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體制內和體制外路線談起

◎ 鄭思捷

許多台灣人認為﹐只要我們建國的目標一致﹐體制內和體制外的二條不同路線﹐不應該會有衝突﹐甚至可以互相合作。

在這樣的想法下﹐我們有必要探討﹐台灣現時的體制內和體制外的二條不同路線有沒有相同的理念﹖這兩條不同的路線是不是能﹐如大家所期望﹐有相同的建國目標﹖它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樣的嚴重衝突﹖有沒有可能真誠的合作﹖

在理論上﹐體制內路線應該說是“議會路線”﹐體制外路線指的是“群眾路線”。“議會“和“群眾“是兩個不同的範圍(domain)﹔所以﹐只要它們有相同建國的目標﹐體制內和體制外的二條不同路線﹐不應該有衝突﹐而且可以互相合作。

但是﹐在理念上﹐台灣現時的體制內路線是一種”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捷徑﹔而體制外的路線是一種”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難途。在這樣不同的理念下﹐這兩條不同路線就很難有相同的建國目標﹐會引起嚴重的衝突﹐無法合作。

在早期的獨立運動﹐我們以民主的價值觀﹐要求廢除”僑委會“﹐走體制外路線。但是﹐後來大家﹐不但不要求廢除”僑委會“﹐反而互相要爭取當”海外僑委“﹐走體制內路線。因為當”海外僑委“有很多利益。這個例子很清楚地說明了﹐“價值”和“利益”嚴重地衝突。體制外路線的價值觀﹐斷絕了體制內路線的利益。

因為體制內路線的理念是interests-driven﹐主張走體制內路線的人所考慮的是台灣獨立有沒有好處﹖但是﹐體制外路線的理念是values-driven﹐這些人所考慮的是台灣獨立是不是對的 ﹖

早期的海外的獨立運動的理念是 values-driven。以神聖不可被剝奪的“天賦人權”﹐基 於“平等”﹑“自由”﹑民主“﹑”追求快樂“的價值觀﹐台灣獨立---台灣人自己成立政 府﹐建立一個獨立非中國的國家---是對的。當時﹐走體制外路線的人﹐所考慮的是台灣可以不可以獨立﹐應該不應該獨立﹐能不能獨立﹖他們沒有考慮台灣獨立有沒有好處。台灣獨立是對不對的問題﹐不是有沒有好處的問題。

當時﹐台灣在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的戒嚴﹑白色恐怖統治下﹐走體制外路線的人﹐不但得不到好處﹐只有說不完的壞處。他們也知道的很清楚﹐走體制內路線的人可以得到很多的好處﹔但是﹐他們認為這些走體制內路線的人所做的是錯的。

當時﹐在美國走體制外路線的留學生﹐和現在在台灣走體制外路線的知識分子一樣﹐走得很艱苦﹐但是很有尊嚴。這些留學生也可以和現在在台灣走體制內路線的知識分子一樣﹐替國民黨政府宣傳﹐台灣是”自由中國“﹐打小報告拿“補助金”﹐得到很多好處﹔但是這樣做是錯的﹐也沒有尊嚴。

所以﹐“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和“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體 制外路線會互相衝突﹐無法互相合作。

因為體制內路線的理念是interests-driven﹐主張走體制內路線的人就很容易地接受﹑承認” 中華民國“﹐甚至還要捍衛”中華民國“。

所以﹐當國民黨執政時﹐馬政府急速“傾中”﹐使得這些主張走體制內路線的知識分子非常著急。因為“傾中”的中華民國﹐會使得他們得不到利益﹐不會有好處。所以﹐他們趕緊請馬總統捍衛”中華民國“。

台灣人不願意接受中國共產政權的統治﹐不是要捍衛”拒共的中華民國“﹐而是台灣人自己要建國。中華民國是中國內戰失敗流亡到台灣的政府﹔如果我們要捍衛”中華民國“﹐就是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wrong side of history)。捍衛”拒共的中華民國“是不對的。

“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不會有建國的目標。因為建國必須犧牲﹑奮 鬥﹑付出代價﹐沒有利益﹐沒有好處。最便宜(expedience)的事是﹐請馬總統捍衛”拒共的中華民國“﹐維持現狀。這樣一來﹐這些“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走體制內路線的知 識分子﹐就可以繼續依賴中華民國流 亡政府﹐分享民脂民膏﹐得到利益﹐有很多好處。

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體制外路線的知識分子﹐在看到馬政府急速“傾中”﹐就會急 著要建國。因為台灣的前途和安全﹐台灣人自己要掌握﹐不能依賴”拒共的中華民國政府“﹐也不是要寄望美國的保護。

所以﹐“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和”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體制外路線﹐前者要捍衛”拒共的中華民國“﹐後者要建國。它們之間﹐會有嚴重的衝突﹐無法互相合作。

陳茂雄和蔡丁貴兩位教授﹐正是分別代表“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和” 追求價值(values- driven)“的體制外路線的知識分子。

不過﹐只要體制內和體制外﹐有了相同的理念﹐它們就會有相同的建國目標。有了相同的建國目標﹐它們之間就會有真誠的合作。

所以﹐第一步是﹐主張走體制內路線的知識分子必須﹐改變“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 的理念成為和體制外路線的”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相同的理念。有了這樣相同的理念 ﹐它們才會有相同的建國目標。

這樣的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就是議會路線。它把建國的目標訴之於人民 的代表。這是間接的民主。

那麼追求價值(values- driven)的體制外路線﹐就是群眾路線。它把建國的目標訴之於人民。 這是直接民主。

但是﹐這種和平的直接民主﹐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體制外路線﹐卻被人扭曲或誤解為 ﹐“暴力”﹑“武力革命”的路線。只有“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體制內路線﹐才被 我們認為是和平﹑民主的路線。

有了“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理念的體制內路線的知識分子﹐就不會承認﹑認同中華民 國流亡政府。他們會明確地標明建國的目標﹔他們會在議會裡提案﹐辯論建國。他們也不會認為“台獨”是選舉的“毒票房”。因為他們會深切地覺醒﹐如果以“棄台獨”的立場而當選﹐是“贏了戰場﹐失去了戰爭(win the battle, lose the war)。但是﹐如果因“台獨”的立場 而落選﹐他們會認為這是“失去了戰場﹐贏了戰爭(lose the battle, win the war)。

台灣和美國的歷史給我們寶貴的教訓和無價的啟示。台灣人的祖先﹐以“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理念﹐移民開拓台灣。他們﹐就像中國的華僑﹐不會有建國的意願。在歷史裡 ﹐台灣有一來再來的外來政權。但是﹐它們並不是來台灣﹐阻止台灣人的建國。台灣人從來沒有主觀的建國意願。

但是﹐美國人的祖先﹐以“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理念﹐移民開拓北美洲。他們的知 識分子有強烈的主觀建國意願﹐為了尊嚴﹐要作光榮的美國人﹐不作英國的臣民﹐犧牲奮鬥。而我們所要追求的價值觀和美國的價值觀(American values)相吻合。
所以﹐台灣目前最大的危機﹐不是中國的近千顆飛彈﹐強大的軍備﹐也不是美國對台灣的”模糊“立場﹐而是台灣的知識分子﹑獨派團體﹐和台灣人的祖先一樣﹐仍然停留在”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理念的架框裡。

尤其最近﹐我們看到愈來愈多﹐本來主張以“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理念﹐走體制外 路線的知識分子和獨派團體﹐也轉變或附合﹐以“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理念﹐走體制內路線。

台灣的前途並不決定在﹐體制內路線或是體制外路線﹐而決定在“追求價值(values- driven)”的理念﹐或是“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理念﹐是台灣知識分子和獨派團體 的主流。

台美人﹐尤其這些在美國工作﹑生活近半個世紀的老留學生﹐對美國價值有親身直接的體驗﹐有比較深刻的認識。所以﹐這些老留學生對故鄉台灣所能貢獻的﹐要說是批評也好﹐說是指導也好﹐說是建議也可﹐就是幫助台灣人建立“追求價值(values- driven)”的理念﹐支持 那些堅持以“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理念﹐走議會路線和群眾路線的知識分子。

如果我們這些台美人﹐可以不要依賴中華民國﹐還要提倡﹑鼓勵﹐甚至 justified“追求利益 (interests-driven)“的理念﹐我認為這是對我們故鄉台灣的一種 disservice。

台灣現在的亂相就是﹐因為“追求利益(interests-driven)“的理念的知識分子和團體是台灣 的主流。只有當有一天﹐“追求價值(values-driven)”的理念的知識分子和團體是台灣的主流時﹐台灣才會是我們所可以驕傲的台灣﹔台灣人才會是光榮的台灣人﹐有尊嚴的台灣人。

2011-05-0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