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國會(立法院)無權制憲

◎ 鄭思捷

在五月十八日﹐太平洋時報刊登一篇陳茂雄教授的文章﹐題目為《總統無權制憲立法》。這樣的題目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憲法規定總統的權限﹑資格﹐是先有憲法﹐才有總統。所以﹐我們不會有總統是不是有權力制憲的問題。

依據權力分割 (separation of governmental powers)﹑三權獨立的民主原則﹐總統的行政權、國會的立法權和最高法院的司法權﹐是分開各自獨立的。所以﹐我們根本不可能有總統是不是有權力立法的問題。所以﹐“制憲立法”根本就不可能在總統的權限之內。

這是憲法的規定,大家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民主原則﹕“總統無權制憲立法”。那麼為什麼還要勞動陳茂雄教授為文大作文章提醒大家﹖陳教授可能另有目的﹕

第一﹐表達他贊同三位民進黨候選人都沒有提出台獨﹑制憲的主張﹐和批評這些法政學者不懂 “總統無權制憲立法” 的道理。並提醒獨派人士﹐為了制憲而參選總統職位是錯誤的。

在該文陳教授這樣寫著﹕“也有獨派人士對民進黨相當不滿﹐總統候選人初選時﹐三位候選人都沒有提出台獨的主張。令人驚訝的是有能力操刀寫出台灣新憲法的法政學者也期待綠營新總統上任後制憲﹐事實上總統並沒有制憲的權力。“並在結尾陳教授這樣寫著﹕”只是獨派人士將目標放在總統這個職位﹐完全走錯了方向。“

第二﹐他要告訴我們﹐體制外建國在台灣行不通﹔而體制內政治運動﹐如參與選舉﹐就要認同“中華民國”。

在該文陳教授這樣寫著﹕「顯然的﹐體制外運動的空間已經萎縮﹐多數獨派人士轉向體制內選舉﹐可是還保留體制外的政治主張﹐不認同“中華民國”。」他繼續這樣寫著﹕「選舉就是體制內政治運動的手段﹐既然參加選舉﹐就是走體制內路線﹐就算要獨立建國﹐也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來建立新體制。 綠營是要改變體制﹐卻將希望寄託在總統大選﹐沒有考慮 到總統完全沒有權力改變體制。」

依據陳教授的邏輯是﹕依循(中華民國)體制﹐總統完全沒有權力改變體制。所以﹐綠營若是要改變體制﹐就不必競選總統﹔綠營若是要競選總統﹐就不要想要改變體制。

第三﹐陳教授認為﹐總統只能維持現狀﹐沒有權力改變現狀﹔並提醒獨派人士﹐只有國會席次超過二分之一的政黨﹐才可能做到制憲改變體制。

在該文陳教授這樣寫著﹕「總統的職權是國防與外交﹐其功能只能維持現狀﹐沒有權力改變現狀﹐可是獨派人士卻要總統正名制憲﹐...獨派有很多法政學者﹐應該很清楚依循現行體制﹐總統並沒有改變體制的權力。」他同時這樣寫著﹕「顯然的﹐公民複決這一關是不可能通過。獨派人士因而將目標轉向“公投制憲”﹐只是現行公投法在修(制)憲立法方面人民沒有創制權﹐不可能公投制憲。」他又這樣寫著﹕「要改變體制﹐只有國會席次超過二分之一的政黨﹐才可能做到﹐他們可以修改公投法﹐使人民在制憲方面有創制權。」

但是﹐陳教授應該自己很清楚﹐國會(立法院)和總統一樣無權制憲。人民的創制權導自憲法﹐是先有憲法﹐人民才有創制權﹔不是人民有了創制權﹐才可以制憲。

在這篇《總統無權制憲立法》裡﹐陳教授至少有三個基本的錯誤觀念﹕

第一﹐他把制憲和立法混為一談。

第二﹐他把制憲認為是人民的創制權。

第三﹐他把改變體制(修憲)和創立新體制(制憲)混為一談。

2011-05-30

 

【延申閱讀】

總統可以主導制憲|◎ 鄭思捷|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