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典故趣談 (9)

◎周明峰

香水茅

香水茅(Lemongrass檸檬草)簡稱香茅, 或叫做香茅草, 顧名思義即是香料植物, 葉片可蒸餾出香茅油, 日據時代盛產於新竹、苗栗、南投一帶, 以苗栗為重鎮。一九六一年八七水災的災民往「後山」(台東)去求發展, 因土質適中, 生長良好, 逐漸成為香水茅的大本營, 「台東香茅油」名聞全球。業者多為客家人, 耕地在山坡, 無法役牛, 皆靠手腳, 收割時, 常被齒狀的葉緣割傷, 還得肩挑走山路, 工作非常辛苦。葉子曬乾後即可蒸餾, 多由農民自己來, 製作簡易, 祇需灶、鍋、桶、冷卻槽、分離器即可, 蒸時煙氣嗆人, 連蚊子鳥雀都遠遠飛避, 一開工就廿四小時不眠不休。一九四七、八年種植面積才祇一、兩千公頃, 國際香油價高昂, 每百公斤在十八萬至卅四萬元之譜, 乃香茅油的黃金時代, 與香蕉、稻米、甘蔗、茶, 同列為五大外銷農產品。一九四九年種植面積超過兩萬公頃, 價格暴降至千餘元, 一九七九年以後敵不過化學香精, 逐漸衰微, 目前幾已匿跡。

**********************************************************************

鹽水蜂炮

台灣的元宵節習俗中, 除了搭棚結綵、花燈招展, 另有燃放鞭炮的活動, 台南鹽水蜂炮尤其遠近馳名。相傳清光緒十一年鹽水地區瘟疫肆虐, 持續廿餘年, 人畜死亡慘重, 田園廢耕荒蕪, 居民到「月港武廟」(鹽水港舊名月津)擲筊, 得關聖帝君指示, 於元月十三日關公飛升日, 恭請關老爺出巡繞境, 由周倉爺開路, 沿途大放煙火炮竹助陣, 歷時三天, 瘟疫因而消除, 此後, 每年元宵節例行競放鞭炮, 迎迓關聖帝君神轎, 驅邪除疫, 百多年來發展成最具特色的蜂炮盛會。入夜後, 一頂頂的神轎和全副武裝的轎夫從武廟出發, 排成「梨陣」繞行市街, 直到凌晨五、六點, 整晚全境蜂炮爆響、火樹銀花, 由數萬枚沖天炮組成的「炮城」, 頃刻迸放, 更是五彩奪目、響徹雲霄, 最為壯觀刺激, 又有流水席款宴, 吸引十多萬訪客, 聲名遠播。

**********************************************************************

反對米穀統制

一九三一年前後, 日本米穀豐收, 台灣米和朝鮮米源源輸入, 米價暴跌, 日本農民叫苦連天, 台灣總督府亟欲限制台灣米的生產與輸出, 於一九三六年實施「米穀自治管理案」, 新任總督小林躋造擬訂「台灣米穀輸出管理法案」, 對輸日的米穀以遠比時價低廉的價格收購, 然後在日本以時價出售圖利, 又藉抑制米價強迫稻農轉種蔗糖、黃麻等經濟作物, 也逼出多餘勞力轉向工業。台灣民眾直接受害, 一致反對, 林獻堂等四十五人組成「台灣米輸日限制反對同盟會」, 積極爭取農民利益, 赴日請願數年, 「台灣新民報」東京支局長吳三連在東京出版一本小冊子「台灣米穀政策之檢討」, 遭禁, 雖獲第十任台灣總督伊藤多喜男及一些議員和農業專家的贊助, 仍然無補於事, 此法案最後在官官相護下, 強行通過。吳三連被拘押了廿一天, 並因激怒台灣總督府而被報社撤職, 不得不亡命天津。

**********************************************************************

屠夫豈能是恩人?

陳儀來台主政一年多, 官逼民反爆發「二二七事變」, 國民黨趁機全面濫捕屠殺台灣的精英與庶民不下二萬人, 他因「功」升官, 五月一日離台赴南京就任國策顧問, 臨行前明訂四月廿六日為「感恩節」, 以「答謝」三月間國民黨軍隊的「保護」, 所有學生必須奉獻感謝金和紀念品, 每個小學生被迫「樂」捐五元, 中學生則捐雙倍的錢, 並舉行感恩儀式; 教會學校一致反對這種無法無天的愚人之舉, 結果董事會強遭改組, 由大陸人入替, 控制課程的編排及教員的辭聘。屠夫無恥, 竟以「恩主」自居, 狂妄凶謬至極; 台灣人慘遭虐殺, 還得向兇手感恩答謝, 浩劫加屈辱, 天下難忍之事, 莫此為甚, 台灣人不可或忘!

**********************************************************************

叛亂者判人叛亂

美麗島運動是白色恐怖年代「先台灣之憂而憂」的民主運動, 國民黨預設陷阱、製造暴亂、逮捕仁人志士, 誣以「叛亂罪」, 調查局對「叛亂」事實的偵訊, 總共沒超過十分鐘, 卻日以繼夜刑求逼供, 強迫在捏造的自白書及「長短程奪權計畫」上簽字, 軍事法庭明知其為陷構, 照起訴不誤, 庭訊時起訴書完全照抄軍法處資料, 檢察官不敢出庭, 由別人代唸劇本, 不敢傳訊證人, 不必求證犯罪是否屬實, 藉「刑法一百條」和「懲治叛亂條例」等惡法整肅異己, 草率判重刑, 以司法當兒戲, 以人權為草芥, 公然愚弄世人, 也愚弄自己。「叛亂罪」乃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台灣的「叛亂案」絕多是冤案。惟一罪證確鑿的叛亂案, 就是「中華民國政府非法變更中華民國憲法」案, 「國民大會」人數不足、任期屆滿, 已無修憲與選舉總統的合法性, 竟以「大法官會議解釋」制訂「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 違背憲法的條文和精神, 這種以「非法變更國憲」意圖終身獨裁的行為, 才是不容狡辯的既遂「叛亂罪」, 叛亂的主犯、從犯逍遙法外, 反倒把罪名加諸民主運動人士, 「美麗島事件」原來是叛亂者判人「叛亂」的把戲。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周明峰文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