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獨立建國之爭論

◎ 鄭思捷

洛杉磯有幾位“老不休”定期聚會﹐清談台灣政治。他們都是贊成台灣獨立建國的人士。但是﹐他們對台灣的[獨立建國]卻有不同的認識和看法。下面是他們的對談﹕

A君﹕我們應該要公開地提倡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 (ideology)。

B君﹕我們不可公開用“獨立建國”這四個字。“獨立建國”這四個字會引起不必要的爭論(Controversy)。

C君﹕如果我們在美國公開地提倡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在台灣的台灣人會抗議說﹕你們大叫台獨﹔中共打過來﹐你們都跑回美國。

D君﹕台灣人都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了﹔我們還要提倡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

E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統治台灣,台灣就“獨立”了。如果我們還要喊[台灣獨立],就表示台灣還沒獨立。這也是自己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省。

F君﹕[台灣獨立]被國民黨扭曲抹黑,我們不要再提[台灣獨立]了。

G君﹕只要台灣不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只要我們繼續[中華民國政府]的民主化,台灣就自然地“進化”為[台灣獨立]。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論﹐為了不要引起台灣人的抗議﹐我們認為提倡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不可行。我們以“正名運動”代替“獨立運動”﹔我們爭取“公投”的權利代替“獨立”的權力。我們認為只要能“制憲”,台灣就“建國獨立”了。

我們認為﹐“正名”﹐“公投”﹐“制憲”和“宣佈台灣獨立宣言”都是達到台灣獨立建國的一種方法。但是﹐“台灣獨立宣言”是一個 mission statement﹐而不是一種方法。首先,我們一定要光明正大地發佈“台灣獨立宣言”。在這個 [宣 言]裡﹐表明台灣獨立的理由,宣達為什麼可以獨立,提出能獨立的條件,要以什麼樣的理念和價值觀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台灣。只有這 樣有了豐實的獨立建國理念,台灣才能“名正”言順﹐以“公投”來“制憲”建國,達成[台灣獨立]的 歷史任務。

[台灣獨立]並不是要“正名”[中華民國]﹔[台灣獨立]是“名正”言順。只有繼續提倡台灣獨立的理念,我們才能突破國民黨對[台灣獨立]的扭曲抹黑。同時,台灣人民和國際人士才能對[台灣獨立]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和了解。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統治台灣,並不表示台灣就獨立了﹔也不是我們自己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了,台灣就獨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統治台灣,只是[台灣獨立]的一個必要條件(necessary condition),不是充分條件 (sufficient condition)。

[台灣獨立]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和世界任何其他政府沒有統治台灣。但是,中國的這兩個政府和任何其他政府沒有統治台灣,台灣不一定就“獨立”了。

[台灣獨立]的充分條件是台灣人,依據獨立建國的理念,自己建立了一個台灣人自己的政府。只有這個台灣人自己成立的政府確實地統治台灣,台灣才可以說是“獨立”。只要台灣人沒有成立自己的政府統治台灣,台灣就還沒有“獨立”。

[台灣獨立]不可能在民主化[中華民國的體制]下達成。[台灣獨立]不是“民主”的[中華民國]。[台灣獨立]不可能是[中華民國]“進化”後的產物。[台灣獨立]不能有[中華民國]的[DNA],就像是[美國獨立]沒有英國的[DNA],[中華民國]沒有[清朝]的[DNA],[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中華民國]的[DNA]。

[台灣獨立]更不是空空洞洞像是口號的李登輝的“兩國論”或是模模糊糊的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

只有公開地提倡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我們才能累積獨立建國的理念。根據這些豐實的獨立建國理念﹐我們發佈“台灣獨立宣言”。

過去四十多年來,在美國的台灣留學生就是為了獨立建國的理念奮鬥一生﹔在台灣的“黨外人士”反對[國民黨]犧牲了一生。現在,台灣年青一代的學生,超越了“無能”的[民進黨],發動了[反黑箱服貿]的反對運動。

眼見[台灣獨立]被誤解,被冷落,甚至被污衊,[台灣建國促進會]的一位年高八十多的余姓“老台獨”,在討論台灣的現實政治時局時,突然間在大家都感到意外,激動但堅定地說,“讓我們重頭開始。”

我們,在美國的台美人和在台灣的台灣人,是要[台獨運動]重新開始,還是要繼續[反對運動]。

2014-05-2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