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選舉的雙重標準

◎ 鄭思捷

絕大多數的台灣人認為參與[中華民國]體制下的選舉就是在實行[民主]。相當多的台灣人相信只有在[民進黨]選舉成功,取得[中華民國]政權後,台灣才能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併吞(annexation)。

但是,從[中華民國]的選舉的制度和實行來看,台灣的選舉並不符合民主的原則,也不能反映真實的民意。台灣的選舉只不過是[國民黨]的政治工具,用來‘合法化’它的統治權和嘉賞它的擁護者。

但是,從[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的政治理念來看,既使讓[民進黨]得到政權後,[台灣]和[中國]的關係,也不會和[國民黨]執政時,會有太大的不同,或許只是五十和百步的不同。

這樣的‘選舉’既不能加強選民對‘民主原則’的認識,也不是政黨利用選舉把它的政策訴之於選民。

台灣的選舉文化和它的過程愈來愈偏離‘民主’。現在,台灣的選舉‘藍、綠難分’; 但是,台灣的選舉卻有很明顯的‘藍、綠’雙重標準。我們對‘藍’的有一個標準,對‘綠’的又有另一個標準。讓我舉例說明 :

[太平洋時報](十一月十九日)刊登一篇署名[曾聰智]的短文 :‘不能允許權貴世襲’。[曾文]首先引用 Thomas Paine 批判[英國]的‘權貴世襲’﹔然後這樣結論 :

"今天,台北市的市長候選人中,就有一人在實質上要拼世襲,...那能容忍權貴世襲,誰會勝出,應已成定局。"

[曾文]很明白地批判[連勝文](藍色候選人)是權貴世襲。[連勝文]的父親[連戰]是‘權貴’; 但是,[連勝文]出來競選[台北市長],並不是‘世襲’。那有‘那能容忍權貴世襲’? 在民主社會裡,我們怎麼會有‘不能允許權貴世襲’?

在民主的美國,這種‘權貴世襲’多的不勝枚舉。[老布希]當總統,[小布希]也當總統。這都是經過人民投票選出來的,不是‘世襲’。現在,[小小布希]也有意出來競選總統﹔這都不是權貴世襲。[克林頓先生]當過總統,他的夫人也可以出來競選總統。

讓我們再來看看台灣,很明顯的,‘權貴世襲’的人是[蔣經國]。[蔣經國]之所以當上總統不是經過人民投票選出﹔而是,他‘世襲’作了五任的總統的父親[蔣介石]。

但是,[柯文哲](綠色候選人)卻把這位‘權貴世襲’的[蔣經國]當作我們的[政治典範者]。這是不是很清楚的‘雙重標準’?

我們反對[藍色候選人]要有[反對有理] ; 我們支持[綠色候選人]也要有[支持有理]。

我們要用同樣的標準,同樣的原則批判所有的候選人,不分藍、綠。

2014-11-28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