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生活隨筆 (四) 

 

◎ 鄭炳全

有愛無礙 舞綻台灣情

聽說台灣有一殘障舞團〝鳥與水舞集〞應台灣之友會的邀請,5/15在台福基督教會演出,我就歡喜多買些票,也約請老美鄰居 Elaine & Weiss 一起去觀賞。
台灣的社會顯然是進步了,竟然還容有一群由截肢者、視障者及侏儒症者共同組成的〝鳥與水舞集〞。据報導該團由颜翠珍老師愛心指導,團員分散台灣各地各有工作,每周一天到台北練舞,七年前成立舞集經常到各地包括監戒所,孤兒院等表演,也曾榮獲日本國際舞蹈比赛殘障組三年冠軍。

隨著音樂舞者自然躍動地表演,不仔細看不知其中有眼盲或單手的,兩位單脚的是極費力氣,三尺高的侏儒更是興高彩烈地踫舞全場。由於場地窄小加上缺少佈景舞台灯光,顏老師選舞曲編舞也很費心,出入場時團員們都相扶持相照顧,最令人感動的是每位都將自己擁有的盡情演出。在換服裝中間有三位團員出場講話和唱歌,更加令人感受他們的心聲和才華。

隔天深深感動的 Elaine 到她教堂禮拜,向朋友們介紹台灣,誇獎有愛無礙的舞團。殘障者在任何社會都是弱勢的,中國耳障女子的「千手觀音」舞團是由公家出資主辦的,去年底〝鳥與水舞集〞面臨缺錢缺人的困境,幸有熱心人士及團体的支援,才能暫時維持下去,洛杉磯的台美人才有眼福,此次也只有一小部分的團員可以離得開工作來加州巡迥表演。

 

黃越綏的「母女江山」

在洛杉磯曾聽過三次黃越綏女將的演講,她不但人生經驗豐富,而且心直口快妙語如珠,常讓聽眾笑得流出眼淚。

這幾天讀了她的「母女江山」,對她的家庭背景及成長期的歷練才有較完整地了解,她從小是外婆阿嬤帶大的,一直到13歲都和阿嬤睡同床,對早年守寡來自唐山厦門小脚的阿嬤,不但佩服而且同情,當活躍愛出風頭的母親與外婆爭執時,她明顯地靠阿嬤站,她高中畢業時父親經商失敗,她只好到處打工照顧弟妹,後來到台北唸大學夜間班又扛兩個工,還提拔弟妹上大學。

書中對生活上所謂不良嗜好如菸酒和賭博,黃女士有她真知灼見,最難得的是她娓娓道來母親的初戀,以及父親的婚外情,母女三代的秘密花園一一揭曉,道出女人夢一生及女人真性情,女人真勇敢。她嫁給菲律賓華僑,收養栽培許多孤兒,返台後数十年致力於單親社工,稱得上是現代的媽祖婆。

這本女人談三代女人的書,也是一部生長於台南新營人眼中的台灣當代史,書中對白生動幽默,俗語諺語俯拾即是,幾首台語詩蘊藏回味,是值得典藏並且一看再看的台灣文學作品。

 

史坦貝克的小說

我問一位高中應屆畢業生 Timmy 有沒讀到 John Steinbeck 的小說,他說有在學校英文課是指定參考書,但是他不喜愛作者對窮困人物的描寫,說史坦貝克是社會主義者。
我對史坦貝克略有所知,讀過他的<人與鼠>及<憤怒的葡萄>,因八月初台美人筆會要舉辦北加州文學之旅,特地到圖書館借兩本最薄的<The Red Pony>及<The Pearl>來讀。

一位生長於 Salinas 附近山區的男孩放學之後,就徜徉山水在自家農場找對頭,野花、蜜蜂、狗、猫頭鹰、貓、老鼠、老馬、扁柏、豬、養雞雜務、天上白雲、清澈泉水等都不够他費心力,有天嚴峻的父親買匹小馬回來讓他照顧,在興奮中他因小馬的成長自己也變成大孩子。不幸小馬因淋雨而感冒轉成肺炎,經農場長工費心醫治最後還是失蹤到原野,成為老鹰的食物。

與小馬類似的下場是受孕的母馬、年邁返原鄉的印地安人、還有領隊西征的外祖父等,都未能病有所醫,貧有所養,老有所終,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就是那麼殘酷。史坦貝克筆耕十多年無人問,他只好返鄉照顧老病的双親,沒料到却一夕之間成名,我想他作品的暢銷推動了美國社會安全制度的建立。

<真珠>是寫墨西哥住海邊印地安人的受歧視被壓迫剝削的悲劇,開頭是嬰兒在搖籃裡被毒蝎叮,媽媽見狀馬上抱起在紅腫的小肩頭上猛吸,也趕緊送城區唯一的診所,沒料到唯利是圖的醫生先問有錢嗎?沒錢不看回家去。

隔天這位年青力壯的 amigo下海,潛摸到大貝內含一粒舉世無雙的真珠,轟動全城却因而帶來噩運,我只看到小夫妻為了賣與不賣,半夜在海邊追殺惡鬥,就不忍 看下去。

原載:<富蘭克-林>部落格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