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歷史的啟示
---獨立建國---

◎ 鄭思捷

我們必須深切地瞭解﹕"歷史不會教我們什麼﹔而是我們能從歷史中學到什麼?"

為什麼美國人和台灣人的祖先﹐在同一個時期分別從歐洲和中國大陸移民到北美洲和台灣:但是在四百年後﹐美國人和台灣人的子孫卻有天與地的不同命運﹖

為什麼美國的"一小撮"知識分子敢膽起來反抗他們的祖國﹐史無前例地﹐建立自己的獨立國家﹖但是﹐台灣的知識分子卻必須維護﹑假借外來的"中華民國"的名字﹐而不敢宣佈獨立﹐制憲建國﹖

美國的建國"反叛者(rebels)?穿著騎馬褲﹐講話斯文:但是他們很堅強﹐尤其對獨立建國的信念絕不妥協。台灣的知識分子軟弱﹐不敢面對獨立建國的挑戰。台灣的知識分子把獨立建國的逆境當作籍口,逃避挑戰。

美國的Samuel Adams 在1776 喊叫﹐"Is not America already independent? Why then not declare it?? 美國的"一小撮"知識分子認為﹐美國要脫離英國﹐一定要說明理由, 光明正大地宣佈獨立。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有一位K.C.Wu也這樣喊叫﹐"如果台灣 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麼就宣佈獨立!"但是﹐這種同樣的呼喚﹐卻得不到同樣的響應。

在美國獨立建國之前﹐這些英國的殖民地的經濟繁榮。美國人深切地瞭解﹐只有獨立建國才能繼續維護經濟的繁榮。他們也深切地瞭解﹐要對抗當時世界最強大的軍隊﹐在自己沒有軍隊﹐又沒有任何其他國家的幫助下﹐獨立建國成功的希望很小。

但是﹐他們在"不自由﹐勿寧死"的堅強信念下﹐發起獨立運動。他們也明明知道﹐發起獨立運動﹐經濟會受到嚴重的影響。但是﹐他們也深切地瞭解﹐只有由人民自己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才可能維護長遠的繁榮經濟。

台灣人也曾經以﹐"經濟奇蹟"﹑"亞洲四小龍"為榮。但是﹐台灣經濟的繁榮﹐並沒有像美國替台灣人帶來獨立建國的需要。反而﹐台灣人認為獨立建國﹐會阻礙而不會維護台灣的經濟成長。台灣的知識分子認為﹐經濟是最重要﹔台灣的商人﹑企業家認為賺錢是最重要。為了經濟﹐台灣獨立建國的信念可以擱置一旁﹐甚至否認。為了賺錢﹐台灣的商人﹑企業家可以替中國說話。台灣的"經濟奇蹟"不僅沒有幫助台灣人堅強獨立建國的決心﹐反而肯定"笑貧不笑娼"﹑"大家都在 A 錢"的社會。

為了對抗中國的"三通"﹐李登輝實行"戒急用忍"政策。如果我們能學到美國獨立的歷史﹐我們就應該趕緊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台灣和中國就會像美國和英國一樣﹐什麼都可以通。

為了阻擋不了台灣商人到中國投資﹐陳水扁實行空有其名的"有效管理"政策。這個政策的結果是﹐這些台灣商人變成中國的"人質"﹐不得不替中國說話。如果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台灣的商人就可以像日本的商人一樣﹐自由地到中國投資﹐不需要"有效管理"。

現在﹐台灣獨立的條件和環境都比當年美國的好。但是﹐台灣的知識分子﹐不僅沒有趕緊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喚醒台灣人民獨立建國﹐反而安於現狀﹐維護"中華民國"。

台灣的知識分子必須讓台灣人民認識﹐"台灣是中華民國"是一條死路。只有台灣獨立---台灣人建立了一個自己的國家---才是唯一的生路。

現在是台灣獨立的最好﹐也是最後的時機。我們不能把這個台灣獨立建國的任務留給下一代。

我們必須從美國的獨立歷史學到﹕宣佈台灣獨立制憲建國是台灣人的唯一生路。只有宣佈獨立制憲建國﹐台灣的經濟才有保障﹔台灣人的人權才會被尊重。台灣人就有尊嚴﹐才會感到驕傲。

We strongly believe the history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and the norm of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 prove ample justification for a Taiwanese state.

However, there is absolutely no justification for the Taiwanese people to support and defe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 an exile government from China.

Revised: 10-11-13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