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中國贏多少金牌也不受尊敬

里約奧運在熱熱鬧鬧地進行,中國雖然仍會贏得不少獎牌,但中國選手在賽場卻不受人們的欽佩和尊重,因為中國的獎牌中有水分和不公平性。它主要體現在兩大方面:

首先,中國是舉國體制,國家用大量資金培養運動員,是「宮廷體育」。2001年時,美國《時代週刊》引述說,中國拿一枚金牌的代價是八百萬美元;現則飆升到一億美元以上。這個數字是中國體育總局科研所研究員李力研統計發表的,他根據2004年雅典奧運會中國花費200多億元,獲得32枚金牌,推算出,每枚金牌的成本近7億元人民幣,被稱為世界上最昂貴的金牌,其成本是俄羅斯所獲金牌的25倍左右!而到了08年北京奧運,中國政府更是巨額投資,原1300人的國家隊編制被擴為3000多人,增幅一倍以上,投入的資金更為龐大。中國體育高官曾明說:「不追求金牌的體育就是失敗的體育,我們對於金牌的追求是不計成本的。」

而西方國家,以美國為例,卻跟中國相反,是大眾體育。美國奧委會是民間機構(中國奧委會跟國家體育總局是一體的),美國沒有任何體育項目的固定國家隊,而是民間自己訓練運動員,參賽之前通過選拔賽臨時組成國家隊。

以美國女足隊為例,看美國大眾體育的體現。美國女足贏過三次世界杯、四次奧運金牌。美國人口三億三千萬,女足注冊球員有三百萬。而在14億人口的中國,女足注冊球員才幾千人。中國是傾國家之力(包括請外國教練等)培養選手,美國是私人訓練地,或父母(本身曾是運動員)在家裡培訓孩子,兩者的財力等等都無法同日而語。所以中國的「宮廷選手」拿了金牌,世人也都知道是靠國家的金子堆出來的,所以很難贏得真正的敬佩。

其次,比舉國體制更導致競爭不公平的是,中國運動員在國家支持下大規模使用禁藥(興奮劑)。這起碼有四條根據:

一是中國兩任最高體育總管都在回憶錄裡明確地承認這一點。前國家體委主任伍紹祖說:當時(90年代初)有個共識,成績不行就得服興奮劑。服用興奮劑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伍紹祖所以這麼寫,就是他可能認為這是「為國爭光」,能拿冠軍,用點禁藥沒什麼。接任他的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則在回憶錄中說,當時風靡一時、橫掃國際比賽金牌的中國女子長跑隊「馬家軍」,多人被查出用禁藥。

二是近期曝光的中國記者趙瑜所寫《藥魔重創馬家軍》,詳細披露了馬家軍成員普遍使用興奮劑的內幕。趙瑜採訪了這些女運動員,她們說出當年被強迫服用興奮劑的悲苦經歷。所謂悲苦,是因為她們抗拒甚至痛恨被用興奮劑,這不僅有違道德,而且還摧殘她們身體。馬家軍很多成員後來都落下毛病,不育、肌肉變型等。

三是前中國國家隊醫藥組長薛蔭嫻的公開揭露。薛蔭嫻在中國體委工作了35年,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官員的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按照薛蔭嫻的說法,中國的田徑和游泳,是最多使用禁藥的。所以無論是之前的中國的馬家軍等長跑金牌,還是游泳隊的什麼五朵金花奇跡等,等於是用興奮劑騙來的。

四是中國運動員多次被國際機構逮到用禁藥。1994年廣島亞洲運動會,有17名中國選手被查出用了興奮劑,11名選手的金牌被取消,其中有7名是游泳運動員。1998年澳大利亞的世界游泳錦標賽時,一名中國選手攜帶全隊要使用的禁藥(生長激素)入境被澳海關查獲,她被取消參賽資格。比賽期間又有4名中國運動員賽前尿檢呈陽性。九十年代,多達50多名中國運動員被查出用禁藥。

中國政府用興奮劑來拿金牌,是公開作弊。它不僅重創中國的形像,也殘害中國運動員,很多用禁藥的選手後來都落下身體毛病。

使用禁藥來贏金牌,是當年蘇聯、東德、羅馬尼亞等共產國家的發明和最愛。專制國家最需要「國」的所謂強大,來鞏固其專制統治,所以他們要用國家力量堆金牌,以至用國家力量迫使運動員用禁藥。蘇聯曾是金牌大國,一向跟美國爭雄,背後就是靠禁藥(欺騙)來支撐。這次里約奧運,國際奧委會要對俄國選手開罰,就是查到他們至今還在用禁藥。雖然最後奧委會允許他們部分參賽,但開幕式俄國隊入場時,觀眾發出噓聲,表達對「作弊」的蔑視和抗議。

東德當年人口才1600萬,但卻在長達20年裡獎牌數排在美蘇後的第三名!東德解體後文件證實,東德當局曾長期給至少一萬名運動員用各類禁藥,雖然拿到大量金牌,但造成一百多名運動員猝死和無數運動員終身傷殘。東德當年在田徑和游泳上占優勢,就因這兩項主要是拼體力,使用興奮劑可立竿見影。中國也曾在田徑和游泳上「成績驚人」,被質疑是從東德學來的。而東德的用禁藥專家教練,就曾被請到中國傳授技藝。

今天,共產東德消失了,羅馬尼亞也變成民主國家,結果這些國家的金牌奇跡也消失了,曾壟斷世界體壇的羅馬尼亞體操隊也不見了。就是因為,不再是專制國家,就不靠虛假的「國家強大」來欺騙人心、維護統治;而且國家體制的體育也沒有了,所以禁藥也不再用了。

這次里約奧運,觀眾和其他選手,不僅對作弊多端的俄國隊毫無敬意,甚至有敵意。而賽場的整體氣氛,對中國隊也「不感冒」,就是因為中國跟俄國一樣,也是禁藥醜聞不斷。澳大利亞選手和法國選手,都公開嘲諷和蔑視曾用禁藥的中國游泳冠軍孫楊,就是這種情緒的反應。包括其他國家的選手們,也很多附和,強調要「乾淨體壇」,也是表達對孫楊們的厭惡。

中國一些網民在愛國主義迷幻藥的毒化下,更在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總編撰文的煽動下,不是抨擊用禁藥的可惡和丟臉,而是對西方選手群起攻之,滿網義和團心態大爆炸。幸虧西方人不懂、也不去看中文網站,否則只會令世人對中國的形像更加厭惡。在美國,從媒體到普通人,都對曾用禁藥的運動員嗤之以鼻。

無論是個人還是國家,贏金牌是為了贏榮譽和尊嚴,但靠造假,靠歪門邪道,永遠堆不出真正的榮耀,更堆不出尊嚴!事實上,只能適得其反!

2016年8月12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RFA)

更多文章請見《長青論壇》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