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民進黨應忠於台獨黨綱

◎ 鄭思捷

我希望能對, 民進黨美南黨部主委賴重信的 "民進黨不應受縛於台獨黨綱"(太平洋時報﹐七月十一日, 2002年) 表達不同的看法。一個政黨的黨綱是它的政治理想, 是它明文標榜的任務(mission statement)。一個政黨的黨綱是, 它的政治目標(goal). 我們怎麼可能把黨綱看成束縛一個政黨的條文?

黨綱之於一個政黨正如憲法之於一個國家。我們會不會說, 一個國家不應受縛於它的憲法? 美國的獨立是美國歷史事件中最不可能的事。但是, 美國的建國者在發表"獨立宣言"後, 不管遭遇到多大的反對, 受到多大的失敗, 從來沒有懷疑過, "獨立宣言"; 更不會認為, 美國的建國受縛於"獨立宣言"。明文的"獨立宣言"是表示, 這些建國者的決心和信心。

賴重信說, "台灣獨立建國是民進黨成立與發展至今, 不變的精神與目標, 但是否一定要列為黨綱, 對自己綁手絆腳, 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尤其台獨黨綱經常成為泛藍人士抨擊的對象,..." 當初民進黨以"台獨黨綱"建黨所遭遇到的反對和危險, 不知有多少千萬倍於現在泛藍人士的抨擊。如果真的如賴重信所說, 只因為台獨黨綱經常受到泛藍人士的抨擊, 台獨黨綱是否應該放寬或修改, 就這樣容易變成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那麼台灣獨立建國怎麼會是民進黨成立與發展至今, 不變的精神與目標﹖

我們責怪泛藍人士經常附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威脅台灣人民,如果台灣要獨立,它會用武力阻止,帶來台灣的不安定和流血。現在我們的民進黨也這樣相信了。

賴重信這樣說,"政府能夠大聲喊出台灣獨立是你我的理想,但不是現今的國際社會與環境所能容許的,而因為台灣人要的是和平轉移與發展,不是流血革命,更不可意氣用事。" 民進黨 成立與發展至今,仍然認為,台灣獨立一定是革命流血;仍然認為,台灣獨立是意氣用事。民進黨從黃信介的"台獨只能作,不能說",現在"退步"到"台獨只能作,不能說,也不能寫"。

我們怎麼可以因為頭痛就要把頭砍掉﹖我們怎麼可以因為台獨黨綱經常成為泛藍人士抨擊的對象,我們就要探討台獨黨綱是否應該放寬或修改的問題﹖我們應該探討的問題是,如何讓台灣人民相信,我們可以不流血的革命,達到獨立;如何說服台灣人民相信,台灣獨立是我們不能被剝奪的權利,不是意氣用事;如何讓台灣人民相信,台灣獨立才會帶來台灣的真正永久安定和安全;如何堅定台灣人民對獨立的信心和決心,來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這些才是我們應該探討的問題。

台獨黨綱不會束縛民進黨; 民進黨應該忠於台獨黨綱。

revised 2014-07-06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