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總統”可以主導制憲

◎ 鄭思捷

這是第二篇反應﹐陳茂雄教授的一篇文章﹕“總統無權制憲立法”(太平洋時報﹐五月十八日)。陳茂雄認為﹕“選舉就是體制內政治運動的手段﹐既然參加選舉﹐就是走體制內路線﹐就算要獨立建國﹐也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來建立新體制。”

對陳茂雄的這種看法﹐我不能完全同意。如果走體制內路線就一定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也只能改變體制﹐絕對不可建立新體制。並不是只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就可以建立新體制。還有﹐並不是參加選舉﹐走體制內路線﹐就一定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我認為﹐既使參加選舉﹐走體制內路線﹐並不一定就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

我認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總統”雖然無權修憲或制定新憲法﹐他(她)可以主導制定台灣國的憲法。讓我舉例說明我這種看法的理由。

以陳水扁總統為例﹐他一定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無權修憲或制憲。因為他以﹐“維持現狀﹔政黨輪替”當選總統。台灣選民選他當總統是因為他要維持現狀﹕一個中國流亡到台灣的政府。所以﹐他一定要向台灣選民負責﹐依循(中華民國)體制﹐不宣佈獨立﹐不舉辦公投﹐...。

再以蔡英文為例﹐如果她當選總統﹐她和陳水扁一樣﹐一定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無權修憲或制憲。因為她以﹐“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競選總統。她一定要向台灣選民負責﹐依循(中華民國)體制﹐沒有權力也不可主導制憲﹔雖然沒有權力﹐可以依循(中華民國)體制主導修憲。

但是﹐黃越綏和陳水扁﹑蔡英文不一樣。如果黃越綏當選總統﹐她可以主導制憲﹐不依循(中華民國)體制。因為她以“住民自決﹔公投建國”的主張競選總統。她一定不能辜負台灣選民﹐依據“住民自決”的天賦人權﹐不依循(中華民國)體制﹐公投制憲﹐在她四年任期內完成建國。

所以﹐當選中國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不一定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要不要依循(中華民國)體制﹐決定在“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時所提出的主張。當選的“總統”要對台灣的選民﹐不是中國的選民﹐負責。

陳茂雄認為﹐“想要改變體制﹐卻將目標放在總統職位﹐是完全錯誤的觀念。依現行體制﹐修憲是不可能﹐公投法又限制人民公投制憲。要改變體制﹐只有國會席次超過二分之一的政黨才可能做到﹐他們可以修改公投法﹐使人民在制憲立法方面有創制權。”

陳茂雄這種﹐只有國會修改公投法﹐使人民在制憲立法方面有創制權﹐才可制憲﹐改變體制﹐我認為﹐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憲法規定人民的創制權﹔並不是人民的創制權產生憲法。

還有﹐我們要 “公投制憲建國” 是依據 “住民自決(self-determination)” 的天賦人權﹐不是 依循(中華民國)體制的公投法。住民自決是全世界所公認的﹐不能被剝奪的天賦人權。它高於中華民國體制的公投法。

所以﹐黃越綏當選“總統”後﹐她可以主導制憲建國。讓我們獨派人士和團體全心全力擁護黃越綏以 “住民自決﹔公投建國”的主張﹐參選總統到底﹔支持蔡丁貴的“自己的國家﹐自己建立”。

我擔心﹐陳茂雄認為﹕“獨派人士將目標放在總統這個職位﹐完全走錯了方向” 的政論﹐會傷害獨派人士參選總統的熱忱和減低台灣選民的支持。

我衷心地希望﹐我們不要從中國的封建政治思想﹕“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尋求台灣前途的答案﹔更不要在中華民國的體制內打轉。讓我們把眼光﹐放遠到廣闊世界各地住民獨立建國的歷史。

2011-06-02

【延申閱讀】

國會 (立法院) 無權制憲|◎ 鄭思捷|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