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的政治文化

◎ 鄭思捷

很多台灣人對政治不感興趣﹐有政治「泠感症」。很多台灣人認為政治很黑暗﹐要遠離政治﹐有「躲避政治症」。很多台灣人認為政治權力鬥爭很可怕﹐有「恐懼政治症」。也有很多台灣人認為﹐「政治只是一時﹐文化才是永久」政治不重要﹐有「輕視政治症。」因為很多台灣人都有這樣的看法﹐這些對政治的「泠感症」﹑「躲避症」﹑「恐懼症」和「輕視症」都成為台灣人的政治文化。

在台灣人的聚會裡﹐我們有時候還會聽到﹕「我們不要談政治﹔我們要談文化。」這是我們對「文化Culture」不瞭解﹐才會有這樣的說法。我們應該這樣說﹕我們要「不談政治的文化」或是我們要「談政治的文化」。因為政治是文化的一部分。

讓我們首先瞭解什麼是「文化Culture」。文化總括行為模樣(behavior patterns)﹑藝術(arts)﹑ 信念(beliefs)﹑制度(institutions)和其他所有人類的製作和思考的產物(all other products of human work and thought)。文化就是﹐在一個特定的時期﹐一個階級(class)的人﹑一個社區 (community)的人或是一個民族(population)所表現在這些行為模樣﹑特徵(traits)和產物。例如﹐貧民文化(the culture of poverty)﹐日本文化 (Japanese culture)。

文化也是這些行為模樣﹑特徵和產物表現在一個特定的範疇(category)﹐例如領域(field)﹐科目(subject)。所以有「經濟文化」、「政治文化」、「台灣日本時期的音樂文化」等。所以很明白的﹐政治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每一個時期都有不同的政治文化。

現在我們再來瞭解什麼是「政治Politics」。政治是一群人作決定的過程(a process by which groups of people make decisions)。這個名詞通常也應用在政府﹑公司﹑學術界﹑宗教機構。 它也涉及政治單位的條例﹐政策的形成和應用的方法和策略。政治也是權利的爭取和維護。

「Politics」來自希臘文的「polis」﹐字意是州(state)或市(city)。「Politikos」就是所有和公眾(public)﹐不是個人(personal)﹐有關的事務(affairs)。

所以﹐當我們說我對政治沒有興趣﹐就是表示這種人對公眾的事沒有興趣。這樣的人也不會關心政治﹐不在乎公眾的事務。這種人是不是「自私自利」﹖

所以﹐當我們說我們不要談政治﹐就是表示我們不參與有關公眾事務的辯論和決定。如果我們都不談政治﹐台灣又如何實行民主﹖

所以﹐當我們說我們不要談政治﹐就是表示我們不知道我們應有的權利﹐更不會去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更談不上維護我們應有的權利。所以﹐當我們說我們不要談政治﹐就是表示我們不參與台灣前途的決定。因為我們自己不熱心政治﹐我們很容易地要依賴其他人來幫我們決定台灣的前途。

台灣四百年來的歷史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台灣人的文化最大的弱點和缺點就是沒有政治文化。如果台灣人在二百年前就有像美國的政治文化﹐今天的台灣就會是一個小型的美國(mini-America)。

為了台灣人的子子孫孫﹐我們沒有那種「奢侈」﹐對政治沒有興趣。政治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duty)。為了台灣的前途﹐我們沒有那種「奢侈」不談政治。談政治是我們每一個人﹐尤其知識分子﹐的義務。

台灣的前途如何讓二千三百萬不談政治的台灣人來決定﹖

我們一定要鼓勵台灣人談政治﹑關心政治﹔我們一定要提昇台灣人的政治文化。

Revised: 原文﹕[不談政治的台灣文化]

November 4, 2013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