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開羅宣言”談起

◎ 鄭英松

今年剛好是,在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一日,被慣稱為[開羅宣言]的機密文件被解除(release) 的七十週年。

多年來,這個[開羅宣言]的歷史文件,不但被中國的兩個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誤用為“台灣應該歸還中國”的根據文件﹔同時也被台灣人誤解為“無人簽名的新聞公報”。

對中國的這兩個政府的這個誤用,我們一定要以理加以辯駁和抗議。對台灣人的這個誤解,也要以[開羅宣言]的字義和理由加以澄清和改正。

一、被誤解的[開羅公報]﹕無人簽名的[新聞公報] (註一)

這份文件被慣稱為“宣言Declaration”是不正確的,因為它不是宣言。 這份文件很清楚地寫著,這是“公報Communique。”

原文:The following communiqué is for automatic release at 7:30 P.M., E.W.T., on Wednesday, December 1, 1943.

但是,它不是我們所認為的“新聞公報,”因為它並不是在[記者招待會Press Conference]所發佈的 。

這份文件的第一行很清楚地重複三次寫著﹕CONFIDENTIAL CONFIDENTIAL CONFIDENTIAL 機密 機密 機密

第二行也重複三次地強調﹕HOLD FOR RELEASE HOLD FOR RELEASE HOLD FOR RELEASE。

第三行更是特別地強調﹕請保管不讓它提前解除或發表PLEASE SAFEGUARD AGAINST PREMATURE RELEASE OR PUBLICATION。

這三行的每個字和整個句子都用“大字Upper key”寫的。很明顯地這不是“新聞News。”台灣人 卻誤解它為“新聞公報。”

[開羅公報]不是[新聞公報],是一件“極機密(absolutely confidential and secrete)”的文件,只可以 在特定的時間解除release。

台灣人誤解:“該[宣言]實屬[新聞公報]的性質,僅是戰時同盟國之間的[意圖之聲明(Statement of intent)]而已,並非戰後的和平條約,因此毫無拘(約)束力。” (註二)

從原文我們很清楚地可以了解該[公報]沒有[新聞公報]的性質,是只有三個國家﹕美國、英國和中國,在戰時在北非洲(North Africa)開會(conference)後的聲明(Statement),聲明他們之間在會議裡所達成的同意(have agreed upon)事項和一些目的(purposes)。

這個[開羅公報],雖然不是條約,對參加[開羅會議conference]的三個國家國還是有約束力,對其他沒有參加這個會議的所有國家如,日本、德國、蘇聯、法國等就都沒有約束力。

這個[開羅公報],雖然沒有人簽署,對參加[開羅會議conference]的三個國家還是有約束力;既使簽署了,對其他沒有參加這個會議的國家還是一樣沒有約束力。

這三個國家要不要,有沒有在他們開會後發佈的[公報]上簽名,這是他們自己的事,別人無權過問。

沒有簽署的[公報]是不是就對他們毫無約束力,這也是這三個國家的事,別人無權干涉。

進一步說,這些在戰時的[開羅公報]所聲明的同意事項,既使這些參與會議的三個國家都簽署了,在戰後,因為時局的改變,他們還是有權利不同意甚至反對在戰時所同意的事。這也是他們自己可以決定的事,別人無權評論。

所以,台灣人不僅誤解也沒有權利評論這個[開羅公報]只是“無人簽署的新聞公報”,不是條約,毫無約束力。

但是,台灣人絕對有權利抗議(protest)和辯駁[開羅公報]有關“台灣、澎湖歸還(restore)中華民國”這一部分,因為這也是台灣人的事。

二、被誤用的[開羅公報]:台灣、澎湖歸還中國

在眾多的國際文獻中,只有[開羅公報]寫明﹕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

原文﹕It is their purpose that Japan shall be stripped of all the islands in the Pacific which she has seized or occupied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First World War in 1914, and that all the territories Japan has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such as Manchuries,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shall be restored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

難怪中國的這兩個政府﹕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如獲至寶”,把它誤用為“台灣、澎湖歸還中國”的根據文獻。

但是,[開羅公報],不管有沒有人簽署,對日本都沒有約束力。日本可以正正當當地不依據[開羅公報]把她的領土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

“台灣的歸屬”不可在戰時,在只有這三個國家參與的[開羅會議]中決定。“台灣的歸屬”只能在戰後,有日本的簽名同意的“對日本和約”的條約中決定﹔在條約中決定的才“有效”。而且[開羅公報]中所聲明的“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的理由也是完全錯誤的,因此這個部分的聲明無效。[開羅公報]並沒有提出,把“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的正當理由,因此這個部分的聲明不能成立。

台灣是在一八九五年中、日戰爭,中國戰敗後,割棄給日本的島嶼。台灣並不是日本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太平洋所奪取(seize)或佔據(occupy)的島嶼。而且,台灣並不是日本從中國“竊取(steal)”的領土﹔台灣是日本正正當當在[馬關條約]中,中國同意割讓的“新疆”。

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國家可以用戰爭擴張領土。戰敗國在條約中“割地賠款”。這是完全“合法”的。例如,美國在美西戰爭奪取菲律賓,在美墨戰爭佔據現在的加州為自己的領土。這些奪取和佔據都是合法的。美國不必歸還菲律賓給西班牙,加州給墨西哥。同理,日本也不必歸還台灣給中國。

所以,[開羅公報]中的聲明,要日本歸還台灣、澎湖給中國的理由是錯誤的。但是,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任何國家就不可以再用戰爭擴張領土。用戰爭奪取和佔據別人的土地為自己的領土就不再合法了。

在[開羅公報]中的聲明,也很清楚地寫明,這三個國家同意這個戰爭不是為了擴張領土。

原文﹕They covet no gain for themselves and no thought of territorial expansion.
更為明顯的法理是,這兩個參加[開羅會議]的美國和英國,在戰後和日本簽署[對日和約]時,不再同意在[開羅公報]把台灣、澎湖歸還給中國的聲明。所以,在[開羅公報]中,把台灣、澎湖歸還給中國的這個聲明,已經無效。[開羅公報]也因此不可用作,把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的歷史文件的道理應該是很清楚的。

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韓戰

一九四五年日本依照[開羅公報]接受無條件投降。但是,在不知道什麼原因下,戰勝國(同盟國)和戰敗國日本,並沒有在戰爭結束後,簽訂“和約”。日本只向美國簽署了“投降書”。

這個情況一直拖到一九五0年,朝鮮半島發生戰爭﹕韓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兵支援“北韓”。

在韓戰發生後,美國要以就近的日本支援戰爭,大力幫助日本復原在戰時受到破壞的工業時,才發覺在一九四五年戰爭結束後,已經五年了,還沒有和戰敗國日本簽訂“和約”。

所以,日本感謝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韓戰。日本在美國的援助下,不僅工業、經濟快速復原,而且和美國從敵人變成盟友。日本很有尊嚴地簽訂在[舊金山]的[對日本和約]。反而在戰時的盟友,中華民國並沒有受到邀請參與[對日本和約]的簽訂。

就在發生[韓戰]的前一年,一九四九,中國發生了“天搖地動”的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

雖然美國仍然“承認recognized”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在一九五0年一月五日宣佈(announced)﹕美國不再介入台灣海峽的 爭端,並且也不干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攻打(attack)台灣。

但是,在這個宣佈後的半年,一九五0年六月二十五日韓戰爆發。因此,杜魯門宣稱(declared)﹕維持台灣海峽的中立是美國最大利益,並派遣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到台灣海峽,消除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衝突,就這樣台灣得到美國的保護。

所以,對[中華民國]來說,[韓戰]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對台灣人來說是“天公疼戇人。”

美國總統杜魯門,在一九五0年六月二十七日作過這樣的聲明(statement):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future status of Formosa must await the restoration of security in the Pacific, a peace settlement with Japan, or consideration by the United Nations.”

後來,杜魯門總統指派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美國國務卿哈慶遜(Dean Acheson)的外交 顧問,起草[對日和約]來貫徹他要“中立neutralize”台灣的決定。

在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同盟國(The Allied Powers)和日本在國與國 都是“獨立自主平等 Sovereign equals”下簽定“對日和約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在這個[和約]的第二章第二節b明文﹕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入[韓戰]和[中華民國]流亡台灣,美國和英國,[開羅會議]的兩個當事國,不再同意在戰時的[開羅公報]所聲明的“台灣和澎湖歸還[中華民國]。

這個[對日和約]就沒有把台灣和澎湖歸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

[對日和約]對台灣的地位(status)作了一個定案。戰時的[開羅公報]中的“台灣和澎湖歸還[中華民國]的聲明就無效了。

四、從[開羅公報]到[上海公報]

台灣的“地位”在[對日和約]簽定後,暫時有了一個定案﹔但是,中國的“雙胞胎”案卻還沒有解決。

在歷史齒輪的推動下,這個中國的“雙胞胎”案,也一步一步地獲得解決。

在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聯合國]承認(recognize)[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的[聯合國]中國代表。就這樣,[中華民國]不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也失去了[安全理事會]的席位。從此,[中華民國]就不存在於國際間。

但是,美國仍然承認流亡到台灣,失去[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的[中華民國]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

但是,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五日發佈的[中美建交的共同公報Joint Communiqué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美國終於,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近三十年,承 認(recognize)它是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

這個[公報]的第二條: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ecogniz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在這個[公報],美國並沒有承認(recognizes)[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主權。美國只認知(acknowledges)中國的立場﹕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部分。

這個[公報]的第七條: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在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建交後,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就變成為一個“不合法”的中國政府(il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人民就是“不合法”的中國人。 [對日和約]讓日本放棄了台灣主權﹔中美的[上海公報]沒有承認[中國]擁有台灣的主權。 這樣給台灣人民很大的空間決定台灣的前途。

五、台灣人的自我矛盾

台灣人非常反對[開羅公報]要把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但是,台灣人卻贊成“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和中華民國可以互相通用”。這是不是自相矛盾﹖

那些反對[開羅公報]要把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的台灣人﹔但是,這些人又要支持[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蔡英文。這是不是沒有原則﹖

我們極力反對“別人”要把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但是,我們自己卻極力要捍衛、支持[中華民國]。這是不是言行不一致﹖

從[開羅公報]到[上海公報],提到[台灣]問題時,都沒有考慮台灣人的立場。台灣人只會站在背後反對別人的決定。台灣人從來沒有站在台上大聲喊出我們的決定。

如果台灣人不自己成立政府,來擁有台灣的主權,遲早“別人”就會來擁有台灣的主權。

註一﹕陳榮儒“尋回台灣歷史的真相”,自由時報,2005年八月七日
註二﹕陳榮儒“聽美國府會智庫談台灣(上)”自由時報,2005年九月二十四日

作者註﹕本文是依據作者在2013年十一月十六日,在[台美人論壇]所作的演講。

December 6, 2013

 

鄭思捷專欄

鄭英松教授主講:被誤解的開羅宣言 -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