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比較美國獨立和台灣獨立(中)

◎ 鄭思捷

但是﹐台灣獨立運動剛好和美國獨立運動相反。台灣獨立運動不僅沒有像美國獨立運動的三把“火”點燃台灣人的心智 (hearts and minds),卻有消減台灣人追求台灣獨立的意志的四桶“水”。

李登輝就是第一大桶“水”。他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時﹐大喊 :“我不是台獨啦﹗”他向新選上的立委說 :“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他向全世界的人說 :“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必宣佈獨立。”李登輝在美國的“Wall Street Journal”向全世界的人表明﹕否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正在進行“台灣獨立,”“兩個中國,”或者“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運動。他又表明﹕[中華民國在台灣一直在作的就是為[中國]保留一塊“淨土”不受[中共]的統治。

李登輝的[兩國論]的理念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就像是現在的[南、北韓],過去的[東、西德]和[南、北越]。李登輝這樣相信﹕在將來中國一定要統一(reunify),但是要在民主制度下統一(must be reunified under democratic system)。李登輝認為﹕現今只有一個[分裂的中國(one divided China)]台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Taiwan and mainland each being part of China)。

甚至,李登輝在造訪美國﹐看到美國的[獨立宣言]的原文後﹐還特別強調台灣不需要[獨立宣言]。

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的創始者。或許,他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合法性’有很大的貢獻,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民主化’也很有成績。但是,毫無疑問地李登輝的言行和理念對台灣的‘獨立化’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李登輝是消減台灣人追求台灣獨立的意志,模糊台灣獨立目標的第一大桶“水”。

陳水扁在他的[中華民國]總統就職的“四不一沒有(不宣佈獨立﹐不公投統獨...)”的演講﹐是在對中國表示“善意”﹐要讓美國“滿意”﹔但是這種演講不僅沒有激發﹐反而消減台灣人追求台灣獨立的意志。陳水扁的“中間路線”﹑“維持現狀”的政策﹐模糊了台灣人追求獨立的任務。

甚至,陳水扁這樣說,如果中國打過來,他就要宣佈台灣獨立。持有這樣的理念的領導人無法喚醒台灣人對[台灣獨立]的認識,也不能激發台灣人為[台灣獨立]奮鬥。

第三桶“水”是謝長廷。他的“和解共生”的政見,使得台灣人失去了“獨立自生”的信心。他的“憲法一中”的政見,使得台灣陷入[一中]的架構裡,違反[台灣獨立]的理念。甚至,他哭哭啼啼到中國祭祖,認為‘人性’超越‘政治’。這樣的領導者不可能帶領台灣人朝向[台灣獨立]前進。

消減台灣人追求台灣獨立的意志,模糊台灣獨立目標的第四桶“水”是蔡英文。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時,她和謝長廷一樣,提出‘和而求同’的政見。蔡英文主張﹕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蔡英文相信﹕未來‘一中’是唯一選擇。很明顯地,蔡英文沒有[台灣獨立]的理念,更不用說她會領導台灣人朝向[台灣獨立]前進。

這些台灣人的政治領導者,都是掌過政權,有權有力的人。但是,他(她)們都沒有利用他(她)們的權力來激發台灣人的[台獨]意識和意願。有的如李登輝相信﹕台灣最終一定會和中國再度統一﹔有的如陳水扁主張﹕中國打過來,才要宣佈台灣獨立﹔有的如謝長廷和蔡英文只有‘和’的理念,沒有‘獨’的理念。

這四桶‘水’把台灣人的先賢先烈以血淚﹑生命所創建﹑所累積[台灣獨立]的成果消耗得一無所存。

台灣人的知識分子也附和這四桶‘水’。有的要“請馬總統捍衛[中華民國],”“維持現狀,待機建國,”有的認為﹕‘現狀就是台灣獨立,’‘中華民國獨立就是台灣獨立,’‘台灣和中華民國可以互相通用。’

這四桶‘水’所說和所作的和這些知識分子的理念,使得台灣人民對[什麼是台獨]感到‘霧煞煞’。這種現象在[美國獨立]運動時所沒有的﹔[什麼是美國獨立]在[獨立宣言]裡寫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台灣獨立]運動也應該和[美國獨立]運動一樣,在[台灣獨立宣言]裡,把[什麼是台灣獨立]寫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除了上述幾點[台灣獨立]和[美國獨立]不同,還有二點非常重要不同的地方。(待續)

2014-07-18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