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黃越綏「退選」的歷史觀

◎ 鄭思捷

雖然黃越綏的“退選(終止參選)”是大家所預料的事﹐我還是懷著希望它不會發生。

對我個人來說﹐我支持黃越綏參選總統﹐是歷史的重演。

在十幾年前﹐2000年的總統選舉﹐民進黨沒有明確的獨立建國的理念﹐促成建國黨的成立﹐推選鄭邦鎮參選。我也義無反顧地公開支持鄭邦鎮。

當時台灣的政治情勢和現在一樣﹐認為鄭邦鎮沒有當選的希望﹐也一定不能讓連戰當選。大家一定要團結支持陳水扁﹐不管有沒有相同的政治理念。

這次總統的選舉﹐黃越綏和當年的建國黨一樣﹐看到民進黨脫離獨立建國的目標﹐以“人民自決﹐公投建國”的理念參選總統。他們還是一樣以同樣的理由抵制黃越綏的參選。我們認為黃越綏沒有當選的希望﹐也一定不能讓馬英九再當選。大家一定要團結支持蔡英文﹐既使同意黃越綏的政治理念。

到此﹐我們己經可以看得很清楚﹐台灣的選舉﹐執政的目的﹐並不在政治理想﹐平等﹑正義的實現﹐而是利益的分享。我們所考慮的是那一位候選人比較有希望當選。我們並不考慮那一位候選人的政治理念比較相近。

這樣的“現實”﹐沒有遠見只有目前的思考下﹐台灣獨立是一個有沒有好處的問題﹐而不是對不對的問題。

在半個世紀前﹐1950年廖文毅等人在日本京都成立民主獨立黨﹐希望經由聯合國的託管﹐讓台灣人民自決﹐達成台灣獨立。但是﹐廖文毅等人的努力遭受到蔣政權的強烈迫害和阻擾。在1965年廖文毅返台“投降”蔣政權。

雖然廖文毅返台“投降”蔣政權對當時的獨立運動產生相當大的挫折﹐獨立運動卻由當時年輕有理想的留學生﹐不問台灣獨立有沒有好處﹐只問台灣獨立是不是對﹐的繼續推動﹐愈挫愈狀大﹐直至以台灣獨立為黨綱的民進黨的成立。

但是﹐這次黃越綏的“退選”並不是因為國民黨的迫害和阻擾﹐而是完完全全台灣人自己的冷漠抵制所致。獨立運動在黃越綏的“退選”後﹐我們還有沒有年輕有理想的台灣人繼續推動﹖

台灣獨立的 icon :有九十多歲的史明﹐有八十多歲的辜寬敏﹑彭明敏。那些當時是年輕有理想的留學生﹐也已經是六﹑七十歲的老年人﹐他們之間還剩下多少人還在提倡獨立的理念﹖

在陳水扁的當選總統和建國黨的解散後﹐台灣人的知識分子爭先恐後進入民進黨﹐認同中華民國體制﹐自認為台灣是一個新興的民主國家。台灣獨立的任務已經完成。

在這樣的逆境下﹐黃越綏卻勇敢地單獨以個人的能量﹐以“人民自決﹐公投建國”參選總統﹐把台灣的歷史使命擔當起來。我們應該感激和敬佩她的犧牲和貢獻。我們怎麼還會這樣殘忍地﹐指責她是“攪局者”﹑“歷史的罪人”﹖

沒有了黃越綏的“人民自決﹐公投建國”﹐台灣人民只能在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和蔡英文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兩者之間選擇。在台灣獨立和台灣人的建國上﹐馬英九和蔡英文又有多大的不同﹖

2008年的總統選舉﹐民進黨謝長廷的“和解共生”並沒有爭取到比馬英九的“台獨也是一個選項”更多的選票。四年後﹐台灣人民會不會給蔡英文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一個機會﹖

既使讓蔡英文如陳水扁一樣的當選上總統﹐她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政理和陳水扁的“中間路線﹑政黨輪替”的政理又會有多大的不同﹖陳水扁的“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和蔡英文的“台灣是新興的民主國家”是不是一樣誤導台灣人民﹖

黃越綏的“人民自決﹐公投建國”正確的政治訴求﹐卻在“阻止馬英九當選”的堂皇理由下﹐被淹沒。大多數的台灣人相信在現階段“阻止馬英九當選”比“喚醒台灣人民認識人民自決的權力﹐以公投達成建國”的理念更重要。

我們認為﹐支持蔡英文是“阻止馬英九當選”的戰略。但是﹐在台灣獨立和台灣人的建國的目標上﹐這個必須犧牲黃越綏的參選一定不是一個正確的戰略。

要“阻止馬英九當選”的最有效的戰略就是﹐向台灣人民提倡台灣獨立的理念﹐喚醒台灣人民對建國的認識。因為﹐有了台灣獨立的理念和認識建國的必要性的台灣選民﹐絕對不會把他們的神聖的一票投給馬英九。

再進一步地說﹐我們堅信﹕台灣的前途要由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來決定﹐不是由中華民國的總統決定。但是﹐大多數的台灣人自己卻把中華民國的總統的選舉看成比喚醒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人民自決﹐公投建國”的事更優先更重要。

所以﹐利用總統的選舉﹐向選民提倡黃越綏的“人民自決﹐公投建國”不僅是“阻止馬英九當選”的最有效戰略﹐更符合台灣的前途由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來決定的原則。

在四十多年前﹐台灣獨立聯盟在美國﹐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吸收盟員。當時台灣受到蔣政權的高壓恐怖統治下﹐台灣人民應該會很容易自然地接受台灣獨立的歷史任務。這些“留學生”在沒有好處﹐只有犧牲下﹐把這個獨立的火把延續下去。

在最近這二十年來﹐這個獨立的火把在台灣﹐卻受到台灣人的政治領導人的澆水﹐淹淹一息。李登輝很斷言地(categorical)說﹕“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陳水扁也聲明﹕“台灣不宣佈獨立”。黃越綏的“人民自決﹐公投建國”﹐在這樣的逆境下﹐重燃了這個獨立的火把。重燃獨立火把的黃越綏﹐卻被我們侮責為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的“攪局者”。這是多麼的不公平。

這個獨立的火把﹐還有沒有有理想的年輕人延續下去﹖蔡英文會不會接下去﹖

我們一直都有這樣的信心﹕“台灣獨立是歷史的必然性”。但是﹐黃越綏的“退選“是完全由於台灣人自己的冷漠和抵制﹐台灣獨立還會不會是歷史的必然性﹖

自台灣獨立運動開始來﹐黃越綏是第一位以“人民自決﹐公投建國”在台灣參選總統。雖然她的”參選“和”退選“之間只有幾個月﹐她的犧牲和貢獻應該得到台灣人的肯定和感謝。

同時黃越綏也替我們定義﹐什麼是“愛台灣”。追求“人民自決﹐公投建國”就是“愛台灣”。

在“台灣e新聞 Taiwanenews”網站﹐我看到了許多人現身說出﹕“我所認識的黃越綏”。但是我並不認識黃越綏﹐我也沒有面會過黃越綏。雖然黃越綏來過洛杉磯幾次﹐都沒有引起我的注意。

這次我要以一位“愛台灣”的知識分子撰文作為歷史的見證。

2011-09-1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