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急獨乎﹗不急獨乎﹗

◎ 鄭思捷

英國著名的戲劇家William Shakespeare﹐在他的名著﹐Hamlet 裡有一句家戶諭曉的名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同樣地﹐台灣人追求獨立建國也有“急獨或不急獨”的問題。

民進黨的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在2004年北美洲台灣人教授會的年會中發表演講﹐指出台聯現在提議制憲是“急獨”﹐並認為現在並不是“急獨”的時機。林濁水認為現在只能修憲的軟性台獨﹐而不是制憲的急獨的硬性台獨。

台灣人追求獨立建國是模模糊糊的﹐並不是果敢直前的。台灣人一直認為﹐台灣獨立建國是要“戒急用忍”。那麼﹐如果有台灣人現在就要台灣獨立建國是否就是“急獨”﹖

從世界各國奮鬥追求獨立建國的歷史來看﹐台灣的獨立建國只有“太遲”的問題﹐絕對沒有“太急”的問題。但是﹐從中國的歷史來看﹐台灣的獨立建國﹐或許才有“急獨”的問題。所以﹐台灣的“急獨”或是“不急獨”的問題﹐就要看台灣人有“世界觀”或是“中國觀”。所以﹐台灣的“急獨”或是“不急獨”的問題﹐就要看台灣人是要和世界其他民族比較還是要和中國其他族群比較。

在十七世紀﹐台灣人和美國人的祖先在差不多同一個時期﹐分別從中國大陸和英國﹑歐洲大陸移民到台灣和北美洲。但是﹐美國人在移民到北美洲不到二百年就獨立建國。台灣人在這二百年間﹐誓死要作中國的“明人”和中國的“清人”﹐沒有獨立建國的理念。台灣人已經慢了美國人獨立建國二百多年﹐沒有“急獨”的問題﹐只有“太遲”的問題。

美國的獨立建國給全世界一個很好的典範。十年後﹐法國以自由﹑博愛的理念建國。從此﹐民主﹑自由﹑平等變成世界各國獨立建國的理念。弱小民族追求獨立建國已是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強暴的國家可以阻擋的潮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九四五年結束後﹐許多殖民地紛紛獨立建國。菲律賓在一九四六年獨立﹔印度在一九四七年獨立。一九四八年, Myanmar﹑Sri Lanka 獨立。 到了﹐一九七一年Bangladesh獨立。但是﹐台灣人在這千載難逢的期間﹐我們沒有獨立建國的意願﹔反而我們興高彩烈回歸“祖國”。和這些弱小民族的獨立建國比較﹐台灣在半個世紀後還沒有獨立﹐台灣人要求現在獨立建國怎麼還會“太急”﹖

到了一九六零年﹐非洲十八個國家宣佈獨立。這個世界村的村員愈來愈多。許多獨立建國條件比不上台灣的人民都已經是這個世界村的村員了。台灣人現在要求獨立建國怎麼還會“太急”﹖

從中國的歷史來看﹐滿洲人曾經征服﹑統治過中國二百多年。雖然﹐滿人執政二個多世紀﹐卻被中國同化。既使日本人幫滿人建國﹐在滿人堅持要作中國人下﹐終於遭受到“滅文滅種”的命運。滿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無法成為這個世界村的村員。蒙古人也曾經征服﹑統治過中國。但是﹐蒙古人﹐不像滿人﹐堅持不作中國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獨立建國。蒙古人有了自己的國家﹔蒙古的文化語言也得以保存下來﹐而不致被“滅文滅種”。

台灣人必須從滿人和蒙古人的命運﹐作為借鏡。台灣人只有獨立建國才可能逃避被“滅文滅種”的命運。救命的事絕對不會有“太急”的問題﹐只會有“太遲”的問題。

台灣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有利於獨立建國的時機﹔我們還有什麼好等的﹖

Revised 2011-07-2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