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生活隨筆 (三) 

 

◎ 鄭炳全

青少年演唱

由於歌友的邀請送我一張票,是她女兒在 Arcadia 高中合唱團4/27的演出,地點是 Arcadia 第一街的長老教會。一個月前音樂天才 Frederick Lee 替榮星兒童合唱團募款,也在同一會場演奏鋼琴、小提琴、及小鼓。可能要買票的關係,這兩場青少年超水準的演出,座位都不滿半場。

美國一般學校課程沒包含美術和音樂課,只是課外活動,像 Arcadia 高中特別設Choral Department 有專任指揮的很少,難怪歷年來参加南加州高中合唱比赛,250次中约有100次奪冠軍。

出乎意外的是全体合唱團員超過100名,依程度及演唱曲目性質的不同分成四小團:Chanteurs,Concert Choir,New Spirit,及Treble Choir。團員中男生佔三分之一,華裔或亞裔佔 90%。演出的曲目25首當中,前半場九首是載歌載舞,另有舞蹈表演教練,由於對美國現代樂曲的孤陋寡聞,我有聽過的只是兩三首。

上星期從台灣星光大道來的小胖林育群,在美國 NBC 第四台接受邀請演唱,他獨特的童聲末泯,令百萬觀眾驚嘆,他唱的 Amazing Grace 比平常男音高八度,實在得天獨厚。


手機

星期五上午照例是乒乓球友的聚會,早起清理因昨天強風吹刮的後院,又加一張桌子,以便蔡金發老師指導書法。豐富午餐後在沙發小寐,醒來觀看電視第七台 Oprah 的節目,剛開始不知什麼是 No Phone Zone ,慢慢才知道是幾位失去孩子的母親與 Oprah 一起,推動全美國響應駕車時不用手機,並訂4/30為 No Phone Zone Day。

加州今年初己開始執行駕車時用手機的罰單,据统计去年有六千美國人因駕車時用手機,發生車禍而喪命,受重傷者當數倍於此,其中剛開始駕車的高中生比率偏高。

在幾乎是人手一機的現代社會,我至今尚未擁有過勝如情人的手機,在好友之間已近乎古董奇蹟。有手機是很方便甚至可救人一命,誰料到會因手機而出車禍?

富強第一的美國,居民的壽命遠落後在全世界五十名外,原因何在?幸好還有這些媒體急公好義,一日之間提醒美國人善用手機。

有位太太用拖把清洗地板時滑倒跌斷了脚骨,當時她另一手還拿手機跟朋友聊天。在音樂會或演講會節目主持人常拜託聽眾關掉手機,節目進行當中還是會聽到手機響聲。
(三月間返台,住大舅子王以龍家中和捷運景安站臨近,在捷運車上每分鐘都提醒乘客小聲使用手機,可見手機在台灣之流行泛濫。)

 

盲人木彫

一個月前 Judy 陳即邀請大家五月一日,參觀她所屬的 Santa Anita 木彫協會展出,在 Arcadia 高爾夫球場入口旁的老人活動中心,盛裝的 Judy 在門口賣摸彩券,她樂意助人跟那些七八十歲的資深會友有說有笑,有兩三位要收她做乾女兒。

木彫展品種類多,大略可分:手杖,鳥類,動物,人頭像,魚,浮彫,精細刻,燒木,諷刺人物,家用具,英文字等五花八門,雖全是業餘作品,有些也令人讚嘆巧奪天工。有位老太太詳詳細細跟我講她替一位老戰士製作手杖的故事,手杖上有許多標章符號和勳章日期,還有戰友的名字等,她先生也有個攤位在旁邊,平杖上精細的彩色是他畫的。

可惜我們去得早,裡屋評審委員正對廿來件參賽作品評分,未能親睹今年得獎作品。加州木彫協會可能有上百個分會分布在各城鎮,顯然這項傳統藝術也面臨萎縮的局面,在一切講求快速大量生產的時代,用手工一刀一刀地刻,只有退休的人才有那種美國時間吧。內人問我要不要參加木彫,我真的要考慮考慮,我是否有那麼大的耐性和毅力?

在幾對夫妻檔中 Judy 特別介紹一位全盲的太太,我想她是近年才趨盲吧,因為她刻的小動物比例都很像,她拿支小刻刀全憑觸覺去完成,當然她身旁愛說笑的丈夫彫刻家是她的得力助手。

臨走前 Judy 送兩粒高爾夫球,從中切開後她在裡面的塑料上刻臉譜,這是她初學第一學期的作品很別緻,有紅有黃有紫,原來小白球的裡層是有許多不同顏色。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五月是亞太裔及台美人傳統文化週,走進台湾會館先欣賞陳瑞麗老師指導的池坊流花藝展,每盆取材及意境均不俗耐看。

李登輝學校南加州校友會主辦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卡通電影欣賞,坐無虛席,幸好有漢文字幕使我這個出生是日本人的日文盲還可欣賞大半。

記得1965年二月初北醫同窗十人同遊日月潭、阿里山之後續遊烏山頭水庫,由當時任職台南縣的家兄炳川導遊,先乘汽艇繞湖(比日月潭大多了)一角,參訪總工程師
八田的故居,和他坐在鐵路邊沉思的銅像合影,再由管理員帶領入大隧道看嘉南大圳的出水口,体驗水利工程之浩大。

1920年開始籌劃烏山頭水庫的八田,到美國考察水利工程後研發出新型的水壩,他先挖掘一條三公里長穿山的引水隧道,與當地農民溝通,培養工程人才,又設計三年輪作的嘉南大圳灌溉系統。

今年三月返台探親,從嘉義中埔到大埔鄉,夜宿曾文水庫旁的歐都納度假村,才知從88水災之後近八個月沒下雨了,水庫處於低水位,又加上沙石淤積蓄水功能只剩一半。更令人懷念日治時代完成的日月潭及烏山頭水庫的百年大計工程。

 

日本演歌與台灣流行曲

一踏入台灣會館大廳,沒看過這麼多穿和服的歌迷歌友,好像來到小東京。見到遠自日本來的北醫校友張武彦齒科博士,我向前握手致意,感謝他連續四年來的參與台美人傳統週節目,將他三十年來收集整理的日本演歌錄音影片,和南加州同鄉分享。

這回講解十五首歌大略分戰前及戰後兩大類,講解前由 Karaoke 會員上台先唱一次,張醫師接下來介紹作曲者及原唱歌手,再看幾十年前的影片或錄影演歌,我覺得現場唱的好幾位歌手,功夫不遜前人,幾乎每一首都有譯成台語或中文而在台灣流行,例如余天唱的「榕樹下」,及文夏改编的幾首。我會唱的只是最後一首「千
風」,兩年前男高音邱紹祥先生教我的。

日語應該是我的第一外語,雖然來美國四十年期間都忘光了,偶爾聽前輩交談會聽懂一兩句。有受過日本教育的台灣人,多數喜愛唱日本歌,享受日式料理,看 NHK
等,台灣國民黨政府禁寫日文,禁演日本電影,禁唱日本歌,對我们這一輩實在損失重大,我想台灣的現代化至少也因而延遲了二十年。

 

文藝復興節慶

從吹奏葉片談到古代樂器,好厝邊 Mr. & Mrs. Dunamaker 邀請我倆周六一起去近郊 Santa Fe Dam 遊覽 The 48th Annual Renaissance Pleasure Faire and Artisans Market 文藝復興節慶, 因為他們的女兒 Joyce 的小樂團在那邊演唱中世紀英格蘭及蘇格蘭的民歌。

以前看過報紙或電視報導一直沒空去,既然有伴就更高興一起去身歷其境,它是從4/10—5/23 連續七星期的周末,才早上十點大壩下的停車場已有兩三百部車先到了,遊客一半以上打扮成中世紀莎士比亞時代的人物,進場後更像穿越時光隧道身置古代歐洲,服務員親切地用古英語打招呼。

我們先尋找到大松樹下臨時搭的「皇家音樂台」,聽一段 Merry Wives of Windsor 輕快的女声無伴奏合唱,接著 Joyce 的四人混声合唱,其中那位男的彈奏一手好 Banjo,料想是熟練那七八首歌,又唱又演合聲相當醇美。近午在飲食廣場我買了大香腸捲及 Miller Light 享受野餐情趣,過午欣賞一場相當道地的印度孔雀舞,也在笑聲中看鬧笑雜耍的 Broon,最後也看到了「皇后出巡」的遊行。

園區內約有一百來家的老店舖,平常難得一見的手藝品那兒都有,塑膠用具及產品是不准在園區內出現,相當守舊及環保。

 

台灣布袋戲

今年台美人傳統週美國台灣人獅子會,在台灣會館展出布袋戲及交趾陶,會長余忠村博士親自主持坐陣,多年前我就知道也是台美人筆會會友的忠村兄喜收藏布袋戲偶,這次大大小小二十多尊應是他的收藏公開,「這次的展出包括各种角色的布袋戲偶的造型,歷史發展沿革,各戲派的宗師及師徒相承,現代霹靂布袋戲碼,及自成的創造風格。」

為什麼叫布袋戲?忠村兄拿一本厚重的博士論文給我看,「布袋」的三四種解釋都有點勉強,我記得1969年國語日報出版的《書和人》第一輯,有一篇台大中文系教授吳守禮寫的「許南英父子與我家」,文末有一段:

地山先生在他題為「梵劇体例及其在漢劇的點點滴滴」一文中---收在<小說月報>第十七卷的号外「中國文学研究」,民國十六年商務印書館出版---

証明閩南布袋戲的「布袋」,是梵文 buttali 的譯音,原意是傀儡(少女的玩具) 。而我讀到他這篇論文的年月是:民國十九年六月八日,在台中買到前記專號以後。然後知道台灣話並不完全像世人所想那樣,完全是「土」話,而是值得作為學術研究的對象。所以這一點可以歸入我研究語源的遠因。

原載:<富蘭克-林>部落格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