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台灣大停電,台美中比較

台灣出現大停電,事故原因還在調查,但造成的經濟損失和民眾不滿已是事實。台灣不僅停電,更有電力短缺問題。這種狀況的根源,與國民黨曾60年統治、長期壟斷經濟(更壟斷政治、司法等等)有直接關係,或者是遺留惡果;跟國家壟斷的兆豐銀行被美國金管機構以「違反洗錢法」罰款57億是一個性質,都是因政府壟斷而導致的嚴重弊端所致。歷史的定律是,私有不見得成功,但成功的一定是民營;公有制通過共產國家的實驗更被證實,它是災難的同義詞。

大停電,很多國家發生過,最大一次是印度,影響6億人。台灣之前也有過「729」大停電。美國也發生3次之多:1965年北美大停電;1977年紐約大停電;2003年紐約(美東並波及加拿大)大停電,那時我住在紐約,親身體驗,並還寫了「黑暗中紐約的光明」,來歌頌大停電時美國人的精神狀態,那種互相幫助的美好。後來也寫了「光著屁股反對資本主義」一文,介紹和分析大停電的根本原因等。

一棵樹,壓倒整個紐約電路

紐約那次大停電,事發偶然,電力公司沒及時修剪的一顆大樹下垂,壓斷了電線,導致短路,結果出現骨牌連鎖效應,造成大斷電。事發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密斯教授(Vernon Smith)就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這不是線路老舊,而是觀念陳舊造成的,因為美國政府對電力發展管制太多,導致沒有開發商願意在這方面投資(沒法賺到錢);更有環保組織杯葛,無法順利建造高壓電塔等。

過去這些年,美國吸取教訓,在電力方面銳意改革,至今美國不僅沒有出現大斷電事故(美國從來沒有過全國大停電),而且電力事業蓬勃發展。美國是世界上電力規模最大的國家,據2015年的統計,年發電量4萬億千瓦時,占世界總量的24%。這跟美國在世界的經濟比重差不多,美國人口占全球4.6%,但經濟產值占世界24.32%。

如果拿美國的電力改革與台灣(包括中國)做個比較,能很清楚地看到問題所在。台灣在電力問題上的很大爭論是發展核電,還是反核。這個爭論某種程度掩蓋或者說模糊了真正的重點:台灣的電力改革,重點不在核電與否,而在於是官營,還是民營,是國家壟斷,還是實行市場經濟(不是由政府黑手操控,而是由市場這支看不見的手調節)。

美國78%電力公司是民營的

美國電力改革的最大成就,就是發電主體分散化。像在台灣,電力基本被國營的「台電」公司控制,在中國,雖然有華能、大唐、華電、國電等五大電力集團,但全部是國營的,等於國家壟斷全部電力事業。而在美國不同,據2015年數據,美國有多達164家電力公司,而且78%是民營的,20%是公私合營或國營的,如果這兩者是對半的話,那麼美國的純國營電力只占10%左右。美國的國營比例(全部企業)在全球是最低的之一,在國有企業中就業的人數僅占全國總就業人口的1.5%。哪裡的國營比例低,就意味著更多的競爭,更形成市場經濟,結果就更促使經濟發展。像歐洲經濟最好國家之一的英國,國營比例在柴契爾首相經濟改革之後,降至10%(之前是20%);而法國的國營成分比英國高很多,國企營業額占總額的40%,所以法國失業率居高不下,過去十年都在10%左右。美國失業率(截至5月份)是4.3%(過去16年最低),比法國的一半還少。

在美國根本沒有像台灣「台電」和中國的五大國有公司這樣的電力壟斷。美國最大的電力公司,其發電機組容量,只占全美市場的4%。164家美國發電公司,排前20名的總共占約45%的市場。像最大之一的「南方電力公司」(SO)全球排名第16,只有430萬用戶,以一家四口計算,才占全美3億3千萬人口的5%左右。

民營化,分散化,是美國電力的最大改革,結果形成最大優勢,就是有充分的競爭,優勝劣敗,給用戶提供最好的服務。別說停電,你電費貴一點,服務差一點,民眾(和企業)就選擇其它公司。而在台灣,還有中國,都是用戶沒有選擇,只此(國營)一家,別無分店;政府用壟斷,把民營窒息了,把市場取消了,結果就一定是效率低下,官僚嚴重,甚至事故頻繁。

美國500家電網公司分散化

美國的另一項重大改革,就是輸電分散化。中國的電力公司不僅政府壟斷,電網公司(輸電)也是衙門控制。民營企業雖已在中國GDP(國民生產總值)中占60%以上,但實際情況卻是民營企業:創6成稅收,7成出口,8成消費品,9成就業,但只獲5%金融資源。因中共當局還是堅持國營為主,共產黨的憲法就規定「社會主義共有制為主」,其實就是國家控制為主。

在這方面台灣也大同小異,雖然在總統直選前一年的1995年開始允許民營電力公司,至今全台才有9家(IPP)。而且他們不被允許有自己的輸電系統,民營公司發電,只能賣給國有的、一家獨霸的「台電」。台電從民營電廠那裡買一度電虧損一塊錢。全世界可能只有台灣有公司做這種虧本買賣,他們要的是限制(取消)民營電力公司直接向用戶服務的可能,更防止民營公司降低電費(競爭),台電就可以壟斷價格。

在這方面,美國更是跟台灣和中國完全不同。美國電網公司的數量超過500家。美國有50個州,等於平均每州有10家電網公司。連美國土地最小的羅德島州也有2個電網公司,佛州有16個,紐約有12個,台商郭台銘要去投資100億美元建廠的威斯康辛州,電網公司也有6家。人口最多的加州(近4千萬)有28個電網公司。美國的500家電網公司,絕大部分是民營的。這種分散化,不僅促使競爭,市場化,更可能避免一家或幾家獨大,造成的壟斷和官僚化(以及事故)。

美國核電占10%,天然氣發電占40%

美國電力改革的第三個特點,就是發電形式的多元,也就是分散化。美國現在主要有7種發電能源:天然氣發電、煤電、核電、水電、風電、太陽能,可再生能源發電等。一般人會以為美國人反核聲音不大,美國一定是核電為主,這完全是錯覺。美國的核電只占總電量的10.2%,近年美國因採用先進「頁岩」開發技術而能大量開採天然氣,使天然氣發電的裝機容量占比例已愈40%,而煤電已降到30%以下。

天然氣發電是最佳方式,它沒有核電的危險,又沒有煤電的污染。目前全球用天然氣發電的平均水平是23.8%,在日本占29%,英國是34%,最高的是全球天然氣最大出口國俄羅斯,占52.8%。我不知道天然氣發電在台灣佔多少,在中國占的比例很低,2015年的統計只占5.9%,前幾年僅有3%左右。在中國,煤炭發電占絕對主體,高達74%。這是造成中國霧霾遮天、環境嚴重污染的原因之一。

美國雖然實行充分的市場經濟,但在電力管理上,卻強調制度化,實行「市場競爭與加強監管並行」的政策。美國的電力事業管理,主要有聯邦、州的兩級系統。聯邦有3個管理機構:1. 聯邦能源監管委會,負責電網安全性、輸電業務、電力批發和企業並購等;2. 美國核監管委員會;3. 邦環境保護署。州一級的電力管理機構,主要管配電、電零售、電網建設許可證等。

美國是聯邦制,州權很大。所以雖有聯邦監管機構,但主要的權力仍在州的層面。這樣,也等於是分散了中央壟斷的可能,也有助於各自為政,把電力事業多元化,分散化,市場化,同時也等於通過激烈的市場競爭,而專業化,提供優質服務化。

中國現在還是一黨專制,國家完全控制經濟,所以美國式的這種改革,在中國實行的前景無望。但在台灣,國民黨一統天下(政治、經濟)的局面已在去年民進黨贏得總統府、立法院多數的情形下,從形式台灣出現大停電,事故原因還在調查,但造成的經濟損失和民眾不滿已是事實。台灣不僅停電,更有電力短缺問題。這種狀況的根源,與國民黨曾60年統治、長期壟斷經濟(更壟斷政治、司法等等)有直接關係,或者是遺留惡果;跟國家壟斷的兆豐銀行被美國金管機構以「違反洗錢法」罰款57億是一個性質,都是因政府壟斷而導致的嚴重弊端所致。歷史的定律是,私有不見得成功,但成功的一定是民營;公有制通過共產國家的實驗更被證實,它是災難的同義詞。

2017年8月16日於美國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