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三“無”政府

◎ 鄭思捷

從“台獨人士”轉變為“法輪功”的提倡、追隨者的李瑞木,在台美人的社團,尤其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裡,是一位爭議性人物。如果爭議的引起是因為李瑞木提倡、追隨“法輪功”,這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屬於宗教的領域,我們應該要討論的是,如何把“法輪功”的“真、善、忍”應用到“政治”上。

“真”屬於宗教的領域。你相信的神,才是“真”神﹔在宗教裡才有“真”理。但是,你相信的神,是不是真的才是“真神”﹖在宗教裡的“真理”是不是真的才是“真理”﹖在宗教的領域裡,才有“真”﹔但是,我們無法求證。

在“人間的事務”上,我們只能追求“真”﹔什麼才是“真”真的是不知道。譬如說,我們要測量兩點的距離,我們要量了多次後取其平均值﹔但是平均值並不是“真”值。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假造數據。

同樣的道理,一個政府不能作假,欺騙人民。如何才能達成一個“無假”的政府﹖就是一個“透明Transparency”的政府。只有有“知的權力”的人民才可能有一個“透明”的政府。

所以,政府官員間的公文、E-mail都要保存,總統的談話也要錄音下來,機密文件也要在一段時間後公開。要確保人民“知的權力”,一個“無假”的政府,就一定保留人民要知的“資料”,不能銷毀﹔同時還要有“Free Information” 法案。

還有,有一句俗語﹕真理愈辯愈明。所以每一個事件的決定,一定要經過正、反兩面的辯論﹔沒有辯論就不能決定。為了人民可以無所掛慮地辯論,政府一定要確保人民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種種自由的權益。

這樣的一個的政府,就是要把在宗教領域的“真”轉換(Transform)為政治領域的“無假”。

“善”屬於宗教的領域,不屬於政治領域,因為政府不是慈善機構。慈善事業屬於宗教機構。很清楚的,政府的成立在維護人民的權益,不是要作慈善事業。

政府不是要作“善”事﹔但是不可作“惡”事。一個“無惡”的政府,就是要受制於憲法,遵守憲法,不可立“惡法”。一個“無惡”的政府不可以有“惡法”亦法。

這樣的一個的政府,就是把在宗教領域的“善”轉換為政治領域的“無惡”。

“忍”是一種美德(virtue)。當人民必須“忍”的話,就表示這個社會有不公不義的存在,人民必須忍受。所以政府一定要有公正獨立的司法,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人民一定可以生活在,不必忍受恐怖的統治、權益的被侵犯。政府不可讓人民忍受“過份的處罰(unusual punishment),也不可以酷刑取供。

提倡”忍“是宗教家、道德家的事﹔政府的成立是要確保人民追求快樂的權力,不是要人民忍受痛苦。

這樣的一個政府,就是把在宗教領域的“忍”轉換為政治領域的“無忍”。

所以,我們要建立一個如林肯(Lincoln)所提倡的“三民”政府(for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還要是一個“三無”政府(無假,無惡,無忍)。

201-05-1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