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習、馬會談] 之我見

◎ 鄭思捷

對[習、馬會談]我有下列幾點看法﹕

一、國際媒體的報導

這次[習、馬會談]國際媒體,如[日本]的NHK,[美國]的各大電視台,都在第一時間,以重要新聞報導。

這些報導都以[中國(China)-台灣(Taiwan)]對談為標題,並說明這個會談是從一九四九年[台灣]和[中國]分裂後, [中國]的領導人和[台灣]的領導人的首次會面。這些報導和標題很明顯地沒有完全瞭解[習、馬會談]的真相和歷史背景。

這個[習、馬會談]是中國人的[國、共]和談,並不是[中國(China)-台灣(Taiwan)]的對談。[習 、馬會談]是中國 人的事﹔這個會談和台灣人沒有一點關係。

國際媒體沒有分辨,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就住在[台灣]的台灣人,和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在[中國人的國、共內戰],戰敗後才流亡到[台灣]的中國人。

[台灣]並不是在一九四九年從[中國]分裂的﹔[中國]早就在一八九五年把[台灣]割棄給[日本]。[台灣]在一九四九年仍屬於[日本]的領土。一九四九那一年是[中華民國]政府流亡到[台灣],不是[台灣]和[中國]分裂。國際媒體對[習、馬會談]的分析報導,顯然有很嚴重的誤導。

在這次[習、馬會談],[馬英九]不是[台灣]的領導人,不是台灣人的代表﹔他是這些流亡到[台灣]的中國人的代表,他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黨]的領導人。

所以,台灣人不必要去停止[馬、習會]。台灣人有什麼理由要去阻止中國人的[國、共]和談﹖台灣人(民進黨)應該做的是,向國際社會澄清事實,這個[習、馬會談]不是[中、台對談]而是[中國的國、共和談]。

所以,[民進黨]應該利用這個引起國際媒體注意的機會澄清事實﹕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台灣]不是[中國]的領土,[台灣]不是[中華民國]。台灣人沒有理由要接受[馬、習會],這是中國人的事。這個[馬、習會]也和[台灣]的民主無關。

二、願見[中國]的[國、共]和談

這次的[習、馬會談]實際是中國人的[國、共]和談。[國際]一定歡迎和願意看到中國人以‘對談’的和平方式來解決[中國]的內政問題。

從[蔣、毛]時代的中國人的內戰(civil war)的互相殘殺,造成中國人民的大量傷亡,到現在的 [習、馬會談],以和平的‘對談’代替暴力的‘戰爭’來結束中國人的內戰。這是全世界的人(包括台灣人)都歡迎和願意看到的。

以和平的‘對談’代替暴力的‘戰爭’來解決一個國家的內戰應該得到[國際]的肯定。這也表示世界文明的進展。台灣人應該比其他任何人更歡迎文明世界的來臨,以‘對談’取代‘戰爭’。

三、台灣人的貢獻和犧牲

這次[習、馬會談]的最大功臣是台灣人民。如果沒有[台灣]和台灣人民,今天就不可能有[習、馬會談]。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在一九四九年的中國人內戰(civil war)戰敗,被中國人唾棄逃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能存在到現在, 都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辛辛苦苦一路支撐下來的。隨著[中華民國]政府逃難到[台灣]的[中國]難民,是世界難民歷史裡最最幸運的。他們有台灣的好米吃,台灣的好水喝,台灣的好地住,過著比在[中國]好幾百倍的生活。這都是勞苦的台灣人民的貢獻和賜與的。

想想看這些事實﹕[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怎麼能在六十六年後‘敗部復活’﹖沒有台灣人民在這六十六年的努力奮鬥,這個被中國人唾棄的[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府,怎麼可能在這次的[習、馬會談]得到‘平等’的對待。如果沒有[台灣]作為[中華民國]的流亡地,[國民黨]政權早在一九四九年就成為歷史的名稱。

想想看這些事實﹕在六十六年前,為了逃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帶著簡便的行李逃難到[台灣]的[中國]難民,現在怎麼能享受比勞苦的台灣人更好的優待?這都是勞苦的台灣人民的貢獻和賜與的。

對台灣人的貢獻和賜與,這些在六十六年前,逃難到[台灣]的[中國]難民應該心存感激,終身莫忘,更不可‘忘恩負義’。

還有,在[國民黨]蔣政權的‘白色恐怖’統治時期,有許多的台灣人精英被誣陷,以‘通匪’的罪名處死。這次的[習、馬會談]證明這些台灣人的犧牲是歷史的錯誤。[中華民國]政府必須負責地向這些犧牲者道歉,還他們歷史的清白。

這次的[習、馬會談]表示,這些在六十六年前,為了逃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逃難到[台灣]的[中國]難民,可以安全平安地回到[中國]。

所以,將來的[國、共]和談,有二個重要議題。一﹕如何安排這些要返回[中國]的人。二、如何遷回現在存放在[外雙溪]故宮博物院的[中國]古物。

四、台灣人應有的覺悟

在這六十六年間,前四十幾年,台灣人心不甘情不願地‘捍衛中華民國’﹔後二十幾年台灣人比中國人更心甘情願地‘捍衛中華民國’。

這次的[習、馬會談]就是台灣人民‘捍衛中華民國’的成功。台灣人民為了這些逃難的中國人已經夠情夠義,盡情盡義了。從現在開始台灣人應該為自己的前途著想了。

如果台灣人能‘捍衛中華民國’,台灣人就能自己建立一個國家。

2015-11-10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