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給台灣青年學生的公開信(二)

◎ 鄭思捷

二、[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流亡‘非法’的[中國人]政府

[台灣人]比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更熟悉清楚,在一九一二年,[中國國民黨]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政府的光榮歷史。

但是,這個[中國人]的第一個現代‘民主國家,’在短短的五十年不到,就被[中國人]自己唾棄,被趕出[中國大陸]流亡到[台灣]的歷史,[台灣人]就和[中國人]有‘黑白對錯’的兩極不同看法。

歷史很清楚地證明﹕[中華民國]在[台灣]是站在歷史錯的一邊。我很了解這種看法,一定無法得到在[中華民國]政府統治教育下的你們所能接受。

我們都知道[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在中國的內戰(civil war)失敗後,在一九四九年流亡到[台灣] 。[中華民國]是一個流亡[中國人]的政府(A Chinese Government in Exile )﹔隨著這個流亡政府到[台灣]的[中國人]是‘難民(refuge)’也是‘流亡的中國人(Chinese in Exile)。’這些流亡的中國人是要逃離[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統治,希望有一天能返回[中國],結束流亡的生涯。

為了幫助你們了解,當時這些難民逃難到[台灣]的情景,我要以現今的[敘利亞Syria)]為例。你們一定可以從電視和新聞的報導,這些[敘利亞]人,因為[內戰]逃難到四邊的鄰國的情景,住在臨時蓋的簡陋的帳篷,一大片,一大片的。這些難民,男的女的,年老的,年幼的,日常生活都要依靠國際和[聯合國]的救濟。

但是,當時的[中國]難民流亡到[台灣]的情景,比這些[敘利亞]的難民好上幾萬倍。這些[中國]難民不住帳篷,他們住的是‘違章建築物,’軍隊駐在學校。他們的日常生活依賴勞苦的台灣人民的支持和供養。

現在,這些‘難民’已經完全地融入台灣的社會。很多這些‘難民’住豪宅,享受比台灣人更好的優待。他們是世界各國因[內戰]產生的‘難民’中最幸運的,沒有一個國家的難民有這樣幸福地過日子。現在,台灣的社會再也很難分別‘難民’和‘住民’了,或許只有不同的意識形態。

知道了這些過去,我想要和你們青年學生討論的是,你們到底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中國人]的流亡政府統治下?

你們有沒有懷疑過,為什麼有[美國]大力支持、有強大軍隊的[國民黨],卻敗給了[共產黨]的民兵? 在[國民黨]失去中國大陸後,[美國]不僅感到意外,更是非常地失望。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告,[美國]不再介入[中國人]的內戰。[中國人]的內戰就讓[中國人]自己解決。

[美國]再介入[中國人]的內戰是,因為在一九五零年發生了[韓戰],[中國共產黨]派兵支援[北韓]。因為這個[韓戰],美國才發起和[日本]簽訂[舊金山和約]。[美國]也派第七艦隊到[台灣海峽],防止[中共]侵略[台灣],同時防止[國民黨]藉機‘反攻大陸。’台灣的現狀就這樣維持下來。

當時這個流亡政府,雖然失去[中國大陸]的統治權,仍然被[美國]承認為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擁有[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中國]席位。到了一九七一年,這個[中國代表權]才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取代。再到了一九七九年,[美國]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的合法[中國]政府。

從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一個‘非法’的[中國]政府,失去了所有的國際地位。被這樣的[中國]流亡政府統治下的台灣,也就被國際認為是[中國]的一個‘叛逆省(A renegade province)’或是‘離群省(A rogue province)。’

這就是台灣的現狀。你們願意維持這樣的現狀? 現在,你們了解了過去[台灣]在[中華民國]的統治,也體驗了現在的[台灣],那麼對[台灣]的將來,你們有什麼樣的看法? 你們願意看到你們的子孫繼續生活在這樣的現狀嗎?

陳茂雄教授要‘請馬英九總統捍衛[中華民國] ; 他主張‘維持現狀,待機建國。但是,我想如果[台灣]要有光明的前途,[台灣人]一定要擺脫[中華民國]的統治。台灣人一定要‘改變現狀 ; 獨立建國。’

或許在你們父母親的那一代台灣人,他們沒有選擇的權力。現在,台灣的前途決定在你們年輕人的‘手和腦。’

我在台灣讀書的學校的牆壁上有這樣的一個明訓﹕青年創造時代﹔時代創造青年。我就以這個明訓和你們共勉之。

2014-12-27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