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 鄭思捷

有一句俗語﹕殊途同歸。也有一句俗語﹕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這兩句俗語都不能用在台灣獨立和台灣人的建國上。

泛獨人士﹐無可懷疑地﹐都有一致的目標﹕台灣獨立建國。但是﹐對如何達成這個目標﹐泛獨人士卻有各種不同的途徑。我們認為這些不同的途徑﹐沒有衝突﹐不應該互相批評﹑攻擊。我們應該各作各的﹐只要目標一致﹐殊途同歸。

台灣的知識分子有不能推脫的責任﹐對這些不同的途徑作一個理性的批判。就像李登輝很明白地向台灣人民說﹕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也像陳水扁向我們說﹕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在二二八事件後﹐台灣的知識分子才切斷和中國的感情﹐理智地﹐在台灣的歷史教訓和天賦人權的理念下﹐走上這條艱難困苦﹐但卻是光明正大的獨立建國的不歸路。

廖文毅等人﹐在當時台灣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戒嚴﹑白色恐怖統治下﹐不得不走上聯合國這條路﹐向世界各國﹐表達台灣人獨立建國的意願。廖文毅計劃到聯合國﹐要求聯合國託管台灣﹐然後讓台灣人民以自決的原則﹐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但是﹐廖文毅因中華民國政府的阻撓﹐無法入境美國﹐向聯合國申訴不成。

在三﹑四十年後﹐在台灣沒有戒嚴﹑白色恐怖統治﹐台獨也不是叛逆罪下﹐我們仍然要走聯合國這條不通的路。我們成立了“聯合國促進會“﹐”聯合國協進會“。這幾年﹐我們都有從台灣來的團體在聯合國前請願遊行﹐枉費了多少金錢﹑精力。

台灣獨立只能由台灣人促成﹔台灣人的建國是台灣人自己的事﹐不是聯合國的議題。聯合國是facilitator﹐它不可能幫助台灣人建國。聯合國更不可能替台灣人決定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台灣人要建國﹐聯合國這條路一定走不通的。

在聯合國這條路走不通後﹐現在我們又要走美國這條路。根據韓戰時的”舊金山和約“的日本放棄台灣的主權和美國是主要戰勝國的”法理“﹐我們自認美國擁有台灣的主權﹐不管美國對台灣的政策。我們要控訴美國政府履行戰勝日本的“義務”收台灣為“養子”﹐然後台灣就會容易地達成建國的目標。

我們期望美國擁有台灣的主權﹐就像我們期望聯合國的託管一樣。美國根據本身的利益﹐擬定對台灣的策略。在太平洋戰爭期間的“開羅會議”中﹐美國為了本身的利益和英國同意﹐在戰勝日本後﹐讓台灣回歸中國。但是﹐因韓戰的爆發和中國的參戰﹐美國趕緊和日本補訂已經延誤了六年的“舊金山和約”。在這個和約中﹐美國改變在“開羅會議”中對台灣的立場。美國不再同意台灣回歸中國﹐而只讓日本放棄台灣的主權。在韓戰期間﹐台灣的地位在國際間並不是急需解決的問題。但是﹐美國沒有”法理“佔領台灣﹐成立“平民政府”﹐也不能違反人民自決的人權替台灣人決定台灣的地位。美國這條路和聯合國這條路一樣一定走不通的。

台灣人的建國的意願只能由台灣人自己來表明﹐不可能讓別人代勞。建國的阻礙只有台灣人自己去克服。台灣人的建國一定只能以台灣人民的力量達成﹐不是美國的法院所能裁決的。台灣人建國的“法理”不在美國法院的司法權內。美國不可能替台灣人建國。只有在台灣人自己表現了強烈﹑堅決為了建國犧牲﹑奮鬥後﹐美國或許會幫助﹑支持台灣人的建國。我們是不是又要在這條走不通的路﹐枉費金錢和精力﹖

政論者﹐責無旁貸﹐必須忠實地向台灣人民﹐尤其台美人﹐說明﹕台灣獨立和台灣人的建國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是“殊途同歸”﹐也不是“條條大路通羅馬”。

2011-04-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