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比較美國獨立和台灣獨立(上)

◎ 鄭思捷

美國獨立和台灣獨立有相似﹐也有不同的地方。

在四百年前﹐美國人從歐洲(特別是英國)來到北美洲﹔台灣人從中國大陸(特別是福建﹑廣東省)來到台灣。但是﹐美國人來到北美洲一百五十年後﹐就獨立建國。台灣人要等到[二二八]﹐1947年才覺悟到台灣應該獨立﹐慢了將近二百年。

台灣人追求獨立和美國人追求獨立﹐又有些剛好相反的地方。美國的獨立是先[獨立運動]後﹐才[民主運動]。

美國在1776發表[獨立宣言]﹐不是宣佈獨立。美國人經過七年的獨立戰爭﹐在1783年在巴黎和英國簽定[巴黎條約]﹐在英國承認美國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後﹐才宣佈美國獨立。

1787年﹐美國建國者在費城(Philadelphia)制定憲法﹐成立聯邦政府﹐訂名為﹕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A。美國是獨立為國家後﹐制憲建立聯邦政府﹐訂國家的名稱。但是﹐台灣是先有民主運動﹐現在避免獨立運動。 台灣﹐還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就要"制憲﹐""正名。"

在[美國獨立]的時代﹐這個世界是君主﹑皇帝的時代。所以美國的獨立只能用獨立戰爭才會達到。但是﹐台灣獨立的時代不同﹔現在是民主﹑人權的時代。台灣的獨立不需要用戰爭。我們可以用非暴力民主的過程達到獨立﹕就是用台灣的選舉﹐獨立公投達到台灣獨立。台灣的選舉應該就是我們台灣獨立的戰場。

美國人之所以追求獨立是﹐因為受到英國在政治和經濟上不平等的對待。為了爭取經濟上的平等和獨立﹐美國人認為政治上先要獨立。所以﹐美國人就先拼政治﹐後拼經濟。但是﹐台灣人的追求獨立又和美國人不一樣。台灣的選舉﹐並不是拼政治﹐而是拼經濟。台灣選民﹐不在乎"獨立"或"統一"﹐只在乎"經濟"。台灣的選舉﹐看"錢"不看"政見。"拼經濟的結果是﹐台灣的社會變成"笑貧不笑娼"的社會﹔"A錢"是正常的﹔也可以把公家的"特支費"存入私人的帳戶。很多台灣人民的人性也從"誠樸"變成"貪腐,"變成"有奶就是娘"的人。這種社會﹐這樣的人民不可能拼獨立。

為獨立拼政治,美國從經濟商業繁榮的社會﹐獨立成功後﹐變成一個人民窮困﹐繳不起稅金﹐幾乎破產的獨立國家。獨立成功後的第二年(1785)﹐就發生人民繳不起稅金而造反的 Shays' Rebellion。

但是﹐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台灣獨立又和美國的獨立不同。在台灣"笑貧不笑娼"的社會﹐台灣人只要拼經濟﹐不拼政治。台灣人不會犧牲經濟﹐為獨立。在拼經濟上﹐民進黨也和國民黨一樣﹐台灣還沒有獨立﹐就要和中國三通﹑五通。

美國為了獨立建國犧牲經濟﹔台灣是為了經濟避免獨立建國。美國為了經濟的獨立﹐先拼政治的獨立﹔台灣的經濟越來越依賴中國﹐台灣的政治是否可以維持獨立﹖

美國的歷史學家認為﹐美國獨立之所以成功﹐有三把火(fire brands)。這三個人點燃美國人的 心智(hearts and minds)。他們比其他美國人更早覺醒﹕美國應該獨立。

如果沒有這三個人﹐美國的獨立戰爭或許不會發生。Samuel Adams是其中的一個人。他成立了[通信網 Committees of Correspondence]﹐溝通分散在不同州的美國人。當時的北美洲﹐交通 困難﹐道路不好﹐沒有橋 樑﹐分散在不同州的美國人﹐很少互相來往。但是﹐Adams成立[通信網]改變了這個情形。在互相通信後﹐他們發覺 ﹐他們都有相同的想法和目標﹕爭取自由(fighting for freedom)。

另一個人是Tom Paine。他是英國人﹐在1774才到北美洲。在1776年的一月﹐他寫了一本小册子叫﹕[Common Sense]。他在這個小册裡﹐向美國人提出三個重點﹕

一﹑英國的君主政權﹐並不是好的政府制度﹔不要它﹐美國人會更好。

二﹑用抽稅和限制貿易﹐英國破壞美國的經濟。

三﹑一個三千哩遠的小島要統治整個北美洲大陸﹐這是愚蠢的。

Tom Paine 這樣寫著﹕"Everything that is right or reasonable pleads for separation﹐" "The blood of the slain cries﹐""Tis time to part...Let the crown be demolished. We have it in our power to begin the world again"。

這個小册子激發了美國人追求獨立。

還有一個人就是Patrick Henry。在1775年的春季﹐美國的民兵已經開始對抗英國的軍隊﹐但是還有不少美國人不想 脫離祖國。Patrick Henry 的一場激昂的演講﹐堅定了美國人獨立的決心。他在演講的最後這樣說﹕"Gentlemen may cry peace, peace!---but there is no peace... Our brethren are already in the field. Why stay we here idle? What is it that gentlemen wish? What would they have? Is life so dear, or so sweet, as to be purchased at the price of chains and slavery?...I know not what course others may take, but as for me: give me liberty,or give me death!"這句"不自由﹐勿寧死"的名言﹐喚醒了"中間選民。"

Revised: 2014-07-09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