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鄭思捷:2014年

今年(2014)是第一次世界大戰(WWI,1914-1918)的一百週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WWII發生之前,這個戰爭被稱為,"世界戰爭World War",或稱為"大 戰爭 Great War"。這個戰爭的主要戰場都在歐洲﹔在美國這個戰爭也被稱為,"歐戰 European War"。

在這個戰爭中有九百萬士兵戰亡,多至七千萬軍士人員的參與,可以說是這個世界史上"空前"的大衝突,也是人類歷史上死傷慘重的戰爭之一。

這個戰爭的根本原因是[帝國主義 Imperialism]的興起﹔但是它的導火線卻是一個小小的暗殺事件。這個戰爭把世界的幾個經濟大國分成兩個對立的聯盟﹕一邊是[英、法、俄的三國協約The Triple Entente]和另一邊的[德國、奧-匈 Austria-Hungary]的 Central Powers。後來,美國和日本加入三國協約﹔土耳其帝國 Ottoman Empire和保加利亞 Bulgaria加入另一邊。

這個在一九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開始的戰爭,雙方都認為將是一個"短暫、急速 short, sharp" 的戰爭。大家都可以回家過[耶誕節 Christmas]。但是,沒想到戰爭一開始,就引入更多的國家的參與,再加上戰爭武器的驚人殺傷力和"雙方堅持不下"的戰略,不僅延長了戰爭,更造成了這個世界從沒有過的駭人的慘重傷亡。

這個戰爭的結束,促使了四個大帝國的滅亡﹕德國(German)、露西亞(Russian)、奧-匈 (Austria-Hungarian)和土耳其(Ottoman)。歐洲的政治版圖重新劃分﹔幾個新的獨立國家的成立或復國。

這個駭人的慘重傷亡的戰爭的結束,促成了[國際聯盟 The League of Nations]的成立,為了像這樣的戰爭不再發生,更希望能帶來世界的和平。

但是,很不幸這個希望落空。因為這些戰敗國,反而產生了強烈的[國家主義 Nationalism],尤其德國感受到戰敗的侮辱,促使[獨裁主義Fascism]的興起,種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WWII)的遠因。

為了正義和永久的和平,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唯一擁有博士學位的總統)在一 九一八年一月八日,向國會發表演說。在這個演說裡,他提出"十四點 Fourteen Points"。威爾遜總統相信這十四點是世界正義和永久的和平的基本。它的第五點﹕

"A free, open-minded, and absolutely impartial adjustment of all colonial claims, based upon strict observance of the principle that in determining all such questions of sovereignty the interests of the populations concerned must have equal weight with the equitable claims of the government whose title is to be determined."

[人民自決]的原則是正義和平的基本﹗

今年2014正是這個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的一百週年。歐洲,尤其是英國和法國正在積極籌備紀念會。但是,要用什麼樣的形式﹖要紀念什麼﹖這些都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有的要"感謝","肯定"這些為了戰勝這個世界空前大衝突所作的犧牲。但是,這種紀念很明顯地會招怒戰敗國---德國。有的認為要紀念這個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要很恰當地、人道 地驚告戰爭的再發生。

第一次世界大戰本來被認為是一個終結所有戰爭的戰爭(The war was supposed to end all wars)。它不但沒有,反而種下更為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遠因。

要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百週年,我認為,除了強調﹕[人民自決]的原則是正義和平的基本,就是要學到教訓﹕[絕對不可以用戰爭解決領土的糾紛]。

2014-05-07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