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共自1921年成立,每五年開一次黨代會,至今19次,前後96年。尤其是中共建政之後,誰當上共產黨總書記,誰就掌大權。在歷屆的黨代會中,專權最嚴重的有兩次,一是文革高潮1969年開的9大,確立了毛澤東的絕對統治地位,再一次就是今天的19大,習近平要全面掌權,做「毛二世」。

48年前的中共9大,號稱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但實質是共產黨嚴重分裂、失敗的大會。因為之前中共8大的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等,絕大多數被打倒,被紅衛兵批鬥,根本不能參加九大。毛的親信林彪掌控軍隊,實質是一次軍事政變,紅衛兵無法無天的背後,不僅有毛澤東的煽動支持,更有軍事力量的撐腰。

中國文革七百萬人傷殘

那些被清洗的原八大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常委等,恐怕沒幾個真心反毛澤東,只是毛太猜疑,另外,他還想通過打倒老幹部、摧毀行政體系,從上至下,一杆子插到底,直接領導紅衛兵,進行他所謂的人民民主專政,其實就是他的個人獨裁,等於建立了一種類似邪教的體系,毛成為「教主」。

9大的結果使中國陷入更沉重的災難。十年文革,僅據中國官方報告,就導致二百萬人喪生,七百萬人傷殘,七萬個家庭被毀。所以後來共產黨也不敢肯定文革,連毛本人死前也說,他一生做了兩件大事,一是把蔣介石國民黨趕到台灣,二是文革,他也承認,對後一件大事,很多人(指黨內)有意見,好像他自己也意識到做錯了。

從中共建政到毛去世,他前後掌權27年,其中超過三分之一時間(十年)是進行文革浩劫,之前則有反右、人為政策造成的大飢荒導致的四千萬中國人喪生等等,可見這個獨裁者,對中國,中國人的罪孽之深重。

中國的邪教教主

今天,中共19大在很大程度上是9大的翻版,其主要目的是習近平謀求絕對權力。毛死後,中國主要經歷華國鋒、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四屆領導人,雖都是共產黨統治,但都沒達到今天習近平的專權程度。在19大前,雖然西方等很多人士猜測誰會成為政治局常委等,眾說紛紜,但共識是,習近平會掌握大權,他要做「毛澤東第二」。英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說,習要做中國的皇帝;不約而同,《華爾街日報》發表美國哈佛教授阿利森(Graham Allison)的專文,也指出習要做「中國21世紀的新皇帝」。國際知名的英國《經濟學人》則說,習近平是邪教的教主(The cult of Xi)。

在今天全球民主化時代(聯合國193個成員國,有130個是多黨制、選舉的),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卻要恢復帝制;黨的領袖成為新的皇帝已經是倒行逆施,而且比「帝制」更可怕的是,還要成為邪教的教主。邪教掌權,比任何專制都可怕。毛的9大,把自己變成了教主,今天的19大,習近平要走這個老路。

但是,習近平要做「毛二世」只是一廂情願;因為時代變了,今天的中國(更不要說世界)都不是毛的文革時代了。習近平有太多的不平之路要走,至少要面對三個困境:

「習包子」毫無個人魅力

第一,毛是第一代打江山的領袖,所謂「締造者」,對黨內黨外都有特定的威力。習近平不是打江山的,既沒有那種地位,更無那種權威。

第二,毛是獨裁者,但他確實讀了不少古書,談古論今,能通俗易懂地講話,很有講話能力,煽動能力。而且他的自創體書法,尤其詩詞能力等,也確實迷惑很多人。抗戰結束後,毛到重慶跟蔣介石和談時發表的詩詞《沁園春.雪》,雖然有帝王的野心,但其文采,令舞文弄墨的詩人柳亞子等也信服,蔣的文膽陳布雷也稱讚其「氣勢磅礡、氣吞山河」。相比之下,今天的習近平,只能靠謊言展示他的虛榮和心虛——到美、英、德、俄等四個國家訪問,都背誦這幾個國家的一長串經典作品的書名,說他都讀過。且不說那些經典作品的數量他根本不可能全都讀過,而且他今天如金正恩般愚蠢的獨裁行為,更證明他沒受過任何西方人文作品的熏陶和影響!一句話,除了有毛澤東的狠,習近平沒有一絲一毫毛澤東那種迷惑大眾和知識分子的獨裁者特有的個人魅力。全國上下,從百姓到他身邊的高官,無論是叫他「習包子」還是「習大大」,沒有任何人對習有當年人們對毛那種發自內心的敬畏。

第三,更重要的是,今天不是文革時代,中國人不是都像北韓那樣被封閉在火柴盒子之中,與世隔絕,而是進入經濟全球化的時代;網絡讓信息衝破獨裁者的思想牢籠。中共雖然用防火牆、嚴控網絡、實名制等等手段,甚至比封建朝代的株連九族更多一個:懲罰微信等社交媒體的群主,但網絡的發展太快了,中國的網民太多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老百姓翻牆、破網,獲得外部真實信息。信息一定會解放中國人!

據中共官方數據(互聯網中心),截至2016年底,中國網民規模就達到7.31億,今年底將增至7.6億,超過了歐洲總人口(7.4億)。中國14歲以下人口2.74億,65歲以上是1.2億,加起來近4億,這個年齡段的人使用網絡有限,那麼中國14億人口去掉這4億,等於10億人中有7.6億、76%使用網絡。這是一個巨大的數量!中國網民比例超過全世界平均水平3.1%,超過亞洲平均值7.6%,過去三年中國使用網絡的人數都以10%的速度增長,現在使用手機網上支付結算的已超過50%。這個新科技的發展和趨勢,將會是習近平稱帝的「夢魘」!

中國的自由度還不如百年前

當年袁世凱稱帝,被一張報紙騙了,他兒子袁克定製作了一份假《順天時報》,上面全是對袁世凱歌功頌德、贊同帝制的文字。當袁世凱有一天偶然看到了真的《順天時報》,看到天下對帝制一片罵聲時,他的皇帝列車已經無法剎住了。結果他稱帝83天就下台,稱帝157天就在全國人民的一片罵聲中死了!

今天,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黨的喉舌,本質上就是假的《順天時報》,也是一片對「習皇帝」歌功頌德,鶯歌燕舞。真實明擺著,不僅國際上的專家學者和媒體等都在評論、批評習近平要做中國的新皇帝,海外中文世界更是一片抨擊、嘲諷。一個19大報告,念了三個多小時,換來一片蔑視。

袁世凱是沒看到真的《順天時報》,真實地被欺騙了。面對真實,他本人也明白了,皇帝夢只是一場夢,大概是懊悔、羞恥心讓他陪上了自己的性命。今天,習近平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中國之外是一片真的《順天時報》,清清楚楚地封殺真實的聲音,他遠比袁世凱惡劣百倍、千倍!習近平的智商就是連他的皇帝夢是噩夢都不知道。中國人當然是太倒霉,推倒皇帝百年後,自由度竟然不如百年前!但是別忘了,當今世界沒有一個獨裁者有好下場,習近平絕不會例外!

2017年10月20日於美國

——原載《民報》

長青論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