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南韓變局對台灣不利

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彈劾,引發南韓政局波動。這場彈劾,既展示南韓體制的亮點,也顯示該體制的弊端。

其亮點是:其一,本來朴槿惠的保守黨在國會席位上與主要反對黨平分秋色,彈劾總統需三分之二議員同意,結果有62名保守黨議員投了贊成票,打破了黨派界限。其二,做出裁決的憲法法院,八名大法官全是朴槿惠及前任總統(也是保守黨)提名的,但大法官們也打破意識形態界限,一致裁決彈劾朴槿惠,顯示了南韓的法治超越了黨派。

朴槿惠當年以「三無」口號上台(無父母,無丈夫,無子女,把自己嫁給國家),並創造了三項韓國記錄:首位女性總統;大韓民國成立後出生的首位總統;父女都是總統(其父朴正熙也是總統),但這次朴槿惠下台,也進入世界紀錄:她是第二位被彈劾的女總統(第一位是巴西女總統羅塞芙去年因貪腐被國會彈劾)。

這次韓國彈劾總統的弊端是:他們不設副總統,總統下台就得(在60天內)馬上重選。由於時間太短,所有政黨都倉促準備,導致選民無法充分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如果這是在美國,總統下台,就由副總統接任,副總統出事,由國會議長接替,有完備的權力連續性制度(寫入憲法)。美國上次大選,共和黨初選就用了幾個月,再加上兩黨競爭,前後有一年多時間。而南韓大選只在2個月內進行,顯然太短。

左派上台,又會姑息北韓

除了體制上的問題之外,這次朴槿惠的下台,對東北亞安全局勢,美日韓軍事關係,以及台灣安全,都有不利影響。按政治光譜,朴槿惠及所屬政黨,都是保守派,與美國當任總統川普都屬一個理念:對內推行自由經濟,對外強勢外交。朴槿惠上台後,加強內部市場經濟,她曾幾次訪華,期待與中國擴大經貿,發展南韓經濟。在對北韓政策上,她的強硬,不僅超過左派政黨,也超過她的前任、同為保守派的總統李明博。她在美國國會演講時強調,南韓不會再實行對北韓的綏靖政策。所以她在任時,不顧北韓與中國的強烈反對,堅定與美國合作,部署薩德飛彈,強化美韓軍事同盟。在北韓發展核武、頻繁試射飛彈之際,美國,日本,南韓,形成一致立場,美日韓軍事關係更為強化。日本也要考慮部署薩德飛彈,川普馬上表態「100%贊成」。

在這種時刻,朴槿惠的下台,可能導致目前這種有利亞太安全的軍事聯盟關係發生一定程度的變化。因為距下任總統產生只有六十天,朴槿惠的貪腐陰影籠罩其保守黨,而且朴槿惠的保守黨當今也缺乏一位眾望所歸的領袖,所以左派政黨重新上台的可能性很大。

而如果左派卷土重來,朴槿惠時代的內外政策都可能隨之而變,尤其對北韓政策,可能回到左派政黨熱衷的所謂「陽光政策」上,即姑息平壤獨裁者。之前南韓三位左派總統,金泳三、金大中、盧武鉉,都是熱衷與北韓統一。在北韓仍是獨裁專制下,民主的南韓怎麼與北韓統一?東西德統一了,是因為東德共產政權垮台了。而北韓仍是封閉式家族統治。但這就是左派的荒誕,他們異想天開,永遠沉迷烏托邦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就像台灣的國民黨,在中共仍是獨裁統治下,他們就幻想與中國統一,熱衷兩岸一家親,最後變成兩黨(國共)一家親。

當年左派總統金大中為了取悅北韓,居然給了獨裁者金正日五億美元,促成了他訪問平壤。結果那個昏聵的挪威諾獎委員會就高贊「南北韓和解了」,金大中「大大地有功」,頒給了他諾貝爾和平獎。其實那是金大中用「獻金」賄賂來的。從今天北韓的現狀,更可看出諾貝爾和平獎的荒唐。

薩德比愛國者飛彈有四大優勢

美國原定今年五月在南韓部署薩德飛彈,但預測該國政局要生變,所以提前部署,在今後三十到六十天內完成,把生米做成熟飯。南韓如產生左派總統,取消薩德也就不那麼容易,畢竟有個美韓關係,更有南韓70%民眾支持部署薩德飛彈的民意。

南韓部署薩德飛彈,對東北亞安全具重大意義,並有利於台灣。北京所以聲嘶力竭反對,也是因為看到了這一層。因薩德比愛國者飛彈在攔截短程飛彈(及長程彈道飛彈)上具四點優勢:一是精確度更高;二是攔截速度更快;三是攔截高度更廣(愛國者飛彈是15公里,薩德是150公里);四是薩德的早期監測能力超強,其雷達系統可在對方飛彈發射上升階段就能監測到,然後在飛彈降落階段有效攔截擊毀。南韓部署薩德後,其監測能力可覆蓋2000公里,中國遼寧,吉林,山東,河北等四地的飛彈都在薩德的監控範圍。所以中國惱怒,就是因為這四省的飛彈對台灣的威脅被破功,更無法有效威脅美國。

目前美國正在關島部署薩德飛彈系統,日本如果也部署的話,不僅制約北韓的飛彈,更潛在制約中國的飛彈,等於間接地保護了民主台灣。

如果六十天後南韓產生左派總統,雖然不至於貿然撤銷薩德飛彈,但很可能恢復以往的左派政策,以跟北韓和解之名,姑息平壤。這樣會導致朴槿惠時代的美日韓共同強硬對付北韓的態勢不再。

朴槿惠真是一個罪人

本來這次川普上台,美國產生強勢總統後,美國國會已有提案,要用軍事手段解決北韓問題。意思就是聯合南韓,鏟除金正恩流氓政權。在日本,最近北韓連續發射彈道飛彈後,日本國會也發出要使用軍事手段的呼聲,安倍政府也表示予以考慮,而日本國防大臣稻田朋美,雖是女性,卻以鷹派著名。當年美國就是支持以色列用軍事手段炸毀了薩達姆的核武飛彈基地,導致伊拉克再不敢發展,因為你發展,我就炸。但無論美國還是日本,如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都必須得到南韓同意與配合。而朴槿惠的下台,意味著失去了這樣的絕佳機會。

南韓的左派跟全世界左派一樣,都是滿腦子烏托邦,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左派上台,南韓的經濟又會走回大政府/高稅收,外交又是搞「南北韓一家親」,結果會給北京政權提供機會,試圖恢復過去就北韓問題的所謂「六方會談」,中國又有了跟美國討價還價的機會,來限制川普總統在東北亞實行強勢政策的可能。

朴槿惠的閨蜜事件,不僅毀掉了自己的總統位置和名譽,損害了保守派繼續當選總統執政的可能性,也削弱了美日韓軍事聯合的有利機會。從這個意義上說,朴槿惠真是一個罪人。

2017年3月12日於美國

——原載台灣《民報》

 

《長青論壇》:http://cq99.us/zh-hant/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