。今天,只占全球人口約0.2% (2014年統計)的猶太人,仍主導著世界的媒體(獨裁國家除外),甚至有說法是主導96%的世界媒體。這個數字無論是否準確、有多誇張,但在媒體界,要角們很多是猶太人,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像影響了美國一個多世紀的最主要兩家大報《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都是猶太人創辦的。

而占了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華人,就幾乎跟世界思想領域沒關係。在亞洲已經暴富了的今天,華裔(尤其是中國人)的億萬富翁已經數不清了,他們搶占物質世界(市場)的幾乎每一個領域,但有思想上的抱負,基於一種理念,欲在媒體界影響華人思想走向的企業家卻極為罕見。也就是說,華人的財富跟他們在媒體界、思想領域的影響力,跟猶太人壓根沒有可比之處。

在如此現狀下,只有兩千多萬人口的台灣,卻出現了兩個異數:一個是成功的企業家林榮三,在國民黨政權統治時代的台灣,基於「台灣優先,自由第一」的理念,創辦了《自由時報》。這份報紙過去三十多年來的努力,旨在跟國民黨藍營絕對主導的媒體抗衡,抵消黨國思維對台灣人民的洗腦,目標是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屬於台灣人民的國家。過去多年一直發行量第一的《自由時報》,對台灣綠營今天能夠全面執政所立下的汗馬功勞是無可估量的。

另一個異數則是《民視》的創辦。這個只有20年歷史的台灣第四家無線電視台,不是某一個企業家創辦的,而是由和《自由時報》創辦人具有同樣理念的兩萬多人聯合發起、民間集資而建立的。由曾任台獨聯盟創盟主席(美國)的蔡同榮擔任董事長,曾任民進黨主席的張俊宏任副董事長,可見其「綠」有多深。蔡同榮接受採訪時曾明確指出,民視「不是一個純粹的商業電視台,它是一個具有理想性的電視台。」

但由於蔡同榮不懂媒體,也沒有管理過公司,尤其是他本人對從政的興趣高於經營媒體,所以他從華視(由國民黨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王昇提議創建的、深藍的 「中華電視」)請來了時任華視主任秘書的陳剛信擔任執行常務董事,隨後做了民視總經理,而且一做17年。

能在國民黨主導的深藍的華視做到高位的陳剛信,到民視後雖然藉著製作電視劇等為民視提高收視率,也為民視轉虧為盈立下功勞,但他主導下的新聞部卻使民視推行其「綠色」 理念受到阻礙。這點導致《民視》跟始終立場清晰、絲毫不動搖深綠理念的《自由時報》有相當的不同。在影視媒體效力遠超過印刷媒體的今天,《民視》在推動綠營理念方面沒有達到其應有的影響力,讓許多因理念而投資、支持的台灣民眾失望。

別提媒體中立,全世界的媒體都有立場,都在推行自己的意識形態。所以,基於綠營理念創辦的民視,總經理是「藍」的,實在不可思議。

陳剛信偏藍,從來都不是秘密。他還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的好友,據報導,倆人常在一起打高爾夫球,陳甚至公開稱讚朱立倫是「最睿智的市長」。而陳剛信的兩個女兒,則跟藍的、紅的都關係密切。大女兒陳瑩是偏藍媒體東森電視的主播,她跟國民黨的關係好到這種地步:馬英九總統的就職典禮和晚宴,陳瑩都是主持人!可見她在國民黨那裡是瑩瑩發光的darling。

在台灣太陽花學運尾聲時,陳瑩的言論引起爭議。對民眾包圍中正警局事件,陳瑩在臉書上公開呼籲黑社會介入:「這個時候我們都希望白狼出來……」最後甚至爆粗口:「有種就嗆完聲就tmd(他媽的)不要跑」。此語出自一位女性電視主播,頗令人瞠目。再者,她不是政論節目主持人,而是報新聞的,顏色表達也太露骨了點。

陳剛信的二女兒陳琳則嫁給了中國出名的紅色企業家沈雯的兒子沈臻。號稱身價九百億台幣的上海紫江集團董事長沈雯,不僅是共產黨員,甚至官至中共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媒體說,「沈雯幾乎把政協委員作為自己的第二專業。」

沈雯的龐大資金是否有問題呢?據原紫江集團董事、財務總裁沈國權的實名舉報:「紫江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的全國政協委員沈雯,極其嚴重涉及數億元人民幣的金融詐騙、巨額偷逃稅款、虛構業務合同、偽造財務報表、欺詐上市、侵吞集體國有資產數百億元人民幣等罪行。」但這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企業家,即使遭如此舉報,居然迄今仍沒被查辦。

陳剛信的二女婿目前正接手其父沈雯的龐大家產,成為新一代公司掌門人。由此,這個中國紅色公司和陳剛信家族的關係更密切了一層。

蔡同榮在創辦民視時就確定這樣的方針:「民視的最高指導原則是確保台灣不被中國併吞,培養台灣人民守土的決心及愛鄉的感情。」可惜在推動綠營理念這一塊,他並未真正找對人。

面對陳剛信權力膨脹,蔡同榮感到被架空。他曾設想把民視一分為二,由陳剛信掌管影視戲劇,而把新聞這塊分出來,另外找人負責。但蔡同榮突然病逝,這項改革未及實施。接任蔡同榮的第二任董事長田再庭是蔡同榮的思想戰友,他馬上採取措施,保住民視不被國共拿去(買走),成立了民視顧台灣顧問團,名譽顧問是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團長是前駐日大使許世楷,成員包括郭倍宏、沈清楷、薛化元、楊緒東醫師(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等親綠人士。

由於田再庭年事已高,所以蔡同榮生前的意願是,由曾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主席的郭倍宏接任民視董事長。今年5月13日,民視21名董事改選,郭倍宏獲最高票,負責主持5月26日本屆第一次董事會;在該次董事會中選出7名常務董事,郭倍宏以4比3多數當選民視董事長。這個結果完全符合公司法規定的程序,更符合民視的創建宗旨,所以讓綠營振奮,藍營氣惱。

當然最氣惱的是陳剛信,作為民視17年的總經理,陳信心滿滿地覬覦董事長的位置,沒想到被突如其來、橫空出世的郭倍宏搶走董座,導致他惱怒到當場失神摔杯及申請退休。

表面上陳剛信反對郭倍宏做董事長的理由是,民視在林口正興建的總部大樓是郭倍宏的「宏昇營造」承建,正在完工申請使用執照階段,所以由郭倍宏出任民視董事長有利益衝突。但事實上,正如《財訊》雜誌所說:「陳剛信難以說出口的原因,除了他自認最有資格坐上董座之外,更因郭的獨派背景,將對民視與中國往後的合作不利,這才是他最擔心的事!」或許《財訊》沒說的是,恐怕連陳剛信家族和中國方面的關係,也會受到民視向深綠傾斜的影響吧。

其實,在反對郭倍宏出任民視董事長的公開信中,陳剛信本人也並不忌諱地寫到,「二位前任董事長在與總經理及同仁們爭執民視的未來走向、電視台立場與經營策略……」等於清楚表明,他跟蔡同榮、田再庭就民視方向有分歧。

民視的「地震」在台灣媒體頗引起一陣騷動,當然更招來偏藍陣營的冷嘲熱諷,有人質問,沒有媒體履歷的郭倍宏「憑什麼」空降民視董座?其實,如果回首一下郭倍宏頗具傳奇的人生經歷,大部分人會相信,郭倍宏不僅有足夠能力經營民視,更是此時此刻天賜綠營媒體的一個難得人才。

半個多世紀以來,在台灣邁向民主的艱難過程中,在綠營終於同時贏得總統府和國會的坎坷旅途中,尤其是在跋涉向獨立建國的險厄道路上,有過很多很多英雄,但他們大多都是unsung hero(缺乏被讚美的英雄)。西方人愛讚賞人,只要看見一點閃亮,就會像發現金子一樣讚美,尤其感激、銘記為自己的理念、成功鋪路的人,由此形成一個感恩的、欣賞別人優點的正向循環。而華人世界熱衷追捧的多是當朝官宦,卻往往慣性地、無意識地忽略了那些用汗水、血水、淚水為自由鋪路卻沒有得到輝煌或榮光的奉獻者。空降民視董座的郭倍宏就是這樣一個unsung hero;他年輕時的故事如果發生在西方,大概早拍成電影了。

1955年出生於台南市的郭倍宏,1980年赴美,在美國北卡州立大學獲得結構工程博士學位;留美初期創辦台灣學生社,是八十年代美國的台灣海外留學生運動首腦人物之一。他31歲出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還是為捍衛言論自由和台獨理念而自焚的鄭南榕的摯友。

鄭南榕是在中國八九民主運動爆發的前一個星期自焚的。八十年代後期,許多因支持台獨而被列入國民黨黑名單的人開始了一波又一波前仆後繼的闖關返台運動。郭倍宏就是在鄭南榕自焚後,成功偷渡回台,繼續鄭南榕生前未竟的事業。

這實在是一個很精彩的故事。首先,他用偷渡方式成功地回到台灣,然後對外宣布。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實在是又驚又氣;他們通過軍情系統搜捕,參謀總長郝柏村發出12張通緝令,懸賞破記錄的金額220萬元(10年前的美麗島事件,施明德遭懸賞100萬元),並出動大批軍警全台追捕。

在當時國民黨行政院長李煥以首謀叛亂犯將處無期徒刑或死刑的威脅之下,而且所有警察人手均有一張玉照,郭倍宏竟然預先三天公佈自己的行程。在那麼小的台灣,那麼大陣仗的軍警搜捕、包圍之下,郭倍宏不僅如期在1989年11月22日出現在舉行造勢大會的台北市郊中和體育場,而且發表演講,喊出了即使今天很多人仍不敢公開喊出的口號:「推翻國民黨,建立新國家!」當時台下數萬觀眾,群情激昂。

當然,贏得這樣一個壯觀的場面絕非易事,郭倍宏經歷了一個有驚無險的戲劇化場面:當天下午,騎摩托車從台北市帶郭倍宏去造勢大會的朋友,由於太緊張而頻頻迷路,大約五點多鐘誤闖進會場附近的一間學校,未料居然看到學校整個大操場滿山滿谷都坐滿了軍警,把他倆差點沒嚇昏;結果軍警大軍卻沒人注意他們,大概萬想不到十萬火急追捕的通緝要犯郭倍宏本尊竟會自投羅網到軍警的眼皮底下,所以讓他們倆大模大樣地在眾人眼前180度廻轉,最後終於在驚魂未定之際抵達造勢大會現場!

在郭倍宏激昂的演講之後,現場燈光突然熄滅,幾仟名台前的民眾一起戴上寫著「黑名單」的面具,掩護郭倍宏突圍。在眾志成城、萬眾「一面」的激情中,郭倍宏戴著跟大家一樣的面具,換掉了演講時的服裝,逃出了被上萬軍警團團圍住的會場。

但險情並未結束。離開造勢大會舞台後,郭倍宏隨即取下面具,在兩位貼身同志的護衞下,化身為普通的路人甲,走出會場,企圖搭公車離開。但是,當時車行如牛步,原來警察擴大包圍圈,在前方各路口攔截每輛通過的車,臨時檢查。機警的他從車速察覺到不對勁兒,立即下車,重新走回會場,並決定當晚就留宿在會場大馬路旁友人的車後座,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撒退,這樣又逃過一劫。

這還不夠,隨後郭倍宏又演出了更瀟灑的一幕。在逃亡的過程中,他居然找到一個機會,大膽地站在幾個警察身後,微笑著跟警察們拍了一張合影。照片被報紙公佈,讓一直信誓旦旦表示掌握他行蹤,只是暫時不逮捕他的台灣警界高層滿臉豆花(台語:很尷尬,無地自容)。

而且更傳奇的是,幾天之後,郭倍宏就又用偷渡的方式離境,回到美國洛杉磯召開記者會,宣稱兩年之內要把海外最老牌革命組織台獨聯盟遷回台灣。

這些片段簡直就是好萊塢名片《勝利大逃亡》(Escape to Victory)的現實版,難怪當時引起國際媒體競相報導,美聯社把旋風般來去無蹤影的郭倍宏譽為「蝙蝠俠」(西方電影中的英雄),日本NHK則稱他為「忍者」。

郭倍宏那次勇敢且成功出席的晚會,是當時本土派選立委的第一天造勢活動,一般認為,是該次選舉國民黨大敗的主因,也因此讓當時剛成立只有三年的民進黨第一次贏得了選舉的重大勝利,從而確保之後能合法運作。所以這場國際揚名、青史留名的「黑面具」郭倍宏現身晚會,對台灣人民主運動的影響厥功甚偉。

一年零九個月後的1991年8月底,郭倍宏信守兩年回台的承諾,正式展開海外台灣人突破黑名單行動的最後一擊,率領台獨聯盟遷台。他是突破行動計劃的第一棒,以美國本部主席身份負責率先闖關回台,在桃園機場表明自己是通緝要犯的身份後被捕。國民黨當時第一個決定,是要把他遣返美國,並已確認讓他搭乘的班機。經過一番抗爭,他施巧計和群聚等候在機場的各家媒體碰面,並接受採訪。最後迫使國民黨不得不讓他留下來,送至曾關押陳水扁前總統的土城看守所坐牢。兩天後,奉郭倍宏命已先行返台駐點的美國本部副主席李應元也現身入獄。兩個月後兩人均被國際特赦組織認定為良心犯,發動國際救援。

此後連續六個月,包括王康陸、張燦鍙等十六個頂有高學歷光環的台獨聯盟成員,有計劃地隨郭倍宏之後相繼叩關或偷渡現身而被捕,撼動整個台灣社會,並引起國際媒體關注。台大醫學院老院長李鎮源院士、台大經濟學教授陳師孟等知名學者群起走上街頭抗議,導致國民黨最後不得不屈服而修改刑法一〇〇條,取消陰謀罪,使台灣的言論自由從此得到一定的保障,而郭倍宏等人也因此重獲自由,得以在家鄉長居。不過郭倍宏並未以此滿足,出獄後隔年,他又特地赴日本安排台獨老將、《台灣人四佰年史》作者史明偷渡回台成功,至此徹底終結海外台灣人幾十年的黑名單夢魘。

在這次闖關返台前,郭倍宏特意鼓勵妻子張舜華正式進入加州州立大學藝術設計研究所就讀。他們夫婦感情篤厚,郭倍宏說,當時最擔心的是自己被捕後,國民黨用他的「軟肋」來脅迫,所以希望自己坐牢時,妻子可以藉忙碌的功課來舒解思念的情懷。

也是台南市人的張舜華是台大歷史系碩士,主修台灣史,對丈夫放棄優厚的工程公司副總裁職務而獻身台灣獨立建國大業、以及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回台等,都給予理解和支持。她獲得加大藝術設計碩士後回台,曾在實踐大學任教;郭倍宏創辦並擔任副主席的台灣《建國黨》成立時,黨旗就是張舜華設計的。郭倍宏坐牢時,妻子在美國各地奔波演講,聲援身陷牢獄的夫婿,可謂夫唱婦隨,一對革命戰友!

旋風般投入台灣政治運動的郭倍宏,和很多一路繼續從政的綠營人物們不同,他不僅因挑戰民進黨「人頭黨員」與地方山頭而決定退黨參選台南市長,還因無法認同許信良擔任主席時主導民進黨向中國傾斜,而創立建國黨予以抗衡。38歲那年,他又微風似地淡出政治,回到工程師本行的營造業。到這樣的年齡才開始創業,又碰上當時台灣建築界實在不太景氣,所以他起步的前六年非常艱難。

但成功人士都有其獨特的膽識和氣質,敢於在國民黨專制時代演出真實版「勝利大逃亡」的郭倍宏,在出任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時,已展現優異的組織才能。回到自己技術本行後,他和五位留美博士在台南創建「宏昇/宏舜」營造團隊,後又有12位技師、建築師等加入,凝聚成一個理論學養扎實、實務經驗豐富、擁有台灣及美國多種技師證照的專業團隊。郭倍宏作為負責人,領導這個團隊發展壯大,公司業務額劇增,並多次獲得台灣的建築大獎。

自2004年迄今的十多年裡,幾乎每年的台灣「國家建築金質獎」全國首獎獲獎名單中,都有郭倍宏領導的「宏昇/宏舜」營造公司,獲獎工程包括科技大樓、教學大樓、基督教堂、醫院大樓、科學園區廠房等。

2010 年,在台灣第7屆國家品牌玉山獎獲獎名單中,郭倍宏任董事長的「宏昇營造」榮獲「卓越貢獻獎」,郭倍宏本人則獲「傑出領導人獎」全國首奬。在全部獲獎名單中,只有郭倍宏個人和他的公司同時獲獎!另外,2010年他還代表台灣獲頒第38屆「亞太營聯會卓越奬」,這是亞洲地區任何國家每20年才有一位工程師有一次機會獲贈的榮耀。

2014年,由郭倍宏主導的「宏舜開發」和「宏昇營造」聯手打造的「高雄美術館園區HH大樓」,拿下了台灣第15屆國家建築金質獎超高層組規劃設計類全國首獎。該建築是南台灣第一棟精品超高層集合住宅,不僅融入健康快樂的設計理念,也是節能低碳的環保綠建築典範,2015年獲頒美國綠建築LEED金牌奬,是台灣住宅大樓第一座。

一如他當年旋風般偷渡闖關回台,在成功經商20年之後,這次他又旋風般回到經營自己理念的陣地。但這次不是從政,而是像許多經商成功的猶太人那樣,把目標轉向了領引大眾思想的媒體。

一個團隊/公司的成功,關鍵就看其領導人。「宏舜開發」和「宏昇營造」的成功,展現了郭倍宏的經營和領導能力。一個電視台就是一個企業,對媒體業務技術上的熟悉不是重點(那是聰明人迅速可以上手的),最重要、最關鍵是領導人的魄力、組織和經營能力,而這種能力最直接的展示就是決策能力、和人的溝通、交往能力。熟識郭倍宏的人大概都承認,他在這幾點上的特色尤為突出。

這樣一位具台灣主體性理念,又懂得經營管理的領導人才,接手民視董事長,無論是空降陸降,還是旋風吹來,對台灣媒體來說都是一件幸事,尤其是對綠營!之前民視最缺乏的,就是這樣一位理念清晰、敢做敢為、具領導氣質、並對自己進行的事業有激情的管理者。

西方人有言,一頭獅子帶領一群羊,可以打敗一隻羊領導的一群獅子;領導人決定勝敗,更決定一個團隊的路線和方向,也許這才是陳剛信對此次民視董座接班不諱言的擔憂。

前面提到的陳剛信指郭倍宏和民視有「利益衝突」,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這項爭執始於三年前。「宏昇營造」2013年承建民視總部大樓,完全是按照民視所訂的招標程序,繳納五千萬元押標金,撰寫服務建議書,並提出簡報參與競標,依此程序獲得優勝。當時四家台灣知名的建築營造公司一起參與評選,宏昇脫頴而出,贏得第一名;而且十一位評審有七位給予第一名,可謂贏得非常紮實。

但名次確定後,或許陳剛信另有心儀對象,硬是以總經理身份不肯承認這項經過嚴格程序審核、多數評委審定的結果,並在常務董事會上和田再庭董事長發生言語衝突,甚至表白要以辭職要脅。在這種狀況下,常董會為顧全大局只好改變,採用價格招標。開標結果,評比第一名的廠商宏昇公司是15億2千萬元,而陳剛信所屬意的第二名廠商是17億6千萬元,且不肯再減。由於宏昇公司的承建價格比另家的報價足足少了2億4千萬台幣,等於為民視幾乎省下800萬美元,更何況宏昇又是被評為第一名的廠商,此事才算塵埃落定,但彼此已留下心結。

郭倍宏當選民視董事長時,林口民視總部大樓已近完工,準備申請使用執照。董事會也同意,由從工程專業到人格特質都頗具公信力的前中鼎公司副總經理劉金柱常務董事,和人權律師洪貴參董事共同組成獨立驗收小組,加上該工程本來就是台灣工程管理最權威的台灣世曦工程顧問擔任營建管理,負責管控,且大樓竣工在即,三年施工期間,迄今並無仼何追加變更。在這種情況下,陳剛信的「利益衝突」究竟從何談起?豈不是無地放矢嗎?

這裡顯然是另一種「利益衝突」——和陳剛信在掌控民視的大權上發生了「衝突」。知情人士透露,當年蔡同榮把陳剛信從華視挖來之後,給他寫下了字句,保證不干預陳如何經營民視。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民視在方向上未達到綠營民眾的期待,卻無法改變現狀的一個重要原因。

蔡同榮最後選擇郭倍宏,大概有意要彌補一下當年聘請和縱容陳剛信對民視一手遮天的錯誤。蔡同榮的別號是「蔡公投」,他一直推動公投法,希望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這跟郭倍宏偷渡返台喊出「推翻國民黨,建立新國家」在同一個理念的軌道上。

第二任董事長田再庭在本屆常務董事會選舉時,舉手提議郭倍宏接任董事長。這不僅是完成蔡同榮的遺願,當然也源自他本人的台獨理念。律師和檢察官出身的田再庭,當年以民進黨籍當選過立法委員,後曾任建國黨副主席(主席是許世楷)。這樣的理念背景下,蔡同榮、田再庭屬意郭倍宏,是一種必然。而同樣支持郭倍宏的民視常務董事兼副總經理王明玉,也是同樣的台獨背景。在鄭南榕自焚、郭倍宏闖關返台的前一年(1988),她在美國擔任奧克拉荷馬州台灣同鄉會會長,後當選北美洲台灣婦女會總會長。所以她回台與蔡同榮等推行公投,創辦民視,成為這家電視台的靈魂人物之一。

最近民視的地震——郭倍宏的當選,等於是清理之前通往理念方向的一些重要障礙;使這家電視台的幾個靈魂人物都是理念的戰友,凝成一股勁,在媒體這個影響台灣民眾思想的戰線,跟殘餘(且因紅色共產黨的存在而仍很囂張)的國民黨思維繼續拼搏。

郭倍宏出任民視董事長後,給台灣觀眾露的「第一張臉」,就是推出他從壹電視挖角來的《正晶限時批》主持人彭文正、李晶玉夫婦。這個選擇,又是一個理念的產物。彭文正揮別壹電視、加盟民視時在臉書上表示,他的題為《政經看民視》的新節目將於里約奧運會結束後的第二天(8月22日)晚間黃金八點檔開播,將堅持「公平、正義、正直、善良」,並明言要追求「公投、制憲、獨立、建國」。如此目標,難怪跟郭倍宏一拍即合。

郭倍宏曾說:媒體是第四權,要堅持新聞自由精神。民視不僅監督國民黨,也要監督民進黨等。民視不屬於任何政黨,它屬於台灣人民,尤其它當初是台灣民眾集資(買股票)建立的,更有一種特殊的使命!

當然,面對舊勢力的持續阻礙以及台灣媒體界的激烈競爭,郭倍宏的民視之路一定充滿挑戰。但對這位當年敢於偷渡返台、在警察圍堵的情況下登台演講、並勝利大逃亡的勇者,這個38歲才創辦建築公司,表現成績優異、不斷獲獎的智者,人們有理由期待,郭倍宏將以理念精神、領導魄力把民視帶領到「加倍宏大」的境地。就如民視顧問團成員楊緒東醫師在最近的專欄所寫:「台獨奇人郭倍宏接任台派的民視董事長,乃蔡同榮和田再庭的知人善任……郭倍宏當家,民視可以大有作為,他主掌之下會有實至名歸的表現,請台灣人民放心。」

台灣要走向以色列式的獨立建國之路,真正成為華人世界民主體制的樣板,不斷清除國共兩黨半個多世紀強力洗腦的精神餘毒是必須的!在這條道路上,能有一路奮戰的《自由時報》和即將面目一新的《民視》作為開道並護航的兩艘媒體航空母艦,是值得對岸中國人羨慕的幸運。

2016年8月5日於美國
——原載台灣《民報》

更多文章請見《長青論壇》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