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替馬英九說幾句「公道話」

◎ 鄭思捷

一向我的朋友都勸我﹐槍口要向外﹐不要一直批評民進黨。但是﹐我批評民進黨是﹐要民進黨作得更好﹐更進步﹐不可偏離獨立和民主。

我不想浪費我的精神和時間﹐去發掘國民黨的缺點和壞處。因為台灣人的進步﹐並不建立在國民黨的落後。批評國民黨的“腐敗”並不能表示台灣人的“清廉”。批評國民黨的“不民主”並不表示台灣人的“民主”。

現在﹐在總統選舉之前﹐不要只批評民進黨﹐我的朋友更是這樣勸我。他們認為批評會破壞團結。我認為批評不但不會破壞團結﹐反而不批評更會助長(foster)獨裁。因為“對”的批評會促成團結﹐當然“壞”的批評會破壞團結。所以﹐我們要問的是﹐對或錯的批評﹐而不是“可以”或“不可以”批評。

這篇“替馬英九說幾句公道話”算是例外。

我將以馬英九在競選總統期間的“政見”﹐評論他的執政。

在2008年的總統選舉﹐馬英九向台灣選民允諾﹕台獨也是一個選項。但是﹐選上總統後他急速的“傾中”﹐引起了台灣人的反對。台灣選民認為被馬英九騙了。台灣人的知識分子也趕緊﹐請(提醒)馬總統捍衛傳統的中華民國。

但是﹐我認為馬總統並沒有欺騙台灣選民。馬總統只說台獨也是一個選項﹐並沒說他會選擇台獨。馬總統只說台獨也是一個選項﹐並沒說他不會“傾中”。

台灣選民自己沒有看明白聽清楚﹐台獨也是一個選項並不等於不傾中﹐卻要怪馬英九在騙人。

這次2012年的總統選舉﹐馬英九的政見是﹕“不統﹑不獨﹑不武”。

台灣選民這次一定要看明白聽清楚﹐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的政見。馬英九的“不統” 是﹐中華民國這個流亡政府已經沒有能力統一中國。馬英九的“不統”是﹐不能統一中國。馬 英九並沒說﹐他會“抗拒”中國來統一台灣。所以﹐馬英九說得很明白﹐不統並不是抗統﹐也不是拒統。不能統一中國並不表示不能傾中。

在蔣政權時代﹐這種“不統論”是死罪。當時彭明敏等三人﹐發表“反攻無望論”﹐被判“叛國罪”。

台灣選民看明白聽清楚了﹐馬英九的“不統”﹐還要選他的話﹐到時他要傾中﹐就不要再怪被騙了。

馬英九的“不獨”比上次的“台獨也是一個選項”更明確地表示他的立場﹕不追求台灣獨立。馬英九有權也有能追求台灣獨立。但是﹐他很明白地向台灣選民說﹐他“不獨”。所以﹐贊成追求台灣獨立的台灣選民﹐絕對不可以把神聖的一票投給不獨的馬英九。

馬英九的“不武”是多餘的。只要不統又不獨﹐那麼武力就派不上用場。現在馬英九對“不統﹑不獨﹑不武”的前後次序非常重視。因為馬英九認為﹐台灣的選民最不願意和中國“統一”﹐比較不在乎獨立不獨立。台灣選民只要求中華民國這個流亡政府繼續抗拒中國來統一﹐不要“過度傾中”。

所以﹐問題並不在馬英九有沒有欺騙台灣的選民﹔而是台灣選民和知識分子有沒有認錯馬英九的“情”。

2011-10-0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