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祝賀楊婉柔主委

◎ 鄭思捷

希望南加州的台美人會和我一齊來,祝賀楊婉柔以“高舉台灣獨立”的政見競選成功,出任民進黨美西黨部2014年主委。

在[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實行白色恐怖統治的戒嚴時代,台灣人的“黨外”民主運動實際上是“暗獨運動。”在[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在海外實行“黑名單”和“校園間諜”打小報告的時代,台灣人推動的是“明獨運動。”在那個時代,[台灣獨立]是海內外台灣人的共識和共同追求的目標。

島內的“民主運動”和海外(尤其美國和日本)的“獨立運動”共同促成了,以“台獨黨綱”成立的“民進黨。”但是,民進黨不僅沒有忠於這個“台獨黨綱”,反而懷疑,又要修改,甚至要丟棄它。

在第一次[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只由台灣選民直選時,以“我不是台獨啦﹗”的道道地地的台灣人李登輝,擊敗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的彭明敏之後,民進黨開始認為這個“台獨黨綱”是執政[中華民國]政府的障礙,唯恐棄之不及。

尤其在[建國黨]解散後,[台聯]也無法對抗下,[民進黨]變成為台灣人的唯一政黨。台灣人的政治失去了“制衡”的能力。[民進黨]的政治理念被誤認為台灣人的共識,而by default 成為台 灣人的代言者。

[民進黨]的參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各種選舉,並不是為了要實現它的[政治黨綱],而是為了可以和[國民黨]分享“民脂民膏。”每次的選舉前,[民進黨]會強調,它不是[台獨黨]﹔選舉後,[民進黨]會一再地要和“台獨”切割,唯恐選民沒有發覺到。這種“台獨”是選舉的“毒票房”[民進黨]深信不疑。

歷任的[民進黨]主席的政治理念充分地表明這種切割“台獨”的理念﹕謝長廷的“和解共生”和蔡英文的“和而求同,”“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只是其中的二個例子。

有的知識分子也支持[民進黨]認同[中華民國]體制,不認同自己的“台獨黨綱”,只因為走“體制外路線”要犧牲。(註一)也有的知識分子把“中華民國獨立”當作“台灣獨立”﹕[台灣]和[中華民國]這兩個名稱可以互相通用。(註二)[民進黨]黨內黨外認為,必須以“棄獨”來爭取“中間選民。”

[民進黨]認為李登輝的[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是一個[新興的民主國家]。(註三)在台灣過去的“黨外”的“暗獨運動”現在轉變為[中華民國]的民主運動。

在美國的“明獨運動”也隨著台灣的“民主運動”變質了。台美人接納李登輝的[兩國論]﹔在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後,台灣人認為台灣就獨立了。

被人認為是[台獨聯盟]的機關報的[公論報],曾經以[台獨的黃昏]的社論,表達對“台獨”前途的看法。也有知識分子認為,“台獨”在台灣沒有“市場”﹔沒有“台獨”的“空間。”

早在十多年前,在美國的民進黨部就提議修改“台獨黨綱。”民進黨美南黨部主委,郭重信發表,“民進黨不應受縛於台獨黨綱。”(太平洋時報,七月十一日,2002)

台美人社團的主流也從“廢除僑務會”的鬥爭,變節為以當選“僑務委員”為榮。 年老一代的[台獨人士],有的要擁護蔡英文,有的變成[中華民國]的民運人士,有的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運人士﹔剩下還堅持[台獨]的人士,不是被譏笑為“不識時務,”就是被輕視為“不懂方法”的人。

在這樣對[台獨]不利的政治環境下,在[台獨]被認為是選舉的[毒票房]下,楊婉柔毅然地提出[高舉台灣獨立]政見競選,民進黨美西黨部2014年主委。我們祝賀楊婉柔,她是第一位以[台獨]政見競選成功。楊婉柔的當選是歷史性的。

民進黨美西黨部2014年主委的選舉,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選舉,楊婉柔以[高舉台灣獨立]的政見擊敗“德高眾望”的對手競選成功,証明了[台獨]並不是選舉的[毒票房]。楊婉柔的當選是革命性的,改變了台灣人認為[台獨]是台灣選舉的負數。

楊婉柔以[高舉台灣獨立]的政見當選,使得[台獨]從“黃昏”變成“晨曦。”

註一﹕陳茂雄: “只靠呼口號不可能建國” 12/27/2010,台灣時報
註二﹕彭明敏: “什麼是[台獨]” 02/07/2007,鯨魚網站
註三﹕民進黨 “十年政綱” 2012

2014-07-01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