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歐巴馬兄弟同父異「夢」

中國古語有「家醜不可外揚」,文化老祖宗孔子甚至明言「父為子隱,子為父隱」,即父子有劣跡,要相互幫著隱瞞,不讓外人知道。在中國已生活15年的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弟弟馬克.歐巴馬,最近在北京出版新書(《走出肯亞》中譯本),卻大揭父親家暴老底,還有總統哥哥的左傾盲點,好像根本沒有受中國古訓和孔子的毒害。

馬克和當了總統的哥哥是同父異母,這是他們父親「隱」的結果:老歐巴馬當年獲得一個美國獎學金項目,從肯亞來到夏威夷時,隱瞞他在家鄉有妻室,把當地17歲的白人女孩安娜騙到手,結婚生了小歐巴馬。三年後,老歐巴馬去了哈佛,在那裡再次「隱」,騙了第二個白人女孩露絲,結婚生了馬克。

這對同父異母兄弟,在思想和觀念上也是同父異「想」。歐巴馬總統的自傳《來自父親的夢想》,談到父親是肯定、讚美,從書名就可以看出來,歐巴馬認為自己的人生道路和理念是來自父親的夢想,等於明說是在繼承父親的遺志。而他父親是個馬克思主義者,民族主義分子,向往蘇聯社會主義的狂熱者。

歐巴馬兄弟倆的價值衝突

而馬克則不同了,他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回到肯亞,對非洲和美國的價值差距、文化不同、制度優劣等,有著清晰了解,而且他誠實地面對,即使跟哥哥歐巴馬第一次見面時(歐巴馬還沒當總統之前,曾前往肯亞家鄉探親)就有激烈的辯論。哥哥歐巴馬向往社會主義,弟弟馬克向往美國的資本主義。歐巴馬到肯亞尋根,馬克卻認同歐美文明。馬克在書中說,「哥哥像是一個白人,來尋找他在非洲的根,而我是一個肯亞人,尋找我在美國或者西方的根,這也是我們之間的衝突。」

兄弟倆的另一個不同是,他們對共同的父親,卻有完全不同的回憶和認知。歐巴馬總統認為父親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所以他要繼承父親的夢想。而馬克卻回憶說,他們兄弟倆見面時談到爸爸,「是非常激烈地對話,對於父親我們有很多不一樣的看法。」馬克從小就記得的是,父親家暴,毆打母親。馬克在書裡說,父母生活了九年,後來離婚。馬克小時候經常聽到母親尖叫,因為他酗酒的父親毆打妻子,也多次打過他。「我還記得那個房子,我能夠聽到尖叫聲,聽到媽媽的痛苦,那時我還是一個孩子,無法保護她。」「在我的童年,關於父親的記憶,基本上都是負面的。」

英文版的《走出肯亞》2014年出版時,馬克被邀到多家美國媒體談新書,談到他和歐巴馬的共同父親時,馬克都毫無保留地指責父親家暴。

十多年前馬克到中國(深圳)發展,中國媒體報道說,馬克「有著藝術家性格,喜愛音樂、文學,嗜讀《孫子兵法》、《紅樓夢》以及晚唐詩人李商隱的作品,他說自己2003年開始啃《紅樓夢》時,看到賈寶玉被按在凳子上挨揍的情節,不禁想到父親曾家暴母親的難過回憶。」

可能是由於對父親的不滿,馬克沒有用父親的姓,只是作為中間的名字。他的中文名是「馬克.歐巴馬.狄善九」(Mark Obama Ndesandjo),狄善九是他繼父的姓。

社會主義理念連結父子

而歐巴馬總統卻一向以父親為傲,雖然他父親拋棄他們母子時,他還不到三歲,對父親什麼記憶都沒有。後來他父親只是回去過一次夏威夷,送給他一個籃球。但歐巴馬總統起碼知道,父親不僅是「隱」,而且是個騙子,騙了兩個美國白人女孩,也欺騙了在肯亞的妻子。但在歐巴馬的書中,對此沒有任何提及,更別說像他的弟弟馬克那樣譴責。

歐巴馬總統和馬克總共只見過兩面,一次是上面提到的在肯亞。再就是他當了總統後首次訪問中國,見了當時在中國的馬克。可能他想用這個「熱絡」跟中國的關係,馬克也想帶著自己的中國妻子見到「總統哥哥」。

但在馬克的書出版之後(裡面既揭露了父親的家暴,也談及跟哥哥對西方文明看法的分歧),歐巴馬總統就再也不見這個弟弟了,雖然馬克又來過美國。

歐巴馬是個意識形態狂熱分子,為了他的左翼理念,不要說弟弟,連自己的親生母親,也刻意疏遠,甚至在母親病危去世之際,他都不在身邊,因為他跟母親「想法相佐」。

歐巴馬的母親安娜當年所以嫁給老歐巴馬,主要因為她年幼左傾,兩人在學俄語的課堂認識,都想學會俄語,向往蘇聯。所以可以說在娘胎裡,歐巴馬總統就已有了社會主義基因。

思想左傾的安娜被老歐巴馬拋棄後,帶著小歐巴馬,生活不易,後來嫁給一個激進的印尼穆斯林,去了雅加達。她和第二任丈夫有了一個女孩,即小歐巴馬的同母異父妹妹馬雅。小歐巴馬成了這個新家庭的累贅,於是被送回夏威夷,交給安娜的父母代管,歐巴馬是在外公外婆的拉扯下長大,出錢送他進好的私立學校。

對關愛照顧他成長的外婆,被歐巴馬在他的書裡指責有種族主義傾向,因為外婆有一次等公共汽車,被一個要錢的的黑人青年糾纏恐嚇,她說如果不是公車馬上來了,她的頭可能被打破。歐巴馬可是黑白分明,他跟父親同一膚色,不管父親多糟糕,他們也是有「共同的夢想」。而無論外婆外公對他多好,但他們是白人,就是有種族主義;所以歐巴馬對自己血緣中的白色一面就抱有偏見。當然,歐巴馬之所以更推崇從來沒有關照過他的父親,最根本的是,他跟父親有共同的革命理想,都向往社會主義。

父親的夢想變成美國的噩夢

歐巴馬母親安娜晚年有所覺醒,認識到自己左傾的錯誤,從印尼回到夏威夷。她的第二次婚姻不僅失敗,還得了癌症,但在印尼被誤診,說是消化不良,治療幾年,最後在美國確診是大腸癌,而且已完全擴散。安娜回到夏威夷,臨終只有她母親(父親已去世)和女兒馬雅守護在床邊,去世時只有52歲。在那之前幾個月,她兒子歐巴馬的自傳《來自父親的夢想》出版。

安娜從左傾走回現實(常識),而兒子卻持續是狂熱的左派,母子倆因理念不合,關係疏遠。即使安娜病危的最後時刻,歐巴馬也沒有回來送母親最後一程。《華盛頓郵報》記者馬拉尼斯(David Maraniss)在對歐巴馬總統身世的系列調查報道中說,安娜去世後第二天,歐巴馬才從芝加哥趕來夏威夷,匆匆把母親的骨灰撒到大海,「就回到他芝加哥的生活中了」。

歐巴馬不僅跟從左傾中開始醒悟的母親不合,跟向往和認同美國文明的弟弟馬克更少來往。不少中國人問馬克,「有沒有沾總統哥哥的光謀取利益?」馬克坦誠回答:「假如哥哥不是總統,可能很多人並不知道也不關注我每天在做什麼。」「我希望能借用歐巴馬這個名字,讓大家更多關注平時不會關注的問題,例如家暴,以及救助孤兒的問題,我願意在這個層面去沾哥哥的光。」

馬克在書中總結說,「哥哥幫爸爸實現了他的夢想」。但這種夢想給美國帶來的是噩夢,因為歐巴馬總統把美國帶向了他父親向往的社會主義。據美國最新民調,有79%的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正走往錯誤的方向。做到美國總統的歐巴馬,做的卻不是全世界無數人向往的「美國夢」,如此極具諷刺意味的現實,他弟弟的書給增加了一個佐證。

——原載《看》雜誌2016年8月號

更多文章請見《長青論壇》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